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68 那些都成了遥不可及的梦

  高山和覃四儿两人简单的吃了早餐,决定返回之前的村庄,继续向北往双湖的深处走。

  “车怎么办?”覃四儿看着她光辉的杰作,一脸的得意。

  “先放着,我找人来拖走。”

  “高山,你没病吧。这车才值多少钱,拖车的费用就够买辆新的了,白菜盘成肉价钱,你傻啊你!”

  “也不看看这是谁搞出来的。”高山瞟了她一眼,言下之意就是:要不是你,能搞出这么多事情来吗?

  “对于保护环境来说,这点钱不值得一提。”

  他爱这荒原,就爱着它的一切。覃四儿对眼前的这个男人更佳的刮目相看,她只能用博爱来形容。

  “好。”

  两人上了路,由高山来驾车,覃四儿埋头在后座一阵捣鼓,然后拿出一个包,翻回副驾驶室。

  “有样好东西,你肯定喜欢。”覃四儿献宝似的在他面前吆喝。

  “看,我们在这里。”昨天追在他后面的时候,看他在附近绕了两圈,她就知道他是迷路了。

  “有这宝贝,你不早拿出来?”高山气得吹鼻子瞪眼睛,一掌拍在她的后脑勺。“你欠收拾,诚心的找茬,是不是?”

  覃四儿心虚的低头,假装研究系统。

  “拍傻了,你养啊?”覃四儿撅嘴瞪他一眼。

  “养,怎么不养?”高山笑。“旺财吃什么,你就吃什么。”

  什么?旺财?阿猫阿狗?

  “当宠物养着也不错。”覃四儿突然凑了过去,在他脸上啵了一口。“现在宠物要听歌,要听仓央嘉措的情歌——玛吉阿米,而且要听藏语的,你唱不唱?”

  “矫情。”高山瞟了她一眼。

  “唱不唱?”

  “不会。”高山憋着一脸的笑意,这女人就是故意的。

  “你这CD里不是有挺多的吗?随便放一首不就行了?”高山打开车载音乐播放器,顿时悠扬的曲调立马传了出来。

  覃四儿趴过去,立马给他关了。

  “那降低档次,童谣。”覃四儿直勾勾的一双眼睛盯着他。

  高山心底只浮现出两个字:魅惑。

  “你要我女儿,我立马得给你唱。”高山摸摸她的头顶,摆明了不唱。

  覃四儿听了,立马乐了,冲他俯过身去,在他耳边吹了一口气,含笑的说道:“当你女儿这辈子是指望不上了,不过你开口求我,让我给生个女儿,这还是有可能的。”

  高山傻楞了一会,突然想到在医院曹俊警告他,让他早点安定下来,成家立业,给他舅妈生个孩子,然后让她颐养天年。

  如果造出来个小辣椒,也是一件好事。

  “怎么?这就幻想上了?”覃四儿一掌给他拍了过后。

  “在小多吉家的那天,你不也唱歌了吗?小多吉说叫什么来着,我想起来了,叫《太阳公公》,没错,就叫《太阳公公》,来来来,唱来听听,这完全没得难度了。”

  听到小多吉的时候,高山含笑的面容一下子沉了下来,脚下一个使力,油门立马传出一阵巨响,仪表盘上的发动机转速指针倏地上窜,行进中的汽车一下子冲了出去,惊起黄沙漫天。

  小多吉,那个天真活泼的小男孩,已经永远的消失了。如果他没有造访他家的帐篷,他可以无忧无虑的快乐成长,现在或许在父亲的身边一起放牧,或许在牧场与他的獒疯狂的玩耍,或许在他母亲身边调皮捣蛋。

  陡然间,与她说笑了心情再也没有了。

  敏感的覃四儿一下子发现温馨的气氛变了味。覃四儿扭头,望了一眼高山,可是在他的脸上什么也没有发现。

  “你干嘛。”覃四儿盯着他,不放过他脸上丝毫的表情。

  高山沉默了一会儿,冷冷的道:“就是不想唱。”

  终于,覃四儿确信,她身边的这个男人一下子抽风了。翻脸比女人还快。

  “二两油下锅,还傲起了。”覃四儿骂他。

  高山却一直沉默了,一路上,气氛低沉,车厢里除了风声,就是发动机的转动声。

  两人借着卫星定位仪一路回到了村里,到了村口,就见一群人围在了村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覃四儿见有商店,想买藏式的糖果和坚果之类的,于是淡淡的说着:“停车。”

  高山以为她要去凑热闹,完全忽视她的话,继续往前开。

  “我说停车,你他妈的没有听见?”覃四儿压抑了一路的火气,立马蹭蹭蹭的冒了上来。

  “好奇害死猫,你没有听过啊。”高山瞟了她一眼,继续开。“你一个女人凑什么热闹,一点安全意识也没有。”

  “停车。”覃四儿怒吼,一把拽住方向盘,顿时间汽车向右猛的冲了出去。

  “覃四儿,你发什么疯?”高山踩了刹车,拉上手刹,瞪着她。

  “发疯?”覃四儿一脸的讥笑。

  “你倒是说说,这一路上,是谁在发疯?你倒是说说,你这是那根神经发疯了?”这是之前高山骂她的,今天她原封不动的还给他。

  高山眼神里带着闪躲,一脸的隐霾,他紧咬后牙槽,心里有苦难言。高山抬头仰望天空,太阳高悬于顶,耀眼的阳光照射得睁不开眼。

  覃四儿知道这个闷葫芦一样的男人肯定有什么事情瞒着她,只是这一路来,她都仔细的研究过,可是她真的不知道她哪句话说错了。

  是要他唱歌的事情,还是说要给他生个女儿的事情?前者不至于闹别扭,意思就是后者出问题了?

  她没有想到她的一句玩笑话,竟然让两人的关系忽然降到冰点。她突然镇定了下来,一股淡淡的忧伤笼罩在心头,她望着他,心里堵得慌,难受得紧。

  他不愿意是吧,他只想玩玩是吧,不过,她想的话,他会梦想成真的。她的病情每况愈下,估计也等不到那一天了,即便有那个梦,也成了遥不可及的梦。

  覃四儿盯了他一眼,转过头去,淡淡的道:“不下车了,我困了去之前的旅店,我的行李全在那里。”

  两人一路无话,到了旅店,老板见她又回来了,生意人的本质又出来,带着一群孩子兴奋的夹道欢迎他们。

  覃四儿见了这一群带着高原红的孩子,心情愉快了一点,进了房间,一阵翻箱倒柜的之后,拿了很多吃的出来,馋的一群小破孩直流口水。小孩们欢天喜地的玩去了,覃四儿抿嘴淡笑。

  “你也累了,休息吧。”覃四儿的脸上寡淡无波。

  进了房间,覃四儿扑腾一下子扑倒在床上,扯了被子蒙头不说一句话。

  她覃四儿一向傲慢,高高在上,没有想到被高山一个简单的举动击垮。

  高山,紧攥拳头,今天的覃四儿,仿佛又回到了初次见她的那般模样。易怒,暴躁,冷漠,寡淡。

  他蹲在床边,静静的望着被子里鼓着的那一团。

068 那些都成了遥不可及的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