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38 覃四儿我们都要好好活着

  受到重创的高山,奄奄一息的趴在冰冷的雪地上,殷红的鲜血混着飘落的雪花浸染了一地,在这“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野生食肉动物横行的雪山脚下,对生命垂危的他来说无疑是最直接的危险。

  他仰躺在冰冷僵硬的雪地上,全身的衣服早在河里纠缠时就湿透,全身的温度正在骤减。

  在这飞禽走兽都隐踪的雪山里,血的腥味能引来大型的食肉动物。即使他能撑上一段时间,可是面对大型食肉动物的攻击,他毫无胜算。

  脱臼的胳膊拼了命的想要支撑起来,刚刚开始动弹,剧烈的疼痛让他又重重的坠落在地,他紧咬着牙关,试着再次爬起来,紧咬住的下唇,开始变得青紫起来,紧接着一股朱红的血丝慢慢的冒了出来,他选择了忽视。因为他知道,只要他站起来了,他就有活路。

  他不能倒在这里,他不能死,他要好好的活着,好好的活着。

  覃四儿说了,要他好好的活着。

  他的脑海里,那些熟悉的,不熟悉的,欢快的,悲伤的,都一帧帧在脑海里闪现,亲人,朋友,爱人,他是那样的不舍,他怎么能够抛下他们,客死他乡呢?

  往昔那些在野外训练的那些日子,多少次在鬼门关徘徊,可他都挺过来了,这点伤不算是最严重的,为什么他却一蹶不振了?

  突然,覃四儿的脸浮现在他的眼前。那个强势闯入他生命的女人,为什么要在他的心动摇的时候狠狠的给他一刀?这个该死的女人,她为什要恣意消耗生命,有什么天大的事情困扰着她,让她跨不过这道坎?

  覃四儿,你这个神经病,你为什么不珍惜自己的身体,明知道身体不好,为什么还要进藏找死?

  覃四儿,你怎么不去死?

  覃四儿,覃四儿,覃四儿……

  高山眼角潮湿,灼热的泪珠滑出眼眶。

  覃四儿,你给我好好的活着。

  我们都要好好的活着。

  突然,他的手摸着一个坚硬的东西,熟悉兵器的他知道,那是一把匕首。

  匕首,是留给自裁的吗?

  可他是高山,是整个藏区特种部队最优秀的军人,他怎么能就此认输,就算要死,也不能死的这般不清不楚。

  他紧咬后牙槽,额头青筋凸冒,颗颗汗珠往下淌,他凭借着坚强的意志爬到河边,清洗伤口。背靠在石头上,四肢百骸传来的剧烈的疼痛,即使痛得他牙齿打颤,痛得他全身发抖,他仍然咬牙强撑。

  脱下外衣,划开内衬,撕成布条,咬牙包扎下腹。

  或许,上天留了一把匕首给他,不是让他自裁,而是让他自救。

  掬水仔细的清理右胸的伤口后,摸索着找了一块小碎石含在嘴里,也顾不上是否干净卫生,现在对他来说,生命才是最重要的。

  他府下身借着河里的倒影,查看伤口的位置,狠狠的甩甩头,汗珠四溅,然后光亮锋利的匕首插入身体,刀尖没入胸膛,鲜血如柱。刀尖左右滑动,里外挑拨,一系列动作几乎要了他整条命,终于,深埋在他身上的子弹被刀尖挑出,飞溅在河里,溅起朵朵浪花,荡起圈圈涟漪。

  碎布,包扎,打结,仿佛经历了漫长的一世纪。

  他轰然到地,仰头望着昏暗的天空,仰天长啸。

  “啊……”

  他大难不死,必将雪耻今日之辱。

  现在他只求乞贡布一家平安无事,那是多么淳朴善良的一家人啊,祈求佛主保佑。

  久久之后,他站了起来,艰难的挪移着步子,慢慢的前行着,跌倒,站起,再跌倒,再站起……

  孤寂的背影越来越小,越来越模糊。

  在雪山边上,是广袤的荒原,一辆黑色的路虎沿着河岸自西向东缓慢行驶,凹凸不平的地面,行驶的车辆像是炒锅里的豆子,上下颠簸,左右摇晃。

  坐在副驾驶室的女人一路拿着相机拍摄,突然一群秃鹫进入了她的视野。

  “哥,前面有秃鹫在天空盘旋。”

