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41 危难的时刻方才能见人心

  在阿里的洛桑已经有半个月没有了高山的消息,手机关机,音信全无,这个现实让他寝食难安,恨不得立马飞到格尔木去,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丹增,让你为我办这么点事情,你都办不好,你究竟有没有用心,你还当不当我是你大哥啊?”洛桑拨通了电话,就是一阵劈头盖脸的骂。

  “哥,德吉一直在找,我们天天都有通消息,你这可是冤枉了我。”丹增很是无辜。

  “再说了,哥,我人在新疆呢,我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拜托之前的同事帮忙寻人,人家也一口应了下来,而且每天都还像做工作汇报似的给我说当日的搜寻范围,你还想怎样啊?”

  “这么久没个进展,我还不能唠叨两句了?”洛桑自知事情棘手,他弟弟也是鞭长莫及,心里的邪火也就消了一大半。

  “那你给我查,看看他家里还有些什么人,我记得他父母很早就车祸身亡了,只剩下一个舅妈,我要和她舅妈通通电话,或许,他已经回去了,如果没有回去,也得让她想想办法。”

  “这个我可以办得到,你把身份证号码或者军官证号码给我,我马上给你查。”

  不多久,根据高山的身份证号码找到了他的舅母曹慧的联系方式。可此时的曹慧远在印度考察,正在讲演,不能接听电话,几经波折,洛桑终于联系到了曹慧的哥哥,曹国宁。

  “你好,请问你是曹国宁吗?”

  电话那端的人楞了一下,以往他的电话刚接通,无不是客客气气的,各式各样的尊称,直呼其名的人他倒是少见。而且这个电话还是藏区来的,让他一下子正视起来。

  “我是,请问你是谁,找我有何事?”曹国宁挑眉以待。

  “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藏区退役军人,叫洛桑,是高山的战友。”洛桑尽量说得简洁明了。“今天找你是想……”

  洛桑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曹国宁给打断了。“你说你是高山的战友?在藏区特种部队服役的高山?”

  高山?他妹夫的侄子?为什么电话找到了他这里?难道是出了什么事?

  “是的。”洛桑悬着一颗心终于着地,他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多方辗转才找到了他,怎能让他不激动。于是洛桑详详细细的将事情的经过给他说了一遍。

  “洛桑,你的意思是高山失踪了,到目前为止联系不上。”

  “对。我也请人帮我查了他入住的酒店,酒店说他一直没有退房,行李也没拿走,就是不见人。让他去找的那个老师也说没有见到他,我怕他手上的移动盘给他带惹了麻烦,很是担心。”

  “洛桑,谢谢你告诉我这个重要的信息,我立马安排人办这个事情,我们保持联系,一旦有消息,我们彼此沟通。”

  “好。”洛桑眼角噙着泪水,心里踏实了一份。

  “高山他孤苦无依,请您一定要联系他舅母,告诉她这件事情,一切就拜托你了。扎西德勒。”

  “好,我们会不惜一切代价找到他的,请你放心。”

  两人以两种不同的心境同时挂了电话,曹国宁立马吩咐秘书致电格尔木方面,让他们第一时间展开紧急寻人,另一方面联系中国驻印度大使馆,尽快联系当地主办方找到了曹慧。

  不久之后,在各方协调下,终于将曹慧联系上了。

  “大哥,什么事情这么急?”曹慧纳闷,心里也在揣测,他大哥干的是刑侦工作,多年来练就了沉稳冷静的性子,她想不出来他有什么事情令他不惜通过大使馆来找她。

  “是曹局家里失窃了,还是又被嫂子罚跪戳衣板了?”曹慧开口就挪揄她大哥。

  “小慧啊,你先冷静的听我说,你得先有个思想准备。”要是换作其他时间,他或许会与他妹妹瞎掰几句,可是关系到她婆家唯一的一个独苗,他知道那小子在她心中的份量。

  “哥,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你可别吓我?”听闻曹国宁的语气,她隐隐的觉得有一股不详的预感,心里惴惴不安起来。

  “阿山在格尔木南区的唐古拉山镇联系不上了。”

  “什么?”她一下子懵了,如坠五里云雾。阿山联系不上?是失踪了?还是什么?她不敢继续往下想下去。

  “哥,什么叫联系不上了?”曹慧全身发抖。“哥,你的意思是阿山失踪了?现在生死未卜吗?”

  “不是生死未卜,只是暂时的失去联系而已,也不想想那小子是什么人,他可是一匹野狼,哪能说消失就消失了。不用太担心,相信不久之后就会有好消息传来。”

  “哥,就连我都不知道阿山去了青海,你从哪里得到的消息?”

  “小慧,你冷静下来,不一定是失踪了,说不定那小子还在藏区哪个不知名的小地方,只是没有信号而已。”曹国宁放缓语气,尽量平稳的与她交谈。“小慧,你别着急,我已经吩咐人联系了格尔木那边的,相信很快就会有消息传来。”

  “哥,你告诉,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一个小时前,接到一个电话,那人自称是那小子的战友,叫洛桑,说半个月前在唐古拉山镇那小子找他要他当警察的弟弟的电话,说是在当天晚上遇到一群不明身份的人追杀一个男人,那男人临死之前给了他一个移动盘,而且那些不明身份的人手中还有枪,那些不明身份的人的目的就是那小子手上的那个移动盘。但洛桑弟弟调到新疆,就找了之前局里的一个同事,正好那同事的妻子要去沱沱河教学点支教,让他把移动盘给这位老师,可是后来听说,那老师说没有人去找过她,也没有拿到移动盘。”

  “哥,你的意思是,阿……阿山……他有可能……”曹慧双腿发软,好在身边有同事一把扶住了她,她才免了坠地的危险。

  “小慧,你冷静,现在这都是我们的推测,真实的事情是怎么样的,我们还不知道,不要先下论断。”

  “哥……”曹慧顿时间大哭,毫不在乎自己的领导形象,情不自禁的在会议厅外嘶声力竭的嚎啕大哭。

  “哥,我求你,不管用什么方法,一定要找到阿山。我没孩子,一直把他当做自己的孩子,他是我活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依靠。哥,你帮帮我,你帮帮我。”

  “哥,阿山是苏家唯一的孩子,苏斌和姐姐、姐夫走了,现在爸爸也走了,整个苏家就剩下他一个独苗了,要是阿山有个三长两短,百年后我没法下去见他们的。哥……哥……”

  “小慧,你放心,哥一定帮你找到他。你尽快安排回国,我让秘书小伍到机场接你。”

  “谢谢哥。”

  “小慧,保重身子,别高血压又犯了,到时候耽误事。”

  “知道了,哥。”

041 危难的时刻方才能见人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