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26 她的世界在一瞬间坍塌了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这是亘古不变的规律,只是别离各有不同。

  对有的人来说,离别是为了再次的重逢,如贡布一家。这几个从天而降的客人,给他们带来了欢笑,带来了快乐,今日的离别,是为了来日的重逢。

  对有的人来说,离别是为了一出戏剧的落幕,也是为了给一段缘分画上句号,如高山和覃四儿。他们在错误的时间里相遇,注定是悲剧。

  热情的贡布给他们三人准备了一路的糌粑、干肉、酥油,还附赠了他们一人一件羊皮袄。高山想要表达谢意,贡布说什么都不肯收下,高山最终将他的手表送给了贡布。而活泼的爱闹的小多吉则躲在黑帐篷里,任白玛怎么呼唤都不肯出来。

  “四儿姑娘,这个帽子你收好,这是多吉亲手猎的狐狸他宝贝着呢,我说给他做顶帽子,他却说要给留给你的。”

  “谢谢。”覃四儿接过帽子,小心翼翼的待在头上,心里暖暖的,是从未有过的温暖。

  “多吉,你送姐姐的帽子,姐姐很喜欢、很喜欢。姐姐要走了,你不出来送送姐姐吗?”覃四儿站在帐篷外面朝里说着,可小多吉就躲在帘子里,拽着帘子始终不肯松手。

  “多吉是舍不得你们走,昨夜听说你们要走,哭闹了好一阵子。”白玛上前拍拍她的肩膀。“我家多吉是打心眼的喜欢你的,你们要走,他定是不舍的,所以闹性子呢。姑娘,走吧,趁现在风雪小,等缓过劲来,他就出来了。”

  覃四儿向里望了望,半蹲在帘子旁,一掌抓住小多吉的手。“多吉,你乖乖的,如果姐姐平平安安的回到家,姐姐派人来接你去姐姐家玩可好?”

  “姐姐可说话算话?”小多吉从帐篷里冲了出来,哭成了一张小花猫。“姐姐可不能骗我。”

  “姐姐不骗你。”覃四儿捧着他一张小花脸,笑得开怀。“姐姐身体不好得回家治病,不能再待在这里陪你玩抱石头游戏了,不过姐姐向你保证,我们一定还会再见面的,这个你好好拿着,千万不能丢了,上面写着姐姐住的地址,如果姐姐没能来接你,你就拿着这个去找姐姐,好不好?”

  覃四儿给他一张卡片,只有覃四儿自己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好。”

  “那我们打勾勾。”覃四儿伸手与他打勾勾。

  “多吉,再见。”高山也凑了过来,摸摸的他的脑袋。

  “哥哥再见,姐姐再见。”小多吉依依不舍的拽着白玛的袍子,一张小脸蛋哭得通红。

  梅朵抱着燃着松柏枝的香炉出来,在分别在他们三人身上转了几圈,嘴里絮絮叨叨的念了一阵,为他们祈福送行。

  “走吧,走吧!”

  终于覃四儿、高山、扎西在贡布一家依依不舍的送别之后,各怀心思的上了路。一路上,风肆虐的吹,雪沙沙的飘,移动的三道人影,在万物凝成一色的崇山峻岭之中,成了唯一的一道流动的风景线。

  “高山,你等等我们。”年迈的扎西顿珠看着高山远远的将他们抛在身后,他担心覃四儿身体吃不消。“雪太大了,我们找个地方躲躲吧。”

  而极力想要结束这一切的高山,对他的话却充耳不闻,却大步的往前迈。只因他想早点结束这一切,让一切回归到正轨。

  “啊……”覃四儿突然一声尖叫,打破了这种沉默和诡异的气氛。

  原来覃四儿踩着了一个雪窟窿,整个人被陷在了雪地里,周围的酥软的积雪正渐渐的往下坠,一个不慎将被积雪所埋。

  “覃姑娘,快抓住我的手。”扎西顿珠伸手想要拉她上来,奈何雪坠速度太快,力不从心。

  “覃四儿,你别乱动。”高山神色慌张的冲了过来,一个俯冲,身子趴在地上,在千钧一发之际拽住了她的手,使劲的往上拉。

  “你还赶我走吗?”覃四儿趁机威胁。“你现在把话说清楚。”

  “覃四儿,你他妈的疯了吗?”高山震怒。这活腻歪了女人真会见缝插针,威胁起人来毫不含糊。

  “四儿姑娘,这可开不得玩笑,会闹出人命的。”扎西顿珠在一旁急的团团转。

  “你说话。”覃四儿丝毫不退让。

  “你想死,我不拦着。”高山气绝,看着积雪慢慢稳住,一下子就松了手。可没有想到就是这一松开,覃四儿故意往下坠,顿时间轰隆一声,滚滚白雪哗啦啦的往下翻滚。

  “覃四儿。”高山胆战心惊的拽住她的手,口里惊呼了出来。“我答应你。”

  终于,覃四儿脸上露出得逞的笑容,她借着他的力量,爬了起来,在雪崩来临之前,三人转移到了安全的地方。

  “四儿姑娘,我今天得好好的批评你,你知不知道你刚才那样做有多么的危险,如果高山晚了一步,大雪就将你埋在了底下了,你怎能这么的任性,有什么话不能好好地说,非得要做那样的危险的事情。还有你高山,你怎么能那样就放手了,四儿姑娘任性,你也跟着胡闹。”扎西顿珠惊慌失措,那惊险动魄的一幕让他想想都觉得后怕。

  覃四儿挑挑眉,看着高山不语,心里正乐开了花。而高山则被她惊出了一声冷汗,有气不知道该如何发泄。

  他得找她好好谈谈,否则,这一路下来,一刻也不得安宁。

  “覃四儿,我们谈谈。”高山不管不顾,将她拖拽到一旁,再狠狠的甩掉。

  “覃四儿,别拿自己的性命和我赌气。”高山居高临下的瞪着她。“你不在乎你的命不要紧,可别让我背负一条人命债,让我终生难受。”

  “我只是想试探一下而已,没想过寻死。”覃四儿眼珠子四处游移,这样暴怒的高山是她不曾见过的。

  “有你这样试探的吗?那多危险,你看不见吗?你的眼睛是被鹰啄了吗?”高山怒吼。

  “你究竟想在我这里得到什么?”他孤身一人在这世界上流浪,除了这幅皮囊,他什么都没有,她图他什么?

  “是想要***吗?”高山几乎是用吼的。“覃四儿,你别他妈的让我瞧不起你,你的骨气、傲气都去哪里了,是去度假了吗?”

  “之前想过,可我现在改变主意了。”覃四儿供认不讳,一双泛着秋波的水眸,直勾勾的盯着他。“我说过的,高山,我看上你了。”

  “覃四儿,你有点傲骨吧!”高山横眉冷对。

  “如果我猜的没错,你的家世显赫,身份显贵。你有你的阳关道要走,我有我的独木桥要过,我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与其将来痛苦,不如现在快刀斩乱麻。”他孤身一人,身上背负着重担,他能给她的只有颠沛流离,他不能,也不舍。

  “高山,试一下不行吗?”

  “覃四儿,放手吧。”

  “高山。”

  他的决绝,她有些心灰意冷,像霜打过后的白菜。她不言不语,踏着凌乱的步子继续往前走了。她的天空刚刚洒满了阳光,为什么这么快就要狂风大作?

  她的世界在一瞬间坍塌了。

026 她的世界在一瞬间坍塌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