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08 深潭静水也能荡起涟漪来

  车在荒原上一路飞驰十几公里,已经过了拉智村的地界。一路上视线所及之处,皆是辽阔、高远、壮美的雄浑之景。这个季节的草原,青草开始青中泛黄,无边无际,延绵到路的尽头。天空碧蓝澄澈,不带一丝杂质。阳光火辣辣的泛着白光,晃得人睁不开眼;远处耸立着巍峨的雪山,冰川林立,笔直且陡峭,峰顶有浮云在游移,偶尔露出峰顶,在阳光的照射下形成了日照金山的壮美景观。

  “还胸闷恶心吗?”高山见她悠悠醒来,气色比刚才好了很多,嘴唇也渐渐恢复血色。心里绷着的弦终于放松了些许。

  “胸闷恶心?”覃四儿立马一脸嘲讽。“你以为怀孕来着?”

  这不知道好歹的女人,气的高山几乎要咬碎后牙槽。

  “有精神斗嘴,看来是没什么大碍了。”高山挑眉瞟了她一眼。

  这女人丝毫不接受别人的关心,真够有个性。“覃四儿,就那么一秒钟,就一秒钟,你不逞强你要死啊!”

  “我乐意,你管得着吗?”覃四儿目光深邃,静静的盯着远方,仿佛要盯到地老天荒。

  “绳子需要解开吗?”高山问。

  “我觉得这样挺好的。”覃四儿答道。

  高山好奇她突然的安静,狐疑的瞅了她一眼,就是这一眼,他见到了后视镜里折射出来的影像,他陡然一惊,面色铁青,眼神倏地深沉起来。眼角似乎也泛着阴森冰冷的光芒。他以为他已经摆脱了那群混蛋,可事实证明他显然太低估了他们的实力。

  他很好奇,他手中这个移动盘究竟价值几何,以至于让他们不惜在镇上动用枪支弹药也要得到它。

  “扎西。”高山突然出声,音调骤然间高了几个分贝。

  两人听着这突兀的声音,皆投来探寻的目光。而覃四儿在他的眼中看到了一丝的凝重和正式,一股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但是心底陡然升腾起一种刺激的感觉,如果最后的这趟藏区之旅在惊险刺激度过,她倒不虚此行。

  “怎……怎……怎么了?”扎西顿珠打心眼的有些畏惧他。

  高山试图用平稳的语气,来缓和一下凝重的氛围。

  “给她把绳子解开。然后系好安全带,趴在座椅上,无论发生了什么也别抬头,也别问,你能做到吗?”

  他的话如炸弹般,将扎西顿珠强装的镇定击得粉碎。顷刻间让他乱了方寸。

  “停车,停车,我要下去。”倏地后座的扎西顿珠炸了毛般,一个劲的猛拍车门。“你们这些亡命之徒,我不想陪着你们去送死。”

  “现在出去死得更快。”覃四儿的话虽显凉薄,但却一语中的。

  游戏是否开始有些好玩了,开始刺激了,她就像一个不见血就不兴奋的游戏玩家。覃四儿嘴角擒着一丝笑意,她慢悠悠的弯下腰去,试图用牙齿扯开捆着她的绳子,可是一阵鼓捣之后,只能作罢。

  “我不管,反正我要下车。”扎西依旧挣扎。

  “龟儿子,困得真够紧的。”覃四儿嬉笑调侃。

  驾着车的高山看着一阵捣鼓却解不开的憋屈样,心里好笑。

  “靠过来点。”高山一手握盘,一手伸过去在她手腕上开始折腾。终于,手上的束缚解除,覃四儿左右转动着手腕,以此来缓解久捆之后的酸痛麻木。

  “有两台车。”高山蹙眉,目光炯炯。

  “他们为啥追杀你?”覃四儿直勾勾的眼神定定的打量着他。那眼神不容他有一字之谎。

  高山沉默了几秒,终究只是吐出几个字。“不知道。”

  几乎是转瞬即逝之间,覃四儿炸毛了。“老娘命都差点搭上了,你他妈的竟然告诉我说你不知道。你他妈的是猴子请来的逗逼吗,专门负责搞笑来的?”

