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62 男人这动物是有劣根性的

  高山在约定的地点与洛桑见了面,兄弟二人来不及促膝长谈,高山就接到了曹俊的电话,说是在安多前往班戈的一个检查站出现了,高山立马决定就此与洛桑话别。

  高山仔细的交代了扎西一番,就送走了他们。看着他们车子慢慢远去,直至消失不见,他顿时觉得他肩上的重担越来越重了。收拾好心情,就在拉萨做了充足的补给,吃穿住行,医药物品全都考虑周全,还特意为覃四儿准备了氧气袋和测氧仪。

  自始至终,他都确信,那是覃四儿,如今,车的线路正一步一步朝他预判的方向靠近,高山再也按捺不住,于是补给完毕就直接上了路。

  双湖,羌塘的腹地,西藏那曲地区最靠近无人区的一个县,它东临安多,南接班戈与申扎,西毗邻尼玛,北跨可可西里,地广人稀,是名副其实的‘无人区’。在双湖,除了巍峨的雪山、壮阔的冰川、和莽莽的荒原以外,就剩下满地奔跑的飞禽走兽,他就不明白了覃四儿为什么一定要去那里寻找天堂。他原以为他在雪地里的那番话打消了她的念头,没有想到她当成了耳旁风,一个人闯了去。

  明知道自己身体不好,还偏偏要去送死,她就这么想死吗?大千世界,风景秀美的地方多了去,为什么一定要去那地方找虐?这该死的女人,他竟然拿她一点办法也没有,他现在这样火急火燎的追着她跑,一颗心还七上八下的,完全被她吃的死死的。

  她张狂霸气的在医院宣誓了她的所有权,竟然就这样一声不吭的溜走了,她究竟对他上了几分心,在这几分心里又有几分是真,又有几分是假?

  高山一掌拍在方向盘上,喇叭震天的响。

  他心里堵了一口气,无处发泄。于是只能踩着油门,疯狂的追。

  去双湖的路,下了S301县道,大多是土路,车子颠簸驶过,惊起扬尘满天。

  覃四儿一路上踩着飞车,只要过检查站,少不了要被罚款、扣分,还被检查站士兵耳提面命的教育了一顿,后来见她劣迹斑斑、屡教不改,检查站的士兵只能强制性的将她扣押在检查站接受教育,并重新学习交规,这样一来,严重的耽误了她的行程,后来,她也就渐渐的收敛了不少。

  此时的覃四儿,经过长途的奔袭,弄得灰头土脸,一身狼狈,但她却乐悠悠的开着车,悠哉摇哉的往前开,视线却一直盯着后镜中那辆不紧不慢的跟着她的车。

  夕阳西下,落日的余晖洒满了整个大地,在路的尽头,天地相交的地平线上,出现了一幢幢低矮的土房,土房上面还有袅袅炊烟,看见炊烟,覃四儿的肚子开始咕咕咕直叫,这天也快黑了,肚子也饿了,今夜干脆就在此过夜了,等她先祭了五脏六腑再收拾后面那两个臭小子。

  覃四儿妥妥的停了车,看了后面一眼,迈步进了一家顺眼的旅店,旅店里没有一个旅客,老板见来了人,立马用不太麻利的普通话交流,覃四儿顺利的办好了住店手续,安排的吃食,进了间房搁置好行李,就在大门口堵他们。

  覃四儿靠在门口,一脸的云淡风轻,远远的看见土路上掀起的满天扬尘。她踢踢脚下的小石子,耐心的等着。车子的越来越近,扬尘越来越大,覃四儿冷哼一下,又望了望远方,路的尽头,有一个小黑点正在缓缓的移动。

  两个男人下车来,打断了她的视线。

  “这样有意思嘛,两位帅哥?”覃四儿一脸若有似无的笑容挂在脸上。她就知道,堵在门口一定逮得住他们俩。

  “哟嗬,这条路原来是你家的啊?”李翔一脸的调侃。“早说嘛,那我就走其他道了。”

  “没有想到,覃小姐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土豪呢。这一路来,几百公里都是你家的,今后我们就跟你混了。”周末也跟着起哄。

  覃四儿一脸笑,然后冲周末勾勾手指。

  周末也笑,摸摸鼻头,移动了过去。周末笑问:“做什么?”

