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他叫宫修睿

  “没……没有,只是没想到你这么年轻而已。”我盯着他看,突然发现这个人眼底一片的澄澈。

  干净的如同雪山上刚刚融化的泉水,没有一丝一毫的杂质。

  他松开握住我手腕的手,压低了帽檐遮住了双眼,“从人死的那一刻,时间就静止了。看着比较年轻,只能证明死的比较早。”

  怎么感觉聊着聊着聊到了一个比较忧伤的话题了?

  我看着他撑船的背影,咽了一口口水,问道:“喂,船家,你是不是认识送我上船的那人是什么来头?”

  少年轻声诡笑了一声,“我和他可是老熟人了!认识了有几千年了吧?不过他的来历我可不敢随便说与你听,他不喜欢别人多嘴。”

  “你们……认识了这么久?”

  我大吃一惊,他竟死了这么久了,难怪整天板着一张永远无法融化的冰块脸,“他的来历你不敢说,那他叫什么至少可以说吧?”

  忽然,竹筏在汪洋中摇晃了起来。

  水波带着竹筏转动,晃得人头晕目眩的。

  一时间看到的东西,都带着重影。

  听到的那船家的声音,也变得飘渺起来,“唔~你说的有点道理,如果只是告诉你他的名字,应该无妨。”

  他的帽檐遮着大半张脸,看不到脸上具体的表情,只觉得他嘴角的诡笑越来越浓烈了,“他叫宫修睿,不过,阴间的人都喜欢叫他少爷。”

  “到家了,别忘了烧纸,我只收天地银行出的往生币。”

  ……

  他的声音越来越虚无,似乎离我越来越远了。

  啊?

  天地银行的往生币?

  这什么跟什么啊……

  我完全没搞清楚状况,只觉得霎时间周围的景物转的更快了。

  整个人好像被吸进了一个巨大的漩涡里一样,意识也变得特别的模糊,隐隐约约耳边传来了哭声。

  哭声幽幽,时近时远的,有些飘渺。

  睁开眼睛眼前还是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却摸到了一个坚硬平滑的木板。

  推了一推,这块木板还挺硬的。

  我被关在了一个密闭的箱子里了,周围严丝合缝的,空气也十分的压抑。

  空气中还有一股腐烂的味道,我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伸手摸了摸身下,冰凉凉的是一具死尸。

  貌似我被困在一口装了死尸棺材里了,怎么会这样,我怎么会在棺材里呢?

  里面空气憋闷,让人头有些晕。

  我努力推了几下棺材盖子,发现盖子彻底被钉子钉死,根本无法撼动。

  我又喊了两声:“救命啊,谁来救救我……放我出去,有没有人啊。”

  “呜呜呜……”

  忽然,我发现周围的哭声近了。

  好像就在耳边,是个女子小声的啜泣声。

  我发了毛,寒毛倒竖,“谁?是谁……在哭?”

  “小姐姐,你打扰了人家睡觉呢,还压着人家的身体了。”哭声中响起了小姑娘稚嫩的童音,我的侧脸被一只冰凉的小手轻轻的触摸了一下。

  那一刻,我脑子里最后一根弦断了。

  诈尸了!!

  棺材里的尸体诈尸了,她在跟我说话!!

  到底是谁跟我有深仇大恨把我关在这里?

  肯定是那个找我要孩子的宫修睿,那个变态霸道鬼,他在续意报复。

  我疯狂的踢打着棺材盖,哭得稀里哗啦的,“救命啊——放我出去!救命啊——外面有没有人。”

第十五章 他叫宫修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