  “昨晚就在你走后二十分钟不到,这群人就冲了出来,期间发生了点小摩擦,动了手,见了血!”高山简而化之的说了。又补充道。

  “豁你是龟孙子!”高山又强调了一句。

  “呵呵,是吗?”覃四儿,摆明了不相信。“不过我们仨现在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得找条活路。”

  后座的扎西顿珠仍然惊慌失措的拍着车门,闹着要下去。“我还有老阿妈,还有阿佳和孩子,我不能死,我不能死,我死了,他们怎么办?”

  覃四儿句话不说,拿着绳子打了一个结,猛的翻身从副驾驶座就翻到了后座。

  “别再鬼哭狼嚎了,待会追上了,一个都别想活。”说着趁他不注意,将他双手套在打好的结上,然后绑在了车顶的扶手上。

  “你还是女人吗?”高山看着生猛的覃四儿,着实吓了一跳。

  覃四儿一脸轻佻的。“是不是女人,等老娘逃了出去让你这个牛郎验验。”

  高山没有说话,但心里有数不清的***在奔腾。

  “刚才追我们的红色SUV追上来了,你说的另一辆呢,是后面那个黑色的吗?”覃四儿扭头望着荒原上的越来越近的轿车,眼底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是。”高山的视线一直挂着后面,当然知道她所说的。不止那辆对他们穷追不舍的红色SUV,还有一辆黑色的SUV,一直与那红色的SUV保持着距离跟着行驶。渐渐的车影越来越清晰,车距越来越近,高山心里有些发憷,如果是他一个人,但是多了两个人,他有些犯难。

  “你他妈的究竟招惹到什么人了,追了你几十公里,还在追?”覃四儿还是一张凉薄的脸。

  “看来你的命还挺值钱的!”覃四儿的嘴角突然扯出一丝幅度,只是到达眼底的笑意都是冷的。

  “比我的命值钱。”她凉薄道。

  “即使我今天死在了这里,也没有人会在乎!”

  陡然间,因为她的话,高山心里突然冒出一丝钝痛。想到她昨晚歇斯底里的样子,他心里有了一丝的不舍和心痛。

  “专心开你的车,老娘的命可掌握在你的手中!”覃四儿似乎发现了自己的失态被他捕捉到了,于是从新伪装起来。随即转头望向后面那疾驰而来的轿车。

  “不想死的就趴下,别抬头!”看着她耸着身子贴在玻璃上,一颗心提到嗓子眼上。看着她丝毫没有回头的意思,而这时后镜中折射出后面穷追不舍的轿车里慢慢探出一只手来,高山心急如焚大声呵斥。

  “覃四儿,你在做什么?耳朵长都长在头顶上去了,还是没有带出门?对方有枪,危险,让你趴下,别抬头,听不明白是吗?”

  “我只想看看后面追你的人都是些什么人而已!”覃四儿意识到了自己的行为有些危险,于是怏怏的缩回头来。

  “你以为你是铜墙铁壁吗,可以刀枪不入,还是你以为你穿了防弹衣,可以抵过枪林弹雨?”高山毫不留余地的呵斥着,她这样的行为让他吓破了胆。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哪根筋在犯傻,竟然动这么大的怒,他以为随着家人的离开,他那颗心也跟着死去,变成一潭荡不起任何涟漪的死水,没有想到,这个暴躁、狂野、火辣的女人,竟然惹得他的心情跟着起伏不定,喜怒无常。真是该死,他只是一个“窝囊”的人,连自己的家人都保护不了的废人,他不适合有太多的牵盼。

008 深潭静水也能荡起涟漪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