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章 阎官楚江

  修睿眼中带着冷傲,不屑道:“夫人,你别听他胡说八道,楚江这个家伙生前是个穷死鬼,注定这辈子掉进钱眼里。”

  原来,是个穷死鬼啊。

  而且楚江这个名字我好生熟悉,我听修睿跟络新提及过几次。

  这人……

  应是修睿的朋友。

  他们朋友之间如此互损,感觉也挺有趣的。

  “哇靠!她当真是你夫人,口味好重啊。”这阎官啧啧称奇,上下打量着我,“早就听说了,阴间鬼魂议论你喜欢活人。我当时还不信,没想到是真的,你口味咋那么重啊。”

  “活人身上阳气重,难道你不喜欢吗?”

  宫修睿眼睛一眯,与这阎官懒散的目光冷冷的对视。

  这阎官不敢直视他的威严,移开了目光,眸光落在了我胸前的嘎乌上,“阳气我喜欢,可活人我可喜欢不起,毕竟阴阳殊途。不对啊,宫少爷……你是疯了吧!!你竟将你的命节交于她了。”

  “她是我夫人,交给她有错吗?”宫修睿一副把阎官当成白痴的样子。

  阎官蹙眉,收起了懒散的样子,有些严肃的说道:“命节与你魂魄相连,她若是要你性命,便是轻而易举。这……可不像是你的行事作风。”

  “说的你好似很了解我似的。”修睿面色微愠,“她是我的夫人,自不会害我,你一个外人懂什么。”

  我看阎官看着我的嘎乌说有关命节的是,想来他说的命节,应和我身上的嘎乌有关。

  我握着胸前的嘎乌,心口一紧。

  他竟是偷偷的就将与自己性命相连的命节给了我,而且这东西是我在藏地的时候,就有一个喇嘛给我了。

  这其间好似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却又充满了谜团,让人无法猜透。

  我只能去问阎官:“阎官大人,我想请问您,命节到底是什么东西?”

  “哟,宫少爷一副高冷做派,没想到夫人倒是挺有礼貌的。”

  我的礼貌阎官很是受用的样子,看样子是不准备隐瞒,向我解释道:“命节……么,看着只是一根普通的绳子,却是一个魂魄的根本。毁了,魂魄就散了。”

  “一根普通的绳子?”我仔细观察了一眼嘎乌,发现嘎乌中有一条编的十分精细的红绳。

  这就是命节吧?

  看起来真是普通的仅,却能主宰修睿的生命。

  我又问道:“那我也有命节吗?我的命节在哪里?”

  “任何魂魄都有命节,原是都藏放在阎王殿的阁中的。像宫少爷这种仇家比较多的,一般会随身携带。”阎官与我说话时,面色又恢复了散漫的样子。

  目光有些戏虐的看着宫修睿,生生是把宫修睿的脸色调戏成了锅底色。

  还真别说,这阎官生的十分俊朗,腿长肩宽的。

  虽是个圆脸,眼睛却很大,睫毛长长的,看着有种萌萌哒的感觉。

  “原来如此。”

  我明白了命节对于魂魄的重要,说话间,便把胸前挂的嘎乌摘下来。

  捧在手中甚是珍视,盯着看了几秒。

  才踮起脚尖,戴在修睿的脖子上,“修睿,谢谢你信任我。可是……我怕我保护不好你的命节,命节与你魂魄相连至关重要,留在我这边太不安全了!!”

  

第六十章 阎官楚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