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69 那些血债我与你一起背负

  荒原上的旅店,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旅店,最多只能算是四面有墙的土房子,在这荒无人烟、野生动物比人多的地方,能有一个遮风避雨的土房子,已是幸事。

  高山静静的蹲在床边,等待覃四儿怒气消融。造成小多吉一家人悲惨的遭遇的人是他,他不应该迁怒于她。他知道,是他做错了,不该吼她,不该给她脸色看,不该在她一无所知的情况下拿话膈应她。

  高山轻轻的推了推床上那鼓着的‘小山包’,可是那鼓着的‘小山包’不理会他,于是他凑了过去,在她头顶低低的道。

  “睡着了?”

  “还生气呢?”

  “是我混蛋。”

  可是床上的人仍旧不理会他,高山不知如何是好,干脆也爬上床躺在她的身后,隔着被子将她紧紧的搂在怀里。

  “是我错了。”

  终于躺在他怀里的人动了动,高山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被子里传来一句沉闷的声音:“那你说,你哪里错了。”

  高山见有了和解的苗头,立马在床上翻了一个方向面对着她,然后伸手小心翼翼的将她蒙着的被子掀开。

  覃四儿静静的望着近在眼前的他,一眨不眨的望着,目光幽深而又深邃。

  她忽然发现自己也是很传统的,遇到了爱情,就期待爱情开花结果。

  没由来的,覃四儿很想知道一个结果,她想知道他得知她抛弃了一切去格尔木找他,他会作何反应。可是,她却胆怯了,她怕听到她不想听的答案。她覃四儿天不怕地不怕,现在却怕了。

  她心底那份似成相识的恐惧感又浮上了心头,这种恐惧来自于对未来的恐惧,这是她从山城返回格尔木绕道蓉城的路上担忧的事。

  她害怕茫茫人海,她找不到他;她还害怕找到了他,他却不接受她。如今看来,她担心的事情都一一应验了。

  他在医院的行为,像一把刀子捅进她的心里,如果,拿现在的心境去直面那个现实,她覃四儿也会做了逃兵,因为,如今的她,像那些坠入爱河的人一样,开始患得患失,容不得有一颗的沙子。

  “四儿,都是我的错,我不该给你脸色看,不该冲你发脾气,不该惹你生气,不该不理你,这都是我的错。你别生我气了,好不好?”

  “你倒是会看人脸色。”

  覃四儿盯着他,久到高山快要以为她的气消了的时候,覃四儿却低沉的说道:“高山,我刚刚蒙在被子里想了很多事情,你要听吗?”

  高山不语,看着讳莫如深的覃四儿,他有些无法适从。

  “高山,或许,错的人不是你,是我。”覃四儿紧盯着高山,他那双不带一丝杂质的眸子,让她有一丝的不忍。

  突然,高山被她冷冰冰的表情吓着了,心里七上八下的,他立马慌了。这样的覃四儿,让他害怕,让他恐惧。

  “我不听,你不要说了,覃四儿。”高山将她紧搂在怀里,下颚紧紧的抵着她的额头,明明将人搂在了怀里,可他发现她离他越来越远了。

  覃四儿一动不动的,淡淡的说着:“高山,或许我们都应该冷静一下……”

  话刚出口就被高山打断了:“四儿,不要说,不要说我不想听的话。”

  高山彻底的慌了,他怕听到她说要离开、要放弃的话。

  “四儿,不要说。”高山低喃着。“从今往后,我再也不吼你,再也不惹你生气,你原谅我好不好?”

  “原谅?”覃四儿低低的笑了。“还没有到那个份上,谈不上原谅不原谅。”

  高山被覃四儿的话弄得方寸大乱。他急了,他心慌了,他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将她也拽起来,他双手捧着她的脑袋,逼着她直视他的眼睛。“覃四儿,什么叫‘没到那个份上’,你他妈的今天给我把话说清楚了!”

  覃四儿挑眉轻笑,她昨天都已经说了‘今后有她’之类的话,她以为她已经说的很清楚了,结果,这混蛋一个字都没有记在心里。

  她一掌扫开他的手,挺起背脊,与他平视。“要说清楚的不是我一个人,你倒是说清楚,你他妈的无缘无故的发什么疯?”覃四儿吼得干净利落,不给他留下丝毫的退缩的余地。

  “高山,你想玩玩是吧,我怕你玩不起。”

  高山双手握住她的肩膀,双眼闪烁着怒火,他被覃四儿的话搞得心乱如麻,以至于他意会错了覃四儿话中的关键点。“覃四儿,你玩我?”

