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一章 嘎乌的秘密

  “不许还我,戴上。”修睿霸道的命令道。

  我眼圈一红,都快哭了,“不要。”

  “你是傻瓜吗?外人说几句话就动摇了,只要它在你身边,你遇到危险的时候我才能有所感知。”

  修睿见我不听话,出手狠狠的揉了我的眉心。

  “所以……上次遇到阎王灯笼,你才会说是嘎乌通知你来的。”我在阎官面前怕丢脸,本来不想哭的。

  可是眼泪却止不住,如同断线珠子一样落下。

  他沉着脸,一脸拿我没办法的样子,“对。”

  “还有那次,我在医院的手术台上。也是因为嘎乌中的命节与你魂魄相连,你才会知道我处境危险。”我再次问他。

  他伸手替我擦泪,“这些事你何必逐一探究呢,你是我的女人,我自当保护你!”

  “你从来都不跟我说,你从来都没对我说过……”若今天楚江不说,这个家伙打算瞒我到什么时候!!

  我哭得更厉害了,眼泪模糊了双眼。

  他也不管我愿不愿意,把嘎乌又戴在我的脖子上,对楚江说道:“姓楚的,看你给我惹的麻烦。我有些家事要处理,你还不快走。”

  “我走可以,可他我得带走。”

  楚江整理一下缠在腰间的腰带,指着我身边的那个男孩正色言道。

  男孩抖的更厉害了,我急忙擦干眼泪,对楚江说道:“他……他不是把捡来纸钱还给你了吗?阎官大人,整个阴间都是您的。您就不能大人不计小人过一次吗?”

  楚江总是给人懒散的感觉,可是提到拿过他钱财的人,面色就是十分威严冷厉。

  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我心头一凉,猜到了一半这孩子的后果。

  他定不会轻饶这孩子,鬼物的性子决不能拿常人的想法判断。

  人死后的性格,便没了人性,要拿鬼性来说。

  鬼性,大多自私极端或者偏执。

  楚江是穷死鬼,动楚江钱财,怕真的要万劫不复了。

  “楚江,他是我宫府的人。”修睿冷不防插话,让楚江的眉头紧蹙。

  楚江打量着我身边的孩子,问道:“看他这身打扮,他是给你们宫府跑腿的送丧童子吧?没学好规矩,就敢到阴间来,罢了,看在你夫人貌美如花的份上饶了他。”

  虽是这么说,不过楚江看起来很是不痛快。

  冷然转身,提步从后门离开。

  “谢谢……谢谢宫总救命,我……我把你要东西带来了。”那孩子真是吓得要疯了,他把被上背的红色背包取下来给宫修睿。

  宫修睿才刚接下背包,那孩子就白眼一翻,晕过去了。

  我接住了那孩子瘦弱的身躯,有些摸不着头脑的看向宫修睿,“他刚才叫你……宫总?”

  平时我听人叫他,都是叫少爷的。

  突然听到有人在姓字后面加了个总字,差点就以为自己听错了。

  “他是宫氏请来的员工,见了我自然喊我宫总。”他说得不以为意,随手将我倒在我怀中的男孩抱起,送进了房里的床榻上。

  那个穿着丧服的男孩送来的红色背包,也被修睿随手放到一边。

  宫氏……

  我知道本市有很多宫氏影城,那是本市首富宫氏集团开的,看起来财大气粗的样子。难道那个宫氏集团,和宫修睿还有关系?

  

第六十一章 嘎乌的秘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