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03 雪夜里那些亡命天涯的人

  然在静谧的街角里,一个人影突然从一条巷子里窜出来,箭一般的越过他的身边,陡然间,发现街上矗立了一个人影,飞驰的脚步立马停了下来,带着期望和祈盼冲到他的身边。胡乱的掏出口一个移动盘塞给男人,紧紧的盯着他的眼睛,气喘吁吁的央求着。

  “小兄弟,一定亲手交给的山城北区刑侦支队长程成,两天后,他会住在长江源宾馆108号房间。如果见不到他,你能去一趟山城吗?人命关天,断不能落入他人之手。”

  说完立马调头而去,在昏暗的街头神色慌张般频频回顾的往街的深处急急奔去,只在雪地里留下一连窜急促的脚印和一个慌乱的背影。

  男人看着手中的移动盘,心里一阵嘲讽。人命关天?刑警队?离格尔木2500公里的山城?此时的他,失意、绝望、潦倒,背负一身无处可查的血债,躲到这贫瘠荒凉之地,他还有心情去关心警察办案吗?这不是讽刺吗?

  那个他不惜以伤求退的体制,他还有心力去关心吗?

  他自嘲挑起唇角,低头的打量着手上的移动盘。想那慌张的神情,后面必定有追兵穷追不舍吧,否则那人怎会将人命关天的东西押在一个陌生人的身上,这赌注未免也太过于沉和重。

  就在他陷入两难之时,紧接着从转角的街口迅速窜出五六个身材魁梧健硕的黑影,手持武器,皆有1尺之余,或是钢条,或是长刀,视他为空气般癫狂的追了上去,可是刚追抵达下一个街口,所有的人影陡然停止追袭,奔袭的脚步在空中戛然而止,紧接着立马训练有素的成一字排开。

  只见刚才那孤影惊慌失措的慢慢的从转角举步维艰的退了回来,细细一瞧,转角里立马出现两个黑衣人影面目狰狞的进逼过来,孤影一阵忐忑不安后,哆嗦着颤抖的身躯,一个不小心踩进一个镂空的脚印下面,踉跄的仰倒在地,发出一声划破天际的尖叫。

  “啊……”

  随着后面追袭的人影逼近,眼角的余光扫描到黑影,早已经迟钝不堪的身子仍然做着困兽之斗般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疯一般的像个无头苍蝇似的在大街上乱窜。顿时间前后的人影向里紧逼,形成包抄之势,将他紧紧的围住,让他无处遁形,只能跌坐在地上哆嗦着身子惊恐、无助的望着他们。

  “快说,名单在何处?”一个黑衣男人立马吼道。

  “少给他说废话,他是不进棺材不掉泪!”另一个人也随声附和着。可是那人话音刚落,另一个身着西装革履外裹呢子大衣的男人暴戾的大声呵斥着。

  “退到一边去!”说完他立马上前一步,直抵他的跟前。

  那显得无比孱弱的孤影哆嗦着身子环视着将他团团围住的人影,一声叹息之后,撕心裂肺的惊吼着。

  “要让我说出东西在哪里,还不如一刀砍死我!”看来他是吃了秤砣铁了心,要咬死牙关,死也不说。

  身着呢子大衣的男人一下子蹲在他的面前,一掌扣住那人的下颌,极具讽刺的说着:“别傻了,你以为警察会来救你,你可要知道,要不是你那些好同事出卖了你,你能被我追着逃几千公里?别傻了,识相的就现在说出来,对你卧底的身份我可以既往不咎,否则,我—要—你—全—家—给—你—陪—葬。”

  “孤家寡人一个,生有何欢?死有何惧?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那哆嗦的身影歇斯底里的吼着,双眸里透露出大义凛然的光芒,在这昏暗的街角显得无限的苍凉和凄楚。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信仰和忠贞。

  “好,好,好,很好!”身着大衣的男子面色铁青的瞪着他。“我们也曾经是兄弟一场,那今天,如果兄弟我不成全你的忠肝义胆,那就是太不给你面子了!”顿时间男人面色骤变,倏地站了起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随手抢过旁人的钢条,直袭他的头颅,顿时间,只闻一声巨响,汩汩鲜血肆意的从头顶涌冒出来,如悬崖瀑布般往下翻涌。紧接着一声凄楚痛苦的尖叫声从街角传了出来,划破了天际,直冲云霄。顷刻之间,耳朵、鼻孔、口里溢出一丝丝鲜血。

  男子再次弯下腰身,紧扣住他的下颌,面色狰狞的放声暴吼着。“最后再问你一次,名单在何处?”

