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章 逼供

  “我不希望我的命令需要说第二次,出了这里我不管。但是在我府上,还没有敢忤逆我的鬼,你要是想试试,也可以!”

  宫修睿也不管九幽玄姬是个姿色倾城的美女,毫不留情的说道,字字句句都如同扎进心头的寒冰。

  那女子吓得浑身发抖,跪了下来,“奴婢不敢,奴婢这就走。”

  她跪在地上摸索了一阵,找到了掉在地上的眼珠子,穿着红裙的身影如同蛇一般的蜿蜒出去。

  我看到那女的眼珠子掉在地上,吓得已经是三魂悠悠,七魄渺渺了。

  此刻,双手死死的抓在了浴桶上,缓解心理上的紧张,“你到底想干什么?孩子你也找到了,你到底要折磨我到什么时候。”

  “孩子是假的。”宫修睿坐在椅子上的身子微微前倾,双手放在膝盖上,审视一般的看着我。

  我傻掉了,“假……假的?”

  “你到底想用假的糊弄我到什么时候,明明只要交出孩子,我们之间就两清了。”他一双清俊的远山眉,此刻带着厌烦之意蹙了起来。

  我倒抽了一口凉气,变得有些语无伦次,“我没有要糊弄你,你不是有阴阳生死簿吗?生死簿上肯定是有记载的,我有没有骗你应该比谁都清楚。”

  “言欢。”

  他忽然唤了我一声,那声音里带着某种能触动人的情愫,击打在了我的内心深处。

  我一惊,刚准备问他叫我干什么。

  头颅就被他轻轻的摁在小腹的位置,他冷魅的说道:“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阴阳生死簿上有关你的一切……都被人改动了。许是楼家的那小子替你改,也许你还有同谋。可是我并不计较,我只要孩子的下落。”

  我吓得浑身发抖,不敢说话了。

  阴阳生死簿被人改动了,那不是只有阎王爷才能做的是吗?

  难怪宫修睿要动怒了,他怀疑我有厉害的同谋。

  “你如果尚有一丝良知,就告诉我他的下落吧。”他顿了一会儿,才继续说道,此刻他的语气已经冷到了冰点,“我不喜欢对人严刑逼供,除非迫不得已……”

  我张了张嘴,想跟他解释清楚。

  可是他不会信的!

  那我说了,又有什么用?

  “你……你逼供了也没用,我……不知道的事情,你就是让我死。我……我也没法告诉你答案……”我用尽最后一点气力,推搡了一下他搂住我的怀。

  登时,从水里便伸出了无数条白色的手臂。

  那些手抓住我,居然将我往浴桶的深处拉去。

  我身子虚弱无法抵抗,硬生生的就被拉了下去,浴桶下面好像也没有了桶底。变得无边的深邃,我被拉下去的瞬间就窒息了。

  黑色的水中,飘满了浮尸。

  这是阴河的河水,河水从我的七窍中疯狂的涌入,我耳朵里充斥的是无数亡灵的惨叫声。眼前看到的一幕幕,都是各朝各代,不同的人死前的画面。

  脑子里想起了船夫的话,阴河的河水能让宫修睿看清我的内心。

  原来是这么个看清法!!

  这种刑罚给人带来的是灵魂上的折磨,就算是嘴巴最紧的硬汉都架不住这种摧残,更何况是我这种普通人。

  我在水中挣扎,张了嘴倒豆子一样把我知道的实话一股脑全说了,“不要……不要这样,那个孩子……是我在城隍庙里捡到的。我只是许了愿,就有鬼差领着它出现,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是假的,真的……”

  “城隍庙捡到的?”他的语气揶揄打了个响指,那种被万千怨灵折磨的感觉突然就消失了。

第三十章 逼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