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73 你可知我的悲伤逆流成河

  这个残酷的现实让覃四儿有些天旋地转。

  在沱沱河边,江云追上了他们。

  他追上了他们。

  他是怎么追上他们的?

  他怎么就追上他们了?

  偌大的雪山,偌大的荒原,他怎就追上了他们?

  原来,他到过多吉家。他江云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找到那个移动盘,他怎么可能放过多吉一家。

  这就是事情的真相吗?

  如果不是,为什么她说她要听多吉唱的《太阳公公》之后,他立马与她翻了脸?

  如果不是,为什么她说那小男孩像多吉时,他脸色大变,然后他一个人跑到这湖边嘶心裂肺的发泄?

  “高山……你他妈的告诉我,多吉在哪里?他们一家在是否还安然的在牧区?”

  高山的脸在转瞬即逝之间变了颜色,他没有想到覃四儿发现了,人在受到刺激的时候,反应最是真实,所以这个问题最真实的答案都清清楚楚的写在了他的脸上,一一不落的全进了覃四儿的眼里。

  为什么?为什么?覃四儿陡然眼前一黑,身子发软,往他身上倒了过来。

  “四儿,你哪里不舒服?”高山紧紧的拽着她不断往下滑的身子,看着她的呼吸逐渐急促,脸上越泛越浓的青色,他乱了心神。

  “你说,多吉怎么了?”覃四儿虚弱的在他怀里质问他。

  高山背脊一凉,迎着她的视线,躲无可躲。最终,深吸一气,慢慢说道:“死了,都死了。”

  听了高山的话,覃四儿脸色骤变,急火攻心,一下子晕了过去。

  “四儿,四儿,你怎么了,四儿?”高山心急如焚。

  她说过的,她身体不好,10年前换过零件,10年后的现在,零件又坏了。

  他想到了她在面对生死的大事之上这么的坦然。

  一股凉气从脚底窜上背脊,直冲脑门。

  刹那间,他方寸大乱。

  “四儿,你撑住。”高山抱起他,往回飞奔而去。

  “这姑娘怎么了?”老者看着他抱着她慌乱的奔了回来,也吓了一大跳,急忙迎了过去。

  “她心脏不好,估计是引发高反了。”

  “快快快,快把她抱进房里,政府备了高反的药在这里。”

  高山抱着覃四儿冲进房里,吓到了里面的老人、女人和孩子。他慌不择路的向榻边冲了过去,轻轻地将她放在榻上,后面跟进来的老者,嘴里说着,手里比划着,瞬间屋子里的立马反映了过来,各自找东西去了。

  而高山则冲了出去,眨眼的功夫又提着急救箱冲了进来,高山给覃四儿开了氧气瓶罩住她的口鼻,年轻的女人立马过来帮忙。

  高山比划着动作,让她依葫芦画瓢,然后拿了针药,给她施针。

  多亏了他在部队待了这么多年,看着年年进藏的新兵抗高反,他从中积累了不少的经验,总算有惊无险的让覃四儿睁开了眼睛。

  这冰川是不可能去看了,得立马赶到医院去,如果情况严重,得立马转到拉萨去。

  一路上覃四儿昏昏沉沉的,即便短暂的苏醒,也没有与高山说一句话,连一个眼神也没有给高山。高山心急如焚,一路踩着飞车往乡里赶,他悔得肠子都青了,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他不会原凉自己的。

  如果他没有带她来看普若岗日冰川他们就不会到这里,如果他没有胡诌她饿了他们也就不会停下来,如果他能看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她也就不会知道多吉的事情。

  如果……如果……可是现实没有如果。

  他猛然间狠狠的抽了自己一个耳光。

  他都忍了这么久,为什么他今天没能忍住?

  到了乡里,见了人问了去医院的路,就直奔医院而去。

  高山在医院的长廊里,坐立难安。医生的话犹在耳边回荡。

  “她的情况暂时暂时控制下来了,但是情绪不是很稳定,不能再让她受任何的刺激,她做过心脏方面的移植手续,而且为了保险起见,我强烈建议你们尽快转院到设施完善的大医院,对她的心脏做一个全面的检查。”

  “医生,你是说心脏移植手术?换……换……换心脏?”

  “是的,所以我强烈建议待病人病情稳定过后一定要去设备先进的大医院做要检查。”

  覃四儿,你究竟来这荒原做什么?你真的是来寻死的吗?

