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05 遇到这女神经准没好事儿

  高山眉头紧蹙,昨夜血腥的一幕仿佛放映一般,一帧一帧闪现在他的眼前,他陡然间僵直了身体。那个叫次仁卓玛的姑娘如惠风般和煦笑容,还有那群孩子们天真活泼的小脸蛋,是这样纯洁和美好,怎敌昨夜那般的血腥肮脏和丑陋不堪?他突然退却了,裹紧身上的大衣,转身疾步离去。

  显然刚进校门的覃四儿也瞧见了他,踏着慵懒的步子上前堵了他的去路,媚眼上扬,掀唇就开始攻击。“嘿,站街的,学校这种纯洁的地方,你也要来染指?”

  “哟嗬,这不是幺妹吗?怎么,幺妹追牛郎追到学校来了?据我所知这教学点里除了这些半大不小的孩子以外,不是年轻的姑娘,就是年过半百的老者,幺妹的爱好果真别具一格啊!”高山瞟了她一眼,一脸讥讽。他没有心情和她在这里耗着,于是一掌推开,让她踉跄的退了好几步,绝尘而去。

  覃四儿站定,转身望着离去的背影,嘴角浮起一丝若影若现的笑意。

  呵呵,幺妹儿?真是他乡遇故知啊!远在这荒原雪山上还能遇到老乡,不仅偶遇,而且还是两次。

  这男人直爽,刚烈,不做作,是她的菜。

  覃四儿狠狠的一咬牙,胡乱的抓起地上的碎石,想也没想的就抛了出去。

  想走,门儿都没有!

  高山后脑勺一记闷响,伴随而来的就是刺骨的疼痛。站定扬手轻抚了一下后脑勺,狠狠一咬后牙槽,转身直袭她的脖颈,卡着她的颈子径直将她逼退到土石垒砌的围墙边。

  “你他妈的哪根神经又发病了?”

  覃四儿挑眉扯开一脸无邪的笑容,丝毫不受他的怒气所影响,反而悠哉摇哉的戏谑着。

  “我妈几年前就死了,你要问她哪根神经发病,你得先去阎罗殿找到她!”虽然是轻佻不屑的表情,可是那眼底一闪而过的痛楚和落寞,还是丝毫不落的落入了高山的眼里。

  解释就是掩饰。昨夜那个乖张暴戾的样子又浮现在他的眼前,那样的痛楚和落寞,让他一时间狠不下心来。他抿着唇,舌尖狠狠的抵在牙齿上,收起怒气,一手甩开她。

  “别跟着我,我对你不感兴趣!你……”可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校门口一阵急刹,让他一阵蹙眉。众所周知这是上课时间,过往的车辆都小心翼翼的慢慢驶过,哪会干出这样大的阵仗。转瞬即逝之间,他意识到了危险在靠近,一掌扯过她让她躲到他身后,两人就紧紧的靠在围墙后面,幸好两人所在的地方是背向,让两人不至于暴露在人前。

  “你是狗鼻子吗?”她调侃着。身子使劲的挣扎,他狠狠的瞪她一眼,她看到了他眼中的镇定担忧和戒备,她才安静了下来,又重新恢复那玩世不恭的样子,一双手慵懒的紧紧的拽着他的腰。就在这时,黄沙滚滚中一辆红色的七座SUV突兀的出现在他的眼前,紧接着冲出来三个人,他的身子猛地僵直,她意识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来人印证了他的猜测,这打扮果真是昨夜那群混世魔王,但是却没见昨夜身着呢子大衣的男人,只是靠在驾驶室抽烟的男人与昨夜的男人倒是有几分的相似。他立马转身紧拽着她的手臂,抬头望了望围墙,不留给她下丝毫的考虑的空间,立即将她托举助她越墙而去,高山撑掌翻身跃上围墙,围墙下传来一阵咒骂声:“混蛋,趁机揩油,摸老娘屁股!”

