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15 暗夜那些见不得人的阴谋(上)

  格尔木北区市中心一个喧嚣昏暗的舞池里,七彩炫目的舞台灯,四处透射着耀眼光束,乐器声,呐喊声,喧嚣声,杯壁碰击声,声声相碰,交织在一起,抒写了一篇萎靡嘈杂的篇章,将灯红酒绿的形象体现得淋漓尽致。只见那舞台中央,五六个浓妆艳抹身着火辣演出服的女人,正酣畅淋漓般尽兴的表演;这时舞台的周围,早已经积聚了数百双‘有色眼睛’,睁得如铜铃般大,争先恐后般起哄似的要一睹台上那些‘舞佳人’的风采。而远离舞台的外围区,在一个豪华的观景区,几个慵懒的男人各自搂抱着艳丽的佳人,尽情的玩乐。

  “二少,人在那边。”来人身裹着一件纯黑羽绒服,刚踏进大厅,这萎靡的气氛,让他眉头微蹙。

  “原来这货好这口!”江云嗤笑,四处打量之后,迈步向里走去。

  “齐老板,别来无恙啊!”江云一脸嬉皮,毫不客气的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而怀子则直挺挺的立在他的后面,仿佛一尊雕像,两人对于齐笙身边的那群超级大汉毫无怯意。

  “云二少,好胆识,竟然单枪匹马来赴会,果真是虎父无犬子!”说话的是齐笙,是一个精瘦且秃顶的中年男人,扁平的鼻子上挂着一副圆形墨镜,将整个轮廓遮了大半,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模样,让人望而生畏。但是,对于江云这种在刀口上舔血的人来说,这种眼神就无关痛痒了。

  “那是自然,因为我江家就出了江雨一个例外!”江云面上平静无波,伸手招来侍者上酒,又继续道:“我这不是替来江雨来给齐老板赔礼道歉来了吗,怎敢兴师动众的找一帮乌合之众来充当门面,那岂不是显得我江家没有诚意?”

  江云在讽刺他,这句他是听明白了的。齐笙狠狠的在女人身上掐了一把,一脸深沉的打量着江云。

  “听说云二少受了伤?”

  “小事一桩,想死都死不了。”江云毫不在乎,一口干了杯中的烈酒。

  “云二少,你云家把名单毁了,你准备拿什么交货?”齐笙开门见山,毫不拖泥带水。

  江云立刻收起那慵懒的笑容,一本正经的盯着对座的秃头男人。随手从烟盒里掏出一支烟,慢悠悠的点着:“齐老板,名单毁了,总比被人拿走了的强!”

  “都他妈的一样,结局都是老子不能按期交货。”齐笙狠狠的抹了一把秃秃的脑袋。恨得咬牙切齿。

  江云扫视了齐笙身边一眼,再看看他,示意齐笙让闲杂人等都出去。

  “都他妈的给老子滚出去。”齐笙一脸不屑的轰走包房内所有的女人。继续道:“你们也出去”。

  江云翘着二郎腿,盯着沙发上另外几个男人。齐笙微愠,倒是给足了他面子,不但遣走了他的智囊团,还包括他的那群保镖。

  “保镖倒是可以留下。”江云嘴角咧开,浓浓的笑意毫无保留的就展现了出来。

  “用不着。”齐笙语气不善。

  “齐老板,够气魄。”江云抖抖烟灰,深吸一口吐出一连串的烟圈,青色的烟雾在昏暗的包房里缭绕。“不过言归正传,齐老板你想想这怎能一样?名单被人拿走了,就表示别人也有追到手的可能,毕竟大家都是狠角色,都他妈是些不要命的豺狼。可是名单毁了,那就不一样了?”

  “云二少就别再兜圈子了。”

  “齐老板与我老爸做生意是做,与我做生意也是做,再说了我老爸他年岁已高,到了该颐养天年的年纪,而我那个只长身体不长脑子的三弟也磨砺不出个好歹来,你何不弃暗投明,与我合作,我可以给你的比你想象中的更多!”

  “听二少这口气,这是要自立门户?”齐笙暗惊,扯掉墨镜,一双眼睛微眯着打量着他。

  “自立门户那是劳财害命,亏本的生意,本少爷可不做。”

  “明白了,明白了。”齐笙大笑出声。“有个成语叫什么来着,党同伐异。”

  “齐老板果真是聪明人。”江云举杯邀约。

  “那得看云二少的诚意了。”

  “增加五个点。再从我的那份中抽调出五个点。”

  “二少够爽快。”齐笙吼得脆响,不过眼底却浮上丝丝怀疑。

  想他家老爷子是何许人也,是江天海,江湖人尊称他一声天叔。

  这次供体名单丢了,几乎要赔上他半个身家,他也只能狐假虎威的做做样子而已。这小子能够光明正大的在他家老头子的眼皮底下搞事情,这无异于与虎谋皮。对手是江天海,他得斟酌再三后方能定夺。人心不足蛇吞象的例子,他可没少见。

  “齐老板似乎还有些顾虑!”江云执杯为他斟酒,看出他犹豫之色。他一仰脖干了杯中酒,慢慢道来。

  “齐老板可知我是谁?”

  “二少真会说笑!”齐笙挑眉,呵呵直笑。这小子诡计多端,不知道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015 暗夜那些见不得人的阴谋(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