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61 从此得肩负寻真相的重任

  高山到了唐古拉山镇,大脑毫无预警的支配着他的行为,竟然在他无意识的情况下,直接将车开到了他们初次相遇的地方。

  街还是那条街,房还是那座房,灯还是那盏灯,一切都被时间掩盖,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如果,那夜他没有出现在那里,后面的事情是不是都不会发生了,或许他现在已经见到了活佛,了了他外公的遗愿;或许,他正在埋头整理她妹妹失踪的线索;或许,他已经查出他爸妈车祸的原因;或许……

  此时,他已经想不起来那夜覃四儿他为什么会站在那里。

  一切都像天注定,冥冥之中自有安排。

  覃四儿,希望你的手上没有沾过鲜血。

  高山在街角停了很久,离开的时候留下了一地的烟屁股。

  翌日,天刚亮,高山就退了房去寻扎西顿珠,可学校的老师告诉他,他请了假在家养病,于是高山问了地址又马不停蹄的赶去了他家。

  高山站在台阶下轻轻的敲门,来开门的是一个有着耄耋之年的老奶奶。

  “扎西德勒,莫拉。”

  “扎西德勒。孩子,你找谁?”老人慈眉善目的冲他笑笑。

  “莫拉,我找扎西阿叔,扎西顿珠,这是他家吗?”老人点点头,亲切的摸摸高山的额头。

  高山随着老阿妈进了屋,绕过佛堂,进了一偏房,高山环视了四周,是纯藏式家具和摆设,一股亲切之感油然而生。老阿妈指了指侧面的门,示意他进去,她则返回了佛堂。

  高山撩开门上的帘子,就看见扎西顿珠靠在卧榻上,一脸哀伤的望着窗外。高山见他平平安安的躺在那里,心里轻松了几分。

  “扎西阿叔。”

  扎西顿珠听到人声,慢慢转过头来,见是高山,一下子吼了出来:“高山。”

  高山从卧榻上坐了起来,掀开被子冲下床来。

  “高山,你还活着,你还活着,佛主保佑。”扎西热泪盈眶,激动的握着他的双臂,然后步履蹒跚的冲出了偏房,直奔佛堂而去。只见他双膝跪地在彩色的蒲团上,朝着佛龛里供奉的佛像不停的叩拜。

  “多谢佛主保佑,多谢佛主保佑,多谢佛主保佑,多谢佛主保佑……”

  高山见此情此景,眼眶也氤氲出一层雾气,他没有想到,他的到来对的影响有这么的深,他深吸一口,收拾好情绪,准备上前将扎西顿珠搀扶起来,后面突然传来一道温润的嗓音:“让他尽情的哭吧,他这一多月来,活成了行尸走肉,如今倒是活成了人了。”

  高山望了望一旁的莫拉,转过身去,佛堂的门口外面立着两个人,一个儒雅的夫人,能说这般话的,想必她就是扎西的妻子了。她的旁边还站着一个年纪相仿的汉族男人。

  两人背着光,他看不真切他们,只看见那夫人一头花白短发,微微上卷,戴着眼镜,穿着汉人的服饰,手里还提着一篮子的新鲜的蔬果,看来是刚从市场回来的。

  她身旁的男人也戴着一双眼镜,一身藏青色的中山服,定定的立在一旁,只是一双眼睛直勾勾的打量着高山,他的目光深邃,悠长,还带着一丝的探寻。

  “扎西德勒。”高山微笑问好。

  “扎西德勒。我是拉姆,扎西的妻子。”拉姆放下篮子,一脸慈祥的走进了佛堂,拉着高山的手就激动的说着:“想必你就是高山了,你们在雪山的遭遇,扎西都告诉了我,他从雪山回来,就陷入深深的自责当中,他说他后来折返回去找你们了,他看见那姑娘被一群人给带走了,你也不知道了去向,他悔不当初,一直责怪自己忘恩负义的抛下你们独自跑了。接着他又找人去牧区打听了你的消息,无果而终,反而在牧区带回来一个噩耗,说是有一户牧民,兄弟两人一家五口人,还带着一个孩子,在家里被杀了,所以自那之后就病倒了,药水不进,一蹶不振。”

  “阿婶,你是说普布一家被人杀害了?”高山的声音陡然间提升了十几个分贝。

  拉姆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点点头。

  这时候扎西也老泪纵横的站了起来,一脸的悲怆。

  “我雇了一个牧民去雪山里找了,他到了那里,羊圈被破坏,牛羊四散,帐篷也倒了,帐篷里被翻得底朝天,到处是动物的脚印,最后还在帐篷里找到了三具残缺不全的尸体,回来报了警,警察确定了那就是贡布一家,只是贡布和多吉不见了踪影,警察在雪山搜寻了几天几夜,也没有音讯。茫茫雪山发生的命案,警察也无从查起,现场到处是动物留下的痕迹,就以棕熊下山袭人结了案。”