  “别再妄想了!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说着,努努嘴巴,鲜血和着唾沫一喷而出,直直的喷涌在他的脸上。

  “该死!”男子咬牙切齿的愤怒的谩骂着。

  而躺在血泊中的男人见他如此的狼狈,立马肆虐的狂笑着。

  “给我砍死他!”说着狂乱的转过身去,不顾刺骨的僵冻,抓起地上的皑皑白雪,立即擦拭着自己的面颊。

  随着他一声令下,身后的那些魁梧的男人立马异口同声的大喝一声。“是。”

  紧接着,四五个男人围了上去,躺在血泊中的男人艰难的往后挪移着身子,可是各个面色冷漠的男人没有想过要给他丝毫喘息的机会,银光闪闪的大刀,伴着撕心裂肺的痛乎,带着腥风而去,携着血雨而出……

  随着嘶喊声骤歇,方圆几尺之类,殷红的血液流淌在皑皑积雪之上,肆意的浸染着。

  雪与血,白与红,竟是那样的刺眼。

  于是,有一种凄楚,名叫——血肉模糊。有一种苍凉,名叫——血流成河。

  就在这个时候,刚刚矗立在街灯下的男子迎面追来,看着血流的街角,男子猛然止住脚步,双手紧握成拳,视线凝结成一道利剑飞刺而去,一声低沉冷冽的嗓音慢慢的从喉头紧迸而出。

  “放了他!”他终究不是冷血之人,为了所谓的人命关天的大事,他还是没有选择袖手旁边,终究还是追了上来。

  意外的声音在他们身后响起,陡然间转移了众人的注意力,所有的愤怒、诧异的目光扫视而来,紧紧的盯着他。

  “小子,你已经来晚一步!”那身着呢子大衣的男人一脸的戏谑和讽刺。听闻他的话,他身后的一群人立马迎了上去,准备动手。

  “我—说—放—了—他!”男子依旧矗立在那里,有着君临天下般霸气,让对立而站的黑衣男人们心底一紧。

  “小子,见义勇为也得分场合!识相的,就马上离开。”

  “是吗?”男人眼底泛起一丝杀意。说着,扯下笨重的大衣,踏着矫健的步伐冲了过来,顿时间又一场厮杀在街角开始蔓延。

  只见男人身手敏捷的夺下迎面而来的长刀,手腕一个灵巧的转动,只听见那男人一阵嘶吼,立马抱头逃窜而去,踉跄的跌在雪地里,嘶声恸哭。速度之快,让身后的几人根本没看到他是如何夺下长刀,继而是怎么扭断脖子的。

  这一速度,显然带着震慑性的,让那群气焰高涨的男人们举刀不敢前进。随着他步步的紧逼,反而怯怯的往后挪移。

  “三少,这人是练家子的!”

  身着呢子大衣的男人见状,也是心惊胆战的打量了一翻,这高原之上,空气稀薄,走路皆喘,来人气息平稳,如履平地,如此劲敌,让他内心在电光火石的一瞬间忐忑不安起来。然他借着人多势众的优势,立马收回游离的思绪,立马大声呵斥着。

  “给我砍了他!”说着他退后一步,身后的几人立马战战兢兢的惊吼着冲了上去。顿时间刀光剑影,铿锵之音,嘶吼嚎叫之声,交织在昏暗的街角,汇成一段诡异的音符,谱写出一曲惊悚之歌……

  刀光剑影之后,随之而来的又是头破血流与鼻青脸肿,身着呢子大衣的男人见大势已去,地上的男人早已经气绝身亡,立马吆喝一声。

  “小子,你等着,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我们走!”说完带着他的残兵败将落荒而逃。

  男人见他们弃甲而退,落荒而逃,他立马奔至躺在血泊之人的身边,蹲跪在他的身边,伸出右手探在他的颈项的大动脉上,屏住呼吸慢慢的寻找他是否还有一息尚存?

  果真,还有一丝微弱的气息,他兴奋的将他扶了起来,靠在自己的怀里。

  “你怎么样?还能坚持吗?我送你去医院!”说着他着势要将他抱起,可是奄奄一息的男人使尽了最后的力气,紧紧的拽着他。气息微弱的艰难的一个字一个字的说着。

  “交给山城刑警支队程成,事关二十几个人的*****也事关二十几个家庭的幸福,你不能负了我的所托。答应我,答应我,答应我。”

  男人紧拽着他的双手,留着一口气,等待着他。

  他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目光坚毅的盯着他。

  男人微微一笑,双目微闭,倏地垂下,撒手而去。

  “喂……喂……喂……喂……”男人大声的呐喊着放平他的身子,赶紧进行心脏复苏的急救措施,可是地上的人却渐渐冰凉,没有丝毫的生命体征。

  “喂,你醒醒,你醒醒……我答应你,我答应你,你听到没有,我答应你……”可是早已经气绝身亡的他,哪里还能听见活人的呐喊,早已经踩着轻盈的步子,跨过那河桥,接过孟婆汤,坠入了三界轮回去了。

  男人闭目仰天呐喊一声,打横抱起他的尸体,慢慢的消失在街角,只留下一条蜿蜒的足迹延伸至远方。

  直到男人消失,街角对面的那辆红色的SUV才慢慢的发动,朝反方向驶去。

003 雪夜里那些亡命天涯的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