  “估计有什么大型动物受伤了在附近。”驾驶室的年轻男人了然于心,又慢慢道来。“我已经观察他们很久了,如果没有生命体征,秃鹫就不会只在天上盘旋,直接扑了下去,由此可见,应该还有生命,不过差不多也到了垂死挣扎的地步了。”

  “走,去看看?”女人笑得一脸天真无邪。

  “就知道你好奇。”说着男人转动盘子,向秃鹫盘旋的方向而去。

  当他们翻过小山坳,顿时被入目所见的景象给惊懵了。

  他们以为是动物,可是没有想到遇到的是高等动物,还是一个双脚直立行走的高等动物。

  山坳下的状况远比他们想象的还要更加危险。除了头顶飞的秃鹫,还有一只孤狼。

  “是男人。”女人惊呼。“不知道是否该还活着?”

  “这里是可可西里无人区的边境,鲜有人往,为什么会出现一个男人,难道是穿越后可可西里无人区的驴友?”

  驾车冲下山坳,巨大的喇叭声音,受惊的孤狼夹着尾巴逃窜,消失在雪山深处。而天空盘旋着的秃鹫,展翅高飞之后,又俯冲下来,一直盘旋在他们的头顶。

  “你待在车里,一直按着喇叭”男人吩咐完毕,立马解开安全带冲下车子。

  翻过趴在地上的人,手指在他人中探了探,一脸欣喜的道:“还活着。”

  “好像受了重伤。”男人将他抱上车,吩咐开车,他动手检查他的伤势。

  可是当他拉开外衣的拉链,瞬间震惊了。手僵直在那里,愣了许久。

  “怎么了,哥?”女人在后视镜中好奇的打量着他脸上的表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全身没有一处完好。腰部和右胸受伤严重,看来是他自己包扎了。”

  “他是什么人?”女人问。“遇到野兽了?”

  “遭遇野兽,应该有动物爪子抓痕,他身上的痕迹倒像是人为的。”

  “看来我们遇到麻烦了。”男人警惕起来。“快走,先去唐古拉山。”

  “车里不是有消炎药吗,给他灌一点。还有葡萄糖注射液。”

  胆小怯事的扎西顿珠,一路逃跑之后,却终究没有躲得过良心的谴责,放弃了独自逃生的机会后,原路折回了。

  虽说这一切对他来说是无妄之灾,他却忘不了雪山里的普布告诉自己,要不是高山在昏迷之前让他去救自己,自己已经死在荒野了,这份救命的恩情,他无论如何也不能忘。

  他迈着沉重的步子一路往回疾奔而去。可刚走了一小段的路程,远远的就看见一行六个男人往公路而去,其中一人还背着一个,距离太远,看不真切。于是,他寻了一处矮坡,躲在一旁。

  终于,他看清了那个昏迷的人,是覃四儿。他想要追出去,可是他却没有看见高山的影子,那高山人呢?难道说被活活的打死了?这么一个善良的年轻小伙子,他不相信他就这样走了。于是,他扭头往回疾奔而去,希望他“亡羊补牢,为时不晚”。

  疾奔而至的扎西顿珠,早已经是精疲力竭,上气不接下气,趟过沱沱河,寻找可能留下的蛛丝马迹,当满地狼藉映入他的眼帘时,一股凉意爬上背脊。

  他四处搜寻,呼喊,回答他的是况旷野的疾风暴雪。

  “高山,高山……对不起……对不起……”

  骤然间,天旋地转,全身乏力的倒栽了下去。

  他还是来晚了一步。

  刹那间,他陷入了无端的自责中,趴在雪地里,使劲的拍打着积雪。

  或许他这一辈子都要背着包袱过日子,一辈子都要遭受良心的谴责。

  他慢慢的爬了起来,定定的望了望这狼狈不堪的雪地,看着鹅毛般的大雪慢慢的飘落在这片雪地上,眼睛里噙着悔恨的热泪,深深的鞠了三躬之后,带着沉重的心情,慢慢的离开了。

038 覃四儿我们都要好好活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