  “你不也抱着玩玩的心态吗?”覃四儿顶了回去。可是面对高山坦荡荡的质问,她却说不出口她是在生那莫须有的孩子的气。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玩你了?从头到尾,都是你强行进入我的世界,你说我玩你?”高山被他她气得够呛。“我发疯了,要从格尔木追到双湖来玩你?是,我承认医院的行为是我错了,我是有苦衷的。”

  “苦衷,什么苦衷?”覃四儿心里一喜,原来是她患得患失的多想了,但是在医院里的受的那股邪火,她试图压制了很久,可就是压制不下去,她才选择继续不吭声的离开,昨天毫无预警的见到了他,她对他所有的怨怼都被兴奋和激动给淹没了,既然今天他提起了,她势必得要问清楚,这是他欠她的,他必须得还了。

  高山突然沉默不语。

  覃四儿的怒火蹭蹭蹭的上来了,她使尽全力推开他,猛的一脚向他踢了过去,高山毫无防备,一个踉跄栽下床去,顿时间立竿见影般传来哐当一声。

  “你哑巴了是不是?”覃四儿站在床檐,居高临下的望着他。“还是你觉得我们就是One Night Stand的关系,你不屑讲,我也没有资格听?”

  高山被摔得眼冒金星,听到她的话,顾不得疼痛,慌忙的站了起来靠了过去。他知道或许是他在医院的行为让她成了惊弓之鸟。“不是的,覃四儿。”

  他扬手搂着她,头靠在她的胸口,可以听得见她砰砰砰的心跳声。

  如果,他要想把她留在身边,他就得对她绝对的坦诚。久久之后,他深吸了一口气,慢慢的说道。“你想知道的,我都告诉你。”

  覃四儿感受到怀里的人僵硬了一下,想必是做了艰难的抉择,她的心底却退却了,她这样咄咄紧逼的行为无异于是在撕扯他的伤口。

  “我有一个妹妹,比我小10岁,叫高雨,是全家人的开心果,就在我入伍不到两年的时候,突然失踪了。我爸妈当年是私自结婚的,被外公逐出家门,所以当我爸妈找到外公家的时候,外公却拒而不见,耽搁了找人的关键时间,后来我舅舅站了出来,终于找到了一丝的线索,我舅舅就带着我爸妈上蓉城,再返程的途中,在高速上与来车相撞,车毁人亡。出了这样的事情,我是恨我外公的,后来我才知道,舅舅能够站出来,是外公授意的,外公只是恨她这个女儿狠心,一去十几年不回家,他终究是疼我妈的,所以我也就不恨了。”

  “后来呢?”覃四儿安静的搂着他的,让他静静的靠在自己的怀里。

  “我外公位居高位,儿子是他培养的接班人,这样的打击让他萌生了退下的念头,树倒猢狲散,他的那些追随者,也就渐渐另拜他人门下。外公退下来之后,病来如山倒,身体大不如重前。在医院里他告诉我,当年我的舅舅找高雨时,查到了一个黑市拐卖人口的犯罪团伙,那场车祸死了将近二十个人,却简简单单的被定性为突发交通事故,我外公猜测,他们是被人下了黑手,查了当年办案的民警,全都不在了,这就肯定了他的推测,我得知这个事情以后,一心想要退伍,我不惜借病也要退役,没有想到这件事情被我外公知道了,外公病情加重,没过多久就离开了。”

  听到这里,覃四儿是听明白了,这个男人是怕牵连了她。她覃四儿何德何能,能得到她如此的厚爱?

  “我背负着父母的血债,肩负起找妹妹的重任,我怕我没有时间来爱你,也怕没有能力来保护你,所以在一切来得及的时候,我宁愿短痛换长痛。”

  “那你怎么又想通了?”覃四儿抿嘴浅笑。

  “谁叫我遇到了一个赖皮的女人,想甩也甩不掉。”高山紧紧的抱着她。“覃四儿,谢谢你来到我的身边。”

  覃四儿将他从她的怀里扯出来,双手捧着他的脸,一双眼睛直勾勾的望着他,关于那个莫须有的孩子,或许是她小题大做了。

  她浅浅一笑,带着霸气、带着笃定一脸郑重其事的告诉他。

  “高山,昨天我就告诉过你,你不孤单,你还有我,这句话,我今天再说一次,不管你的身边是刀山火海,我也会不离不弃,你听明白了吗?那些血债,我与你一起背负。”

  “好。”高山眼角眉梢都含笑。一个使力将她抱下床,她顺势环上他的腰,整个人挂在他的身上。她的头低了下去,冰凉的嘴唇落在他的温热的唇上。

069 那些血债我与你一起背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