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42 霸道女王踏上了西行的路

  在山城北区的袁氏医院的一栋独立小楼里,放眼望去,就像城中高楼林立的大厦里包围着一栋小别墅,这一栋小楼立在医院的其他楼里显得鹤立鸡群,格格不入。

  此时此刻,二楼的落地窗前,一个落寞孤寂的身影,背绷得笔直,静静地矗立在窗前,一动也不动,站成雕塑一般,静止,永恒。

  一张俏脸略显苍白,不施粉黛,略带病容,平淡无波的脸上不辨喜怒,一双眸子只是平静的望着窗外秋风中那些翻飞的落叶。

  自从她醒来过后,她就被安排在这间高级的病房里治疗,窗外的景色无疑是她最熟悉的山城。她明白了,在她昏迷的时候,她被江云带回了山城。

  病房外,全是黑衣男人轮番守着,进出病房的医生和护士无不战战兢兢、小心翼翼的,完全将她视为一个有生命的物品,无论她发狂怒骂,摔打东西,拒绝接受治疗,他们都才沉默以对。刚开始的时候,她还有心情和他们闹腾,后来,她累了,身体恢复了能下地了,也就失去了和他们周旋的兴趣了。

  她知道,这一切都不是他们所能解决的。让她陷入被动处境的关键人物是江云。

  昨天,她在护士的药品单上看见了时间,算算时间,她和高山分别了半月有于了。江云能够做出将她软禁在医院病房里的这等事情来,也算是和她撕破了脸。

  如此一来,高山也就危险了。

  在她的心里,已经有了最坏的准备。

  她笃定,在她昏迷之后,江云一意孤行的将高山丢在了雪山,任凭他自身自灭,自求多福。

  她的视线落在窗外远处的那座大山上。

  她对着大山喃喃自语着。

  “高山,你还活着吗?”

  “我希望你还活着,我不是怕我多背负一条人命债,而是善良的你值得好好的活着。”

  她的眼眶突然有些发热,鼻头也有些发酸。

  “高山,你一向虔诚的信仰佛主,大慈大悲的佛会眷顾着你,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你一心行善,佛主会照拂于你。”

  “高山,你在哪里?我相信你还活着。身体怎么样了?伤口没有好好的包扎?有没有到医院去治疗?伤成那样会不会落下什么病根?”

  “不论上穷碧落下黄泉,我都要找到你。找不到你,我覃四儿拿命来陪你,我的命,江云的命,还有那群狗腿子的命。”

  “高山,你知道吗?我们都是有故事的人,你的眼睛和我一样,显着藏不住的秘密。虽然你压抑着自己,可你的欢笑、你的痛苦、他你的无奈、你的无助都一一印在你的双眼里。你的一切都深深的烙在我的脑海里,深到不会因为时间的洗礼而有所褪色。”

  “没有认识你之前,我肆意消耗生命,抱着今生最后一程的信念去西藏流浪。可现在,为了找到你,我才明白什么都没生命和时间来得重要。”

  “命运常常喜欢捉弄人,喜欢安排错的时间遇到对的人。可我覃四儿不信命。因为我还活着,那我们就不会是两条相交的平行线,交集过后就永无交集。既然我还活着,我们就是两个同心圆,无论在哪里,都在一起。”

  “你等着我,一定要等着我。”

  就在这个时候,病房的门被推开了。估计是她今天站在这里的时间太久了,让外面那些监控着她的人感到了不安了。

  “四儿小姐,你需要静养。”身着黑西装的男人恭敬的看着她。

  既然“哑巴”都能说话了,她的身体也没有什么大碍了,那就今天做个了断吧。

  “过来。”覃四儿淡淡一笑,向他招招手。

  黑衣男人迎了过来,态度谦卑的刚刚说出:“四儿小姐有什么吩咐。”覃四儿一巴掌就甩了过去。顿时,男人惊住了,弯腰低头不语。

  而这清脆的耳光声也惊动了外面的所有的人。三个黑衣人、一个医生、两个护士鱼贯而入,将门口堵了一大堆。看着黑衣男人弯腰低头定在覃四儿的面前,大家心里凉了半截。

  他们有了一个共同认知:这个脾气不好的小祖宗今天是彻底的怒了。

  这个女人是袁院长的未过门的儿媳妇,是云少未过门的妻子,是山城覃家唯一的千金。无论是哪一个人,他们都开罪不起。

  “四……四……四儿小姐。”众人哆哆嗦嗦的站在一边,一副大祸临头的模样。

  “怎么?不哑巴了?舌头又给安上了?”覃四儿哂笑。众人的头压得更低。

  “算了,和你们这些人也没什么可计较的。”覃四儿大手一挥,众人如临大赦。

  “是你们让开一条路来,还是要我自己杀出一条血路来?”覃四儿整理自己身上的衣服,说得漫不经心。

  江云,他真是太天真,天真的可笑。他以为他拿她老爹不疼不爱、外面还有两个私生子的事情来威胁她,她的羽翼就被折断,她就没有后路了吗?

