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四章 这个孩子很不一样

  “修睿,你……你别吓我,我……”我胆子小这样的话实在是没脸从嘴里说出来,反正脸上的表情都快哭了。

  难道这一次,我真的要因为这个孩子命丧黄泉吗?

  他眼底却是闪过了一丝冰柔,手指在我的下颚处轻快的弹了弹,有些无奈的冷道:“苏言欢,你还真是个蠢女人,我们的孩子能和普通鬼胎一样吗?”

  “不……不一样吗?”我傻呆呆的看着他。

  他轻声说道:“你摸摸她,用心去摸。”

  用心去摸?

  怎么个用心法?

  我依言摸了几下自己的小腹,没察觉有什么不同。

  心头狐疑,都是鬼胎。

  这还有什么区别不成……

  蓦地,放在小腹上的手指触到了一个小掌心一样的东西。

  它很小也很浅,那样的脆弱。

  不经意之间就消失了。

  好似刚才的胎动只是一时间的幻觉,可我的眼眶却不知为何湿润了。

  我低下头忍住眼泪,心头有一股热流涌过,语调拼命克制着内心中的起伏:“是不一样,肯定不一样。这个孩子……很不一样,它不是一个坏孩子。”

  激动之余,脑子突然变得昏昏沉沉的。

  眼前一阵黑一阵白的,只觉得摇摇欲坠被一双冷冰的猿臂接住,耳边是一个颇有磁性的男子的声音,“你现在才感觉到它的好吗?真是一个反应迟钝的女人……”

  大概是受到了太大的惊吓,我倒在他怀中之后,昏睡了过去。

  翌日,外面下了大雨。

  我在寝室里醒过来,宫修睿已经离开了。

  寝室楼里不同的房间里,都发现了和陈小佳一样被烧成碳粉的尸体。大家都被叫去做了笔录,原本我也坐在床位上等着被叫去录口供。

  这时候,脸色吓得惨白的宋兰失魂落魄的走进来。

  她喊了我一声:“言欢。”

  “是轮到我录口供了吗?”我皱着眉头起身,其实是不太知道昨天的事情赵贞和宋兰到底看见了多少。

  我到了寝室门口,宋兰才说了一句,“下面楼家人来接你,你不用做笔录了。”

  啊?

  楼家人出面,我连笔录都不用做了……

  这后门走的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我点了点头,对宋兰说道:“谢谢,那……那我先下去了。”

  “等等。”宋兰大概是被吓得有些神志不清,一惊一乍的又叫了我一声,“我想问你,昨晚大家睡着了以后。你……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啊,小佳死的太无声无息了。凶手到底怎么做到……下一个会轮到我们吗?”

  嗯?

  她居然以为陈小佳,是在我们睡梦中死去的,还害怕自己成了第二个陈小佳。

  宋兰恐怕是把昨晚的事全都给忘记了,想来赵贞也是一样的,大概只有我记得昨晚发生的事。

  “我睡得太死了,我也没怎么注意。”我撒了谎。

  为了避免我撒谎后脸红的样子被宋兰看见,我快步离开了寝室。

  寝室楼外面,大雨倾盆。

  雨幕模糊了眼前的景物,雨中有一位白发老者撑着一把黑伞在默默的等着我,老者的身后是一辆十分扎眼的跑车。

  我刚一到寝室楼门口,裘叔便撑着雨伞到了我近前,“言欢小姐,你没事就好,早知道昨天就接你一起回去了。”

  “言清呢?”我四下里张望,寻找言清的身影。

  裘叔说道:“少爷就在车里,他近来……身子不是很爽利。所以不宜吹风,言欢小姐有什么话想对少爷说的,不妨到车里和少爷说吧。”

  “我……我就在这里说吧,裘叔。”我认真的看了一眼裘叔,轻声说道,“我不打算堕胎了,这个孩子……我想生下来。麻烦你告诉言清,楼家我就不去了,让你们白跑一趟真是……”对不起!

  话音未落,我后脖子上就受了一记掌刀。

  整个人顿时变得晕乎乎的,视线也变的模糊了,我的身子摇晃了几下就被一只湿漉漉的手扶住了,“裘叔,你打她干嘛?”

  “少爷,您在雨中会把自己淋病的,来之前……你母亲就猜到她可能会改变主意,命我一定要把她先带回去……”

第四十四章 这个孩子很不一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