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一件器胎都买不起

  任天星突然想起了一句话,从任氏家族出发之前他爷爷私底对他说过的一句话,他们家在项侯城有一个据点,是专门为他们家赚钱和收集情报的。反正一直呆在少年营也无人搭理,还成天提心吊胆的,索xing无趣,倒不如去看看……

  在真正找到了他爷爷所说的那个据点之后,任天星是彻底傻眼了,这是一个毫不起眼的小铺面,主营任氏家族工坊加工出来的冷锻长矛,当然,这些长矛是经过了三级灌灵处理的。

  这个据点不仅不外表不起眼,三级灌灵也是low到不能再low了,因为在这项侯城,六级灌灵的装备到处都是,甚至连九级灌灵的装备偶尔也能见到。仼家的这个小据点之所以还有生意可做,很大程度上还是因为冷锻工艺,因为冷锻加工出来的器胎各项基础属xing要高上一些,而冷锻工艺却是仼氏家族独创的,更为准确地说,冷锻工艺是由任氏锻造工坊的段老伯所首创!……

  在百无聊赖之中,突然传来了锻灵器胎拍卖的消息,而且传得是满城风雨。对于这一消息,因为太过突然太过震惊,很多人最初是不太相信的,但是因为拍卖场多年积攒下来的声誉,他们又不好对这一消息轻易作出怀疑,所以很多人都等着拍卖会开始的那一天去亲眼证实,一睹为快……

  对于这一消息,任天星没有丝毫的怀疑,更是没有产生震惊的表情,与项侯城那些人的表面恰恰相反,任天星非常平静。因为他手中的长矛就是一件锻灵装备,更为准确地说,这是一件二级锻灵六级灌灵长矛。不光如此,任天星还非常清楚地知道,即将拍卖的那些锻灵器胎,还有他手中的锻灵长矛,都是出自同一个人之手!那个人就是莘昊……

  自打住进了少年营之后,莘昊就一头闷在了新设立起来的锻造工位上,拿着个大锤每天在那里叮叮咣咣的……亏得少年营的那帮天才们居然还把莘昊当成了一个卑贱的铁匠,并且对莘昊拥有如此高的修练天赋却甘心去做一个铁匠非常不理解……哼!这帮农民!不过任天星的得意刚刚开始,就马上消散得无影无踪了……如果懂得锻灵术的随便换个人,哪怕就是任氏工坊里的一个锻奴呢,任天星都能得意地笑出声来,但懂得锻灵术的却偏偏是这个莘昊,这让任天星一点都高兴不起来,也得意不起来!……

  如今,一听说莘昊居然要把锻灵器胎拿出来拍卖了,任天星的内心更是不禁升起了一股莫名的醋意,看来这个死耗子的锻灵技能又有所进步了呢,不知道现在究竟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地步……

  怀着一个复杂的心情,锻灵器胎拍卖会的第一天,任天星也去了,与其他那些参加拍卖会的人一样,任天星也是带足了钱去的。虽然压根就没打算出手去竞拍,但任天星还是带足了钱前去,这些钱的来路一共有两个,大头来自他的身上,因为在从任氏家族出发之前,仼天星的爷爷给了他不少的钱,很多的钱。另一部分来自那个据点的流水,任天星不顾据点主事的反对,把那里的流水全都拿走了……

  所以,在进入拍卖场之前,任天星已经把所有能装在身上的钱都带着了,对于他来说,这是一笔巨款,足足价值一根血参。带上那么多的钱来拍卖场,他却并不是为了要竞拍,而是为了安全感,不错,就是为了安全感。的确就是这样,不知出于什么样的缘故,在推测出即将拍卖的那些锻灵器胎就是出自莘昊之手后,任天星的身上顿时出现了极为复杂的情绪,而首当其冲的就是安全感的缺失……

  所以,任天星不顾反对,将所有的钱都带在了身上,这样他也就弥补上了缺失的那些安全感,缓缓步入了拍卖场。虽然不会花钱去买莘昊的锻灵器胎,但仼天星也很有必要参加这次拍卖会,因为他急切地想知道莘昊如今锻灵技能的水平,但任天星又没有去直面莘昊的胆识,唯今之计也只能从拍卖会上寻找一些线索了,所以这拍卖会他真的要去……

  不得不说,拍卖会上人山人海,场景热闹至极,尤其是在经专业人士鉴定确认今天的拍卖品的确是四级锻灵器胎之后,前来参加拍卖会的人全都热情高涨,拍卖场上人声鼎沸不已……

  在众人的热情追捧之下,第一件四级锻灵长矛器胎拍卖品的成交价格就已经远运超过了一根血参。到了这个时候,任天星双手紧握自己那鼓鼓的钱袋子,在那里坐立不安,因为此刻他顿时没有了一丝的安全感……钱袋子虽鼓,却连一件长矛器胎都买不起,这让任天星内心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失败感,也更让他懊悔不已……

  如果当初的计划成功了,那就把莘昊永远都留在了任氏家族,那么莘昊所加工出来的所有锻灵器胎就都是属于仼氏家族的,是归他那个在任氏当大长老的爷爷支配的,任天星想要哪一件就拿哪一件,他想要几件就能随意拿几件。可是如今,他却连一件都得不到,即便是耗尽身上所有钱财都得不到一件……

  这一刻,任天星的心底升起了浓浓的悔意,无尽的恨意,他恨莘昊,恨莘昊不安于现状,恨莘昊不听任氏家族的安排;他恨项少燕,恨项少燕多管闲事,恨项少燕插手他们任氏家族内部的事;他转而也恨起了项氏,他恨项氏的强悍,强悍到任氏家族堂堂的族长和大长老在项氏族长女儿的面前都不敢说一个不字,任由她带走了莘昊和小艾……

  在拍卖会真正开始之后,坐立不安的任天星表现得与拍卖会上那激昂的热情和浓烈的氛围明显不合,因为他几乎都是在悔和恨这两种交织的情绪中度过的,他甚至连拍卖会上那些竞相出价的各se陌生人都恨上了,只是因为他们在轮番追捧拍卖品,那些出自莘昊之手的锻灵器胎……

第二十九章一件器胎都买不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