  白痴。

  她向他低头,那是因为她把高山的命看得比她自己的还重。

  她覃四儿在山城的这个圈子里的名声打小都不好,一向都不是一个善茬。

  “四儿小姐,容我给二少报告一声。”说话的是刚才被覃四儿掌掴的男人。

  “你随意。”覃四儿随手扯来了花篮上面的扎花的彩带,扎上马尾,一双染霜的眸子直勾勾的打量着众人。

  “对了,你顺便给我带句话给江云,就说:要是我那朋友死了,让他在山城好好等着,我覃四儿找他偿命。”说完大步流星的出了病房。

  高跟鞋在地板上发出一阵阵清脆的响声,声音由近及远,直到消失。

  这时候,病房里所有的人才如梦初醒,尖叫的四处乱窜,像一群无头苍蝇。

  覃四儿一路畅通无阻的出了医院,在医院门口拦了一辆车,先回家取了股权书与户口本,拖走了一只空箱子,来去一阵风般,在众人还没有从兴奋的状态中清醒过来时,就潇洒的离开了。

  出了家门,中途换了几辆车,然后她再包了一辆出租车,就连价格都没有问,就让司机上了路。

  接着她就去了一趟派出所,砸了重金重新办了一张身份证。拿到了身份证立马往银行赶,在去银行的路上,正好途径卖通讯器材的商场,连车都没有下,就让出租车司机下去帮忙买了两支Iphone、一部卫星电话、和几张电话卡、以及几支充电宝,最后再让出租车司机载她去了银行。

  因为她要支取的是大额的现金,之前没有提前预约,所以在银行耽搁了一些时间。

  最后等她从银行出来,已是太阳西沉,月上中天了。

  “师傅,去江北机场。”她埋头忙着搜索最近的一趟航班,不管天南地北,越远越好,最后,直飞香港的时间最近,她果断的下单,付款,然后等待出票。

  “妹儿,这是要离家出走啊!”出租车上了机场高速,老实敦厚的出租车司机想好好劝劝她。

  “离家出走?”覃四儿笑。“我是出征。”

  “出征?”出租车司机被她的回答给逗笑了,这些年轻人的思维他是跟不上了。“妹儿,真是会说笑。”

  机场到了,覃四儿给了出租车司机一叠厚厚的毛爷爷,然后笑说:“师傅,你今天见过我吗?”

  这些开出租车的,哪个不是人精,立马把头摇成拨浪鼓。

  “谢谢。”

  最后,她在机场的免税店买了一身的行头换上,然后乔装打扮一翻,换登机牌,过安检,登机,最后在机舱要关闭的时候,她匆匆找了空乘人员,使劲了挤出两行泪珠来,凄凄惨惨的凑到她耳边就说:“姐姐,我未婚夫养小情人故意要支走我,帮帮我,不要让他们知道我没有飞走,姐姐拜托了。”

  在空乘人员呆愣愣的点头下,她匆忙的下了舷梯。

  等她从机场的出来的时候,又换了一身的行头,然后她在路上拦了一辆车,直奔西环立交而去。因为这里这里有几条通往CD的高速都要途径此地。到了西环立交堵车,真是天赐良机,她选择了一很普通的大众途观车,上前敲车窗。司机是个阳刚的男人。

  “帅哥,去CD吗,能否搭个车,和朋友闹掰了,就给我甩在这里了?”

  “CD男人警惕起来。

  “驴友?”

  “算是吧。”覃四儿一本正经的打开皮夹,抽出一叠钞票递给他。

  “到了CD你把我随便甩个地放下就行。”她看出了他的犹豫。

  “你一个大老爷们儿难不成还怕我吃了你不成?”

  “不方便。”

  覃四儿不管不顾,直接伸手从车窗里开了车门,搬行李箱上车,扔行李箱到后座,然后坐上副驾驶,系上安全带。动作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喂,我同意你上车了吗?”男人看着她甚是无语。

  “你说的是不方便,没说不行。我就当你同意了。走了走了,前面的车动了。”

  男人眼前一群乌鸦飞过。

  在心底咒骂:他今天是遇到女霸王了。

042 霸道女王踏上了西行的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