  说道这里,扎西的一脸的凄凉。“那哪里是什么棕熊袭人,分明就是遇害了,分明就是被人杀了,牧民说帐篷里到处是干涸的血迹,只怪我人微言轻,又没有门路,去找人反应情况还被人轰了出来,那些人还闯进家来警告我们不要再多管闲事了,可怜那一家善良淳朴牧民。幸好,高山你还活着。”

  听到这里,高山呼吸不畅,全身发颤。他没有想到他还是给贡布一家带去了一场无妄之灾,他痛心疾首,悲痛万分,善良的贡布、憨厚的普布、温柔的白玛、纯洁的梅朵,还有那活泼的多吉,他们应该有美满幸福的人生,这一切都是因为他们的造访才让他们遭受了灭顶之灾。

  为什么好人没有好报?为什么?为什么?

  顿时间,心凉如水。

  这一切因那个移动盘而起,他发誓无论要付出什么代价,他一定要查清楚事情的真相。

  高山突然意识到,扎西知晓真相,是一件危险的事情。一旦事情有变故,那么扎西一家就会有生命危险。这些人既然能跑到家里来,那就暴露了。

  该怎么办?

  无论他现在有多么的愤怒,他都得冷静、镇定,他得未雨绸缪,提前做好万全准备。

  突然间,他觉得的他肩膀上的担子更重了。

  “扎西阿叔。”高山上前一步,双手握着扎西顿珠的肩膀,一脸的郑重。

  “扎西阿叔,你先收起悲伤,仔细听我说。那群人我和他们交过手,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他们背后有人,身上有枪,横行于世,我们首要的任务就是要自保,所以,从现在开始,你不要向外人道这件事情,无论是谁,一定要守口如瓶。其次,得在他们发现之前搬家,这里危险,不能再住了,最好远离唐古拉山镇,如果你找不到地方,我来给你安排。你去学校请长假,就说你生病暂时不能胜任学校的教学工作,需要到大医院就医在,以避人耳目。最后,你得配合医生治疗,按时打针吃药,把身体养好,有了身体一切才有可能。”

  “一定要搬家吗?”拉姆一脸的急切,现在危险到了需要搬家躲避的程度了吗?

  “小伙子,你可要知道,举家搬迁可不是一件说走就能走的事情,不到万不得已,不能走出这一步。”跟着拉姆一起回来的中年男人说道,他的意见得到了其他几人的中肯。

  “荆波说的是。”拉姆点头,立马有补充道:“这位是荆波,我的合伙人,住在家里,我们合伙开了一家医馆。”

  高山冲他点点头。

  “小伙子,你知道举家搬迁对我们意味着什么吗?”荆波对高山的决议有些不赞成。

  “阿叔,不是举家搬迁,我们只是收拾简单的行李和贵重的物品离开,对外只说出门替扎西看病。我现在也不能百分之百的肯定那群人就会找来,我们现在这样做也是防范于未然,一旦有事情,我们才有应对的时间,否则事情真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那一切就晚了。普布一家惨痛的遭遇,就给我们敲响了警钟,我们得做好完全的准备。”

  “这……”荆波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但是这个年轻人的话说得甚是有理,他是深有体会,如果当初有人能提醒他们,他和他的朋友们也不至于沦落至此。

  “阿妈,我们怎么办?”扎西有些动摇了,他想征询他阿妈的意见。

  “小伙子,一定要搬家吗?我们在这里住了一辈子,能上哪里去呢?”

  “莫拉,你放心,所有的一切都会给你们安排好,等事情真相大白那一天,我一定会把你们接回来的,你们还得站出来替我作证,揭露他们的罪行,让他们受法律的制裁。这是我们唯一能替贡布他们一家所做的事,所以,你们不能有丝毫的损伤。”高山说的斩钉截铁,不容他们有丝毫的犹豫。

  “好。”莫拉点点头。

  “好,就听高山的。”扎西拿定主意,就算从此要逃亡天涯,他也得从大局出发。

  于是,众人分头行动,拉姆和老奶奶在家收拾,荆波带着扎西去学校请假,高山则联系了远在阿里的洛桑,准备把扎西一家暂时委托给洛桑照拂,两人约好在拉萨碰面。

  当天下午高山就带着他们一家悄悄出发了,为以防万一,连带着荆波也跟着一起离开了。

Aemon说
Aemon说:1、高山这样一个正能量爆棚男人,善良,正直,敏锐,果敢,有担当,能肩负,是不是很man?   2、估计高山就要和覃四儿相见了,他们相见,会发生什么呢?   3、这章出了一个神秘的人,大家发现了吗?

061 从此得肩负寻真相的重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