  周末已经近在咫尺,可覃四儿还是嫌不够,仍旧勾着手指,周末楞了一下,以为她有话要说,于是头靠了过去,就在他靠过去的转瞬即逝之间,覃四儿抱着他的头,往墙上撞了过去。

  一旁的李翔见到这滑稽的一幕,立马破口大笑起来。

  “妈的。”周末被撞得头昏眼花,眼冒金星,破口大骂。“你疯了啊,拿我脑袋去撞墙?”

  “我这不是想让你长点记心吗?”覃四儿拍拍手,还使劲的在衣服上蹭了蹭,一脸嫌弃。刚刚还笑面如花的脸上立马浮上一抹厉色。

  “跟着我做什么?”

  一旁的李翔见这模样,摇摇头甩甩脑径直进了旅店。

  “跟你?”周末见她变了脸色,也变得正经起来。“覃大美女,难不成这条路还真是你家的?”

  “你继续嘚瑟。”覃四儿抱拳冷眼和他对视。

  “覃大美女。”周末双手插兜,眼睛与她正视。“外地人进藏走西北大环线,一般有两个方向,一个是双湖,一个是普兰。从班戈县出来,沿S301省道一直走下去,那是去尼玛县的方向,去这个方向的人大多是奔着冈仁波齐和玛旁雍错去的。而我和我的朋友,下了S301省道,再上X51县道,那是奔着双湖去的。怎么可能因为你我目的地皆是双湖就说我跟着你?再说了这藏北一路上壮美神奇的风光,吸引你的同时也吸引我,我就慢悠悠的走,怎么了?难不成有点文艺青年的情怀在里面还碍着你了不成?”

  “继续。”覃四儿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要是他真的如他所说那般无欲无求,他能屡次在检查站等她?而且最长的一次还是一天?

  孤身出门在外的女人,总会让这些荷尔蒙爆棚的男人浮想联翩。在城市的樊笼里待久了,来到这一望无际的旷野,要想尽情的释放一下本能,无可厚非。但是,他找错了对象。

  “装,你继续装。”

  周末心一紧,覃四儿这双摄人心魄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你让你会心慌意乱。

  但越是这样,他的兴趣就越浓烈。

  他坦然的道:“是,我被你吸引了,从第一次在路边遇见你,我就被你吸引了。你孤身深入藏北,我怕你有危险。”

  覃四儿在心底盘算他的话有几分是真,有几分是假。要说危险,两个人高马大的大男人似有若无的跟在后面,那对于她来说才是最大的危险。

  “哄小姑娘的那一套在我这里行不通。”覃四儿不急不缓的靠了过去,在他耳边低低的说。“有人说,我是吃朝天椒长大的,你知道吗,真是说到我心坎上了。”

  “红辣椒?”周末挑眉,一脸轻佻的跨了过去,单手将她抵在土墙上。红辣椒是吧,他倒要看看有多辣。

  “放手。”覃四儿面上一沉,抬眸瞪着他。

  “不放。”周末笑得一脸的春风。

  覃四儿怒了,扬手就要甩过去,却被薛飞一掌扣住。与男人较量力量,大多数女人都讨不到便宜。

  男人都是有劣根性的,越是有挑战的,越是想要征服。

  于是周末的猛了扑了过去,强吻了上去。

  就在这时,路边上那个移动的小黑点变成了一个四轮的越野,在进村之前四处瞭望,准备找一家顺眼的旅店住下,可就是这一望,一辆红色的牧马人出现在他的眼前,他油门踩到底,车子跟了过去,陡然间那一串刻入骨子里的车牌号码硬生生的闯入了他的眼帘,他猛的一个急转弯,轮胎在地上摩擦发出巨大的声音,惊动了在墙角缠斗的两人,高山见转角的墙角有人,扭头望了过去,顿时间他血液凝固,整个人僵直在那里。

Aemon说
Aemon说:高山见了这样的场面,是扭头就走,还是下去掐一架呢!

062 男人这动物是有劣根性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