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秦妃

  东鲁,京城向南一千二百里,南接江南,西连中原大地,最东靠海,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自大炎朝建立后,此地出现两个极端,一响马频出,不乏绿林好汉,二学风浓厚,除江南外东鲁是炎朝最大的生源地。

  济州府,东鲁权贵富商云集,鲁王府所在之地位于济州府的西北,占地足有二十亩,前中后,三进大院,另外还有西南角的偏院,也就是叶铮现在所处的位置。

  休息了十来天的叶铮已经‘痊愈’,一身太监的装扮让刚进来的高福大赞了一声“好一个俊俏的小太监”,听得叶铮一阵鸡皮疙瘩。高福上下打量着叶铮,点点头说道:“规矩你应该都知道了,现在跟我去见娘娘,记住,少说话,走吧,叶公公!”叶铮上前作了个揖,对高福说道:“高公公,您是王府老人了,有什么您多提点着点,”高福哈哈一笑,拍了下叶铮的肩膀说道:“放心吧,陈公公都交代了,让我照看着你,你呀看着挺机灵的,用心学着点准没错,”说完一前一后出来小院,路上遇见不少忙碌的身影,都是一身青衣小帽,高福边走边说:“这些都是王府的杂役,只能在前院和王府四周,中院和后院他们是严禁入内的,只有我们这些人才能进去,虽然不是在宫里,但是规矩可不能少喽。”叶铮左右看着,鲁王府只能算是气派,远没有电视剧里看的那样奢华,过了前院,靠东一溜花园,此时只有梅花依然傲立,花园边上一道长长的木制走廊,叶铮一路欣赏着那四君子之一,高福回头看看叶铮说道:“娘娘最喜梅花,这些都是娘娘亲自照料的,没有娘娘允许任何人不得进入花园,”叶铮嗯了一声,心想这娘娘看来是个独傲霜寒的坚强性格,以自己对梅花的了解,这个娘娘勉强算的上是专业级别的了。很快叶铮跟着高福到了后院,和中院以一道白墙相隔,形成一个独立的小院,小院里依然是种满了梅花,坐南朝北的一排建筑比之中院多了几分别致,和东西厢房形成一个‘凹’字状。高福停下脚步,叶铮只顾着左右欣赏差点撞上,“刚刚还夸你机灵来着,怎么这么冒失呀,当心着点,娘娘喜静,”高福说完走到房前,弯着腰朝里面说道:“娘娘,您要的小太监带来了,”声音不大,但足够里面的人听见,“带进来吧,”叶铮听着这女人的声音直接就想到一个字‘软’,没来及多想就见高福朝直接招招手,叶铮跟着高福就进了屋子,“别抬头”高福回头吩咐着,屋里生着暖炉比外面暖和多了,进了屋子高福弯着腰垂着手,对叶铮说道:“快跪下”,说完看向东边的珠帘又道:“娘娘,这小太监叫叶铮,是他父母送来的,按您的吩咐给了二十两银子,”说完回头看见叶铮还站在那,顿时急了,连忙使眼色,就在这时珠帘掀开了,小翠从里面出来,然后撩着帘子站住,叶铮低着头眼睛向前看着,一只粉色的花鞋出现在眼里,叶铮没敢抬头,赶紧眼观鼻,鼻观心。“叶铮,名字不错,不用改了,把头抬起来”还是那个软软的声音,叶铮听了慢慢抬起头,两个女人,小翠是认识的,还听自己讲了白蛇传的故事,另一个女人看着也就二十多岁,叶铮见过不少明星美女,可是看着眼前这个女人还是被惊艳到了,这种感觉就是‘水一样的女人’,至于什么样的叫‘水一样的女人’叶铮自己也说不清,看了一眼后叶铮赶紧收回视线,心想皇帝果然是最会找媳妇的,要是自己估计也不舍得让她出家。秦婉晴,先帝的贵妃,刚刚起床梳洗完毕,热水洗的脸上红晕还在,粉色的袍子掩盖不了身材的曲线,看着面前的小太监,秦婉晴缓缓说道:“陈公公的眼光我还是信得过的,这小太监看着也顺眼,叶铮,你读过书吗?”叶铮又趁机看了一眼这‘水一样的女人’垂首回答道:“禀告娘娘,读过,”“哦,读了多长时间”秦婉晴饶有兴趣的问道,叶铮想了想,自己读了几年书呢?小学六年,中学六年,大学四年,要是再加上幼儿园,那就是十九年,比自己现在的年龄还大,总不能告诉别人自己还没出生就已经读书了吧,于是只好回答:“三岁启蒙,至今已有一十三年,”清婉晴有点出乎意料,接着又问:“那就没中个秀才什么的?”叶铮一愣,对呀,自己读了十几年的书怎么就没中个秀才呢,怎么回答,说自己考上了大学?这也不合适呀,想了想后,叶铮一咬牙,嘿!干脆玩把大的,想完,抬起头看了看面前的几个人,张口说道:“我从没参加过考试,”后边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前面的小翠接过了话“不考试,那你读书干什么?”秦婉晴点了点头,显然她也是这么想的。旁边的高福急了,他还真替叶铮担着心,要是让娘娘不满意,自己怎么向陈公公交代,刚想替叶铮打个圆场,就听见叶铮说道:“娘娘,我认为科举考试是为国家选才,但是只考八股,又怎能知道此人有多少才华呢,只要求能做出合乎形式的文章,不重视考生的实际学识,考生的思想都被限制在四书五经里,眼界,创新能力和独立的思考都被限制,千百年来有多少杰出人才都因科举埋没在民间,我不屑于八股,因此,宁愿不考试,”屋里只有炭火偶尔发出的啪啪声,半响三人才从叶铮那番惊世骇俗的言论中清醒过来,高福看向叶铮两眼一瞪:“叶铮,你大胆,你是质疑我朝国策吗,你这是死罪,还不快向娘娘请罪,”说完一脸惊恐的看向秦婉晴,秦婉晴和小翠也没想到叶铮会给出这么一个理由,秦婉晴看了看叶铮,好大一会轻轻点点头,因为她发现叶铮说的虽然大逆不道,但是细细想来还真有一番道理,整理了一下思绪,秦婉晴才看向高福:“不必大惊小怪,这里都是自己人,没什么死不死罪的,”还在提心吊胆的叶铮听到这句话,那颗跳到嗓子眼的心才落回肚子里,随后又听到“叶铮,先不管你说的对不对,你说你读了十几年的书,那做首诗应该不难吧,就以门外那梅花为题,”说完坐在了窗前的椅子上。叶铮听了一愣,作诗?我会做什么诗?抄诗还差不多,哎!怎么穿越回去的不是抄书就是抄诗呢?算了先应付一下吧,叶铮假装沉吟,过了一会才开口:“娘娘,自古咏梅的佳句数不胜数,我要是作的不好您别怪罪,”秦婉晴点点头没说话,叶铮见了轻轻吟道:“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第四章 秦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