  “山鸡屁股有什么可摸的?”高山难得抿嘴一下,借机调侃。

  覃四儿气不打一处来,之前骂她就算了,现在还蹬鼻子上脸了,竟然开始对她进行人身攻击了,骂她屁股又小又脏。

  “你个龟孙子!”就是她这声响亮的回击,顿时间让尚未跳下围墙的高山立马暴露了。

  “追,他在那里!”

  “给我追!”

  “给我逮活的。”

  陡然间喧嚣四起,人声,引擎声,向他们侵袭而来。

  “蠢女人,看你干的好事!”高山一边怒骂,一边扯着她往街上跑。

  “你不觉得这疯狂的事情很刺激吗?”她银铃般的笑声幽幽传来,让高山气不打一处来。

  “你有病!”高山拉着在她狂奔。

  “你才有病!”覃四儿拽着他在狂欢。“我喜欢这奔跑的感觉,也喜欢这高原的风。”

  就在这时,高山回头见为首的男人手臂放进敞开的衣襟里,一脸的冷峻,对着他的视线露出一下邪恶的笑容。基于多年锻炼的敏锐,心里咯噔一跳,大吼一声同时向她扑了过去。

  “卧倒!”语音未落,一阵枪声凌空扫射而来,顿时间这些凌乱的枪声立马打破了小镇早晨的宁静。天上,兀鹫扑翅,长鸣于天;地上,人迹混乱,嘶鸣嚎叫。惊魂未定的覃四儿尚未反应过来,高山一手将她纳入怀里,立马翻滚至一轿车后面,急促的敲打着车窗玻璃,待车窗玻璃慢慢摇下,他一掌拽出里面的藏族司机,是刚才学校里他碰见的那个戴眼镜老者。

  “找掩体!”

  “光天化日之下,你要做什么?”那老者惊魂未定的谩骂着,跌跌撞撞的拽着高山的大腿,试图现场进行一场法制教育。“这是法制社会,你的行为……”

  可是,他教育性的话语尚未说清楚,一颗流弹飞抵车身之上,吓得他与覃四儿惊叫连连,立马匍匐在车下。高山见状,立马横扑进车厢,打开后厢车门,立马急声呼叫。

  “上车!”

  “你们是什么人?”那个老者惊恐中发出一声质问,却迎来高山和覃四儿异口同声的呵斥。

  “闭嘴!”

  “闭嘴!”尚未来得及关上车门,随之而来就是不间断的枪林弹雨,顿时间,车窗玻璃应声而碎,玻璃渣子,四处飞溅。

  “坐稳了!”随着高山一声令下,汽车一阵呼啸,扬长而去。

  而后面赶来的黑衣人见他们扬长而去,立马扬手示意SUV开过来。

  “二少,往那边逃了!”几个黑衣人奔入车厢,车门尚未关闭,只听一阵轰鸣声,汽车呼啸着追了上去,消失在街头的转角处。

  “确定是他?”江云问。

  “确定。”怀子笃定。“昨晚一直跟着他进了客栈,二少另外那两个人怎么办?”

  “给我都收拾干净了。”说着江云戴上护目镜,闭目假寐。

  “可……可是……”怀子一时间拿不定主意,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江云一把扯下护目镜,张口就啐道:“怀子,你什么时候成了娘们儿,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了,有屁就给我快放。”

  “也许是我看花了眼,那女人的背影像四儿小姐。”怀子努努嘴,一脸的憋屈。

  “想女人想疯了是不是?”男人哈哈大笑。说着一掌拍在怀子的脑门上,佯怒道:“你小子敢觊觎我的女人,活腻歪了是不是?”

  “二少对怀子有恩,怀子在二少身边必须得万事小心行事,给二少多长一只眼睛,那曾想到二少还要来打趣我,寻我开心。”

  “兄弟就是贴心!”江云拍拍他的肩膀,哈哈大笑起来。“放心,那覃四儿那妞捅了这么大篓子,现在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等我办完事,再回去收拾她。现在给我追,使劲的追。”

005 遇到这女神经准没好事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