  高山,整个人虚脱了,倚着墙壁瘫坐在地上,眼波流转之间皆是伤悲和无助。两人从狭路相逢开始,到情丝暗潮汹涌,再到不顾一切的千里追爱,以他对她的了解,他只当她那些易于常人的行为是任性,是倔强,可是到现在他才明白,她的那些行为根本不是任性,不是倔强,而是心之所想。他终于敢肯定,在雪山逃亡的那次,他俩在荒原争吵,撕扯,她都是故意的,因为她一心想寻死。

  他们在多吉家谈论到生死问题,她对待人生一世的这个问题,就像对待草木一秋那么的淡然。生与死,她已经看淡了。这世界上有那么多人每天都在渴盼早晨初升的太阳和夜晚浩瀚的星空,即便缠绵于病榻,对时间也是锱铢必较,绝不轻言放弃,为什么她要如此的作践自己的生命,拿生命当儿戏?

  吉对于她的意义,他不是不知道,如今,多吉惨遭不幸,而且他还有意隐瞒真相,他又该怎么劝解和开导她?

  他胆怯了,他退缩了,他失去勇气了。从来没有过的无助,他怕听到她要要找人拼命的话,他还怕听到她不要他的话,他更怕亲耳听到她轻言放弃生命的话。

  他不敢踏进病房一步,更不敢面对她。最后,他去了护士站,拜托护士在门外寸步不离的守着她,他想出去给她买点白粥回来,虽然她一直挂着营养液,根本不需要这些,但是,他想为她做点什么。

  买好了粥顷刻也不敢耽搁就飞奔了回来,当他看见尽心尽职的护士小姐果真在门口守着,他心里一暖,心里踏实了不少。道了谢后,他轻轻的推门进去,他刚踏进去一步,病床上躺着覃四儿就睁开了眼睛,坐了起来。

  “四儿,你醒了。”高山赶紧放了粥,匆忙的跨了过去,紧紧的将她搂在怀里,想要将她放平在床上。“四儿,你先躺下,你需要好好休息。待你好点了,我们就转院去拉萨。”

  “为什么要去拉萨?”覃四儿停止了挣扎,瞬间脸一沉。

  “我不去,我要去唐古拉山镇,我要去唐古拉山镇,高山。”

  “我现在就要去唐古拉山镇,我现在就要去。”覃四儿挣扎着扯了吊瓶,拼命的想要翻下病床。

  “四儿,等身体好点再去,好不好?”高山低语。“医生说你接受过心脏移植手术,现在必须要静养,四儿乖,我们听话,好吗?”

  “高山,你告诉我,那是谁做?”覃四儿拽着高山的衣服,怒红了双眼,凛冽的眼神像尖刀,一刀刀的剜着高山。

  “是江云吗?”覃四儿怒吼了出来。“你说,你说,是不是江云。”

  “四儿,你先冷静一下,”高山试图安抚她的情绪,可是覃四儿一脚给他揣了过去。

  “我没法冷静,没法,你听清楚了没有?”覃四儿撕心裂肺的吼着。“多吉我把她当成我的弟弟,死的不是你的弟弟,我没法像你一样做到冷漠无情。”覃四儿怒发冲冠。

  “他们一家救了我们,我们却害死了他们一家。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这无异于是恩将仇报,高山,这是恩将仇报啊!高山,你为什么要瞒我,你有什么资格来隐瞒我,你告诉我,你有什么资格,你说啊你说啊。我是这么的相信你,担心你,爱你,可你为什么要瞒我,你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覃四儿怒指着他,心里悲伤成河。

  她为了他,不惜与过去决裂,可他是怎么对待她的?拿谎言搪塞她,隐瞒她,如果不是他异常的行为出卖了他,他不是不就准备隐瞒她一辈子?

  “四儿,四儿,四儿……”高山紧紧的搂着她,可是她发疯了一般的,不受他的控制。“四儿,四儿,身体要紧,四儿,等你身体好了,你要打要骂,我都随你好不好?你想知道什么,我都会告诉你……”

  “是等我死后吗?在我坟前告诉我吗?”覃四儿推开他,一双潋波的眸子狠狠的瞪着他。

  “四儿,我不准你说这个字,不准。”高山心颤,这样的话,对他来说就是致命的伤害。

  “不准?”覃四儿低低嘲笑了起来,然后敛去了所有的表情,冷若冰霜的看着高山,一字一句道:“高山,我没有告诉过你,我来藏区就是寻死来的?”

073 你可知我的悲伤逆流成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