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三章 宫小汪

  只是唯今身子虚弱,奈何不了这东西,最多只能当做是没看见。好在城隍庙附近就有一所大型的妇幼医院,我被赵贞扶着进了急诊室。

  那个穿着红衣的小鬼就一路这么跟着我们,跟病菌一样甩都甩不掉,一路上拖累着我。

  我带着它,就跟身上压了个大石头一样。

  被他折腾的是越来越虚弱,最后整个人的意识几乎都要消散了。

  我躺在病床上的那一刻,才感觉身子卸下了层层的重负,彻底的昏睡过去了。

  也不知道昏迷了多久,睁开眼睛的时候。

  周围一片的黑暗,只能透过病房的窗户,看到外面些许昏暗的灯光。

  这间急诊病房里只有我一个病人,病房的门紧紧关着,赵贞好像是出去了。想来不是出去买饭,就是出去办手续。

  在枕头旁还留了一张纸条,我想看纸条上的内容,这才想起来要开灯。

  双脚刚一下地,就被两只冰凉的小手抓住了脚踝。

  这两只手,是从床底下伸出来的。

  前两天我刚看了一部鬼片,叫床下有人。

  当时看的时候不觉得害怕,这一下子双脚被抓住了,浑身登时就起了一层白毛汗。

  耳边响起的,是诡异而又稚嫩的孩子的歌声。

  像是在唱什么古怪的童谣,歌声又有些模糊,听不清楚具体的咬字。

  这声音还有点耳熟啊!

  是那个红衣小鬼在唱歌吗?

  “嘶~”

  我倒抽了一口凉气,缓缓的猫腰下去,往床底下看了一眼。

  床底下漆黑,却飘着两团青绿色的鬼火儿。

  那两团鬼火猛地一瞪,我才发现。

  那是一双人的眼睛,只是冒着诡异的绿色的光。

  忽然,就见一个红衣男孩儿的身影,灵活的从床底下钻出来了,“妈妈……是在找我吗?”

  妈妈?

  这小鬼还真能掰扯,我要是能生出这种东西。

  我一头撞在墙上,我死去!

  可是仔细一想,这不就是我在城隍庙许愿的时候,那个鬼差手里领的孩子。

  莫不是城隍老爷听到了我的心愿,然后托鬼差把宫修睿的孩子给带来了。

  嗯~

  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看模样这孩子阴森恐怖的样子确实和宫修睿有几分相似,要说这鬼孩子是那只变态暴力鬼的孩子,那倒有七分的可能性。

  于是,我便强忍着害怕说道:“可不是嘛,你藏的太好了,让我一通好找。你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宫小汪,可是妈妈你给起的名字,你忘了?小汪刚刚……可是在和妈妈玩捉迷藏呢……”它脸上带着招牌式的诡笑,伸出了冰凉的小手在我的脸上摸了一下。

  宫……

  小汪?

  它姓宫!!

  果然是那个姓宫的男鬼的小孩,不过肯定不是我的。

  我就算有了孩子,也不会给孩子起一个狗狗的名字,小汪、小汪的多难听。

  我被他冷的彻骨的小手摸到了脸蛋,冷冰的寒意便刺入肌理,扎入了心脉。心脏的位置就跟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撞了一下,那种滋味很不好受。

  我闪躲了一下,皮笑肉不笑的应道:“唔……嗯……我起名的时候可真是有够不认真的。小汪……小汪,唔……”怎么不叫旺财呢!

  心里面却暗自想着,宫修睿赶紧来吧。

  把这个恐怖的鬼孩子带走,它现在抓着我的衣服不放,甩掉甩不掉了。

  我走到了窗口,站着发愣。

  这小鬼就跟个铁坨子一样,沉甸甸的挂在我身上。

  忽然,它阴阳怪气的问了我一声:“你在干嘛?”

第二十三章 宫小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