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76 他们的默契只需一个眼神

  高山与覃四儿沿着G109国道一路马不停蹄的往青海赶,路过唐古拉山镇,两人皆默契的没有选择在唐古拉山住宿,一致同意连夜赶往格尔木,两人随意找了家快捷酒店住下,准备第二天去车行退了车,然后转道西宁再前往阿尼玛卿山。

  覃四儿远远的看见了车行的牌子,看高山轻车熟路的直奔而去,覃四儿侧目,带着高深莫测的眼神打量着高山。

  “你的车是在这里租的?”

  高山回以一个大咧咧的笑脸,那脸上写满了两个字:“你猜?”

  “你知道这车是在这里租的?”

  高山还是笑而不语。径直将车子看进了车行。红色的牧马人刚停稳,车行里的男人们皆纷纷跑了出来,围了上来。覃四儿的疑问还没有得到解答,看着围上来的男人,立马皱眉。

  “美女,你回来了?”开口的就是那个车行的老板,桑吉。他身后还跟着一帮青涩的大小伙子。“你看看我这帮小弟看见这车回来了,像没见过女人似的都冲出出来。”

  敢情这些良莠不齐的男人都是冲着看她来的?顿时间覃四儿眼前飞过一群乌黑,黑压压的一片。

  而高山的心中则是雪亮雪亮的,浅浅的说了一句:“到处拈花野草的,覃四儿,你行啊你。”

  覃四儿比窦娥还冤,只能感叹,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措姆也是我惹出来的?”覃四儿立马补刀。

  高山碰了一鼻子灰,狠狠的抹了一把鼻头,率先下了车。

  车行老板愣了一下,不可置信的望了望高山,又侧身瞅了瞅副驾驶的人,一头雾水。

  覃四儿下车来,高山一掌将她拉入怀里,宣誓主权的意思十分明显,就像那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兄弟,原来你打听的人就是覃小姐啊!”桑吉摇头感叹,脸上挂满的笑容。男的俊,女的俏,还真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对。

  “桑吉大哥,还对亏了你,让我找到了她,要不是你,我现在还不知这女人在哪里撒野呢?”

  高山拉着覃四儿的胳膊,跟着老板往里走。

  顿时间覃四儿脑袋嗡嗡作响,她负气一走,什么也没有想,格尔木有多少车行,他究竟费了多大力气才找到她的?如果换做是她,这么多车行,她能坚持下去一个个找下去吗?

  “高山,我不是故意的。”覃四儿反手紧拽着他的胳膊,一脸的真诚。

  高山知道她的意思,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一手搂在怀里,拍拍她的后背,此时无声胜有声。

  车行老板桑吉让人检查车子,然后带领两人在接待室坐了下来。

  “今天就退这一辆车?”桑吉好奇的问着。

  “桑吉大哥,对不住了,我租的那车在路上发生了点事故,完全报废了,麻烦核算下车损,我全额补偿。”

  “出车祸啦,人没事吧。”桑吉关切的询问着。

  “人没事,就是车毁了。”高山看了覃四儿一眼,覃四儿心虚,眼神立马转向他处。

  聪明机灵的老板立马明白了怎么回事,立马说道:“车是小事,人没事那就谢天谢地了。那车啊,值不了几个钱,我让我媳妇给你们算算。旺姆,把这单子拿去定损。”

  旺姆手上有客户,正在忙碌,桑吉只好自己前去。一会过后,桑吉拿了单子过来,就看见他们在商量着路线,一脸兴奋的望着他们。“怎么,你们打算去阿尼玛卿山?”

  “对,这不正研究路线来着。”

  “马年转山,羊年转湖,今年是藏历马年,平常年转神山十三圈还一个愿,马年转神山转一圈就可还一个心愿,还可以额外增加12倍的功德,所以我们车队决定要去神山阿尼玛卿山转山,要不和我们一起走?”

  高山大喜,望了望覃四儿,两人眼神在空中交汇,默契十足。

  “那真是太好了。”

  “你们汉人有句俗话,叫什么来着: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就这样,高山和覃四儿在第二天清晨,就跟着桑吉的车队浩浩荡荡的出发了,高山和覃四儿还是乘坐他们租的那辆车红色牧马人,两人与车队平摊了这一路的费用过后,另外付了返程转道西宁的包车费,桑吉不肯,但在高山的坚持下,还是接受了高山的好意。

  车队浩浩荡荡的在路上走了两天,是在第二天半下午的时候到达雪山脚下的下大武乡的,很多人就把这里当成了转山的起点。桑吉带领着众人找了一块宽阔平整的草甸子,就在草甸子上就地扎了两个大大的黑帐篷,男人一个,女人一个。桑吉好意邀请高山也住到黑帐篷来,但是被高山婉拒了。于是,在覃四儿的监工下,找了稍远的的草甸子,一个人正苦逼的扎着帐篷。

  “四儿姑娘,索玛拿掉了登山杖,我们准备去乡里买,顺便去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可买的,今儿在赶集,乡上的人可多了,你要一起去吗?”桑吉媳妇旺姆在黑帐篷边上大声的呼唤着。

  四儿跃跃越试,可是被高山拦着。

  “旺姆阿佳,你们先去,我们待会就来。”虽说这也就是几百米的事情,可是高山却要时刻将她放在眼皮子底下才安心。

  于是,旺姆就带着一群女人先行去了乡里。覃四儿坐在草地上,看着旺姆的背影,心里羡慕坏了。

  覃四儿怏怏的坐在草地上,她扯青黄的野草扔他,拿怨怼的眼睛瞪他,捡地上的小石子砸他,可是高山就是慢条斯理的搭着帐篷,不理会她。她心里跟猫爪似的,恨不得上扑上去,与他撕咬一翻。

  最后,她悻悻然的呈大字仰躺在草地上,拿帽子遮盖着脸,呼呼大睡。

  这时候,远处传来一阵急促马蹄声,马的嘶鸣声,人的怒骂声,以及小孩呼天抢地的哭声,铺天盖地的向他们传来。

  “你还跑,我打断你的腿。站住,你给我站住。”一个藏人骑马追着三个小孩子满草地跑。后面还有一人一马,马上还绑着两个孩子。在草地上着的奔跑的三个孩子,分散着跑开了,像雪豹一样,瞪着短腿拼命的往集市上去。

  众人停下手中的活计,都好奇的看向远处,而高山背向,也转头瞟了一眼,莞尔一笑,心理估摸着哪家的牧民又在打骂不听话的小孩,于是也没有上心,继续搭他的帐篷。

  而闲不住的覃四儿,则倏地站起身来,一派怡然自得的模样。“我去参观参观藏族同胞们是怎么教育小孩子的。”

  覃四儿说完,桑吉车队里的那些藏民,顿时间哈哈大笑起来。

  “四儿姑娘,你家男人不准你去集市,是怕把你丢了,这教育孩子的事,可是大家,你得先学着,你就赶快去参观参观我们藏人是怎么教育孩子的,看了回来给我们讲讲和你们汉族家长教育小孩子有什么不同,今后你们也有经验。”桑吉将刚才的那一幕完全是看在心里,所以也打趣她,说完大伙又是一开怀大笑。

  覃四儿面儿薄,瞪了高山一眼,看着高山眼底的笑意,她气不打一处来,扭头就往山上跑。

  “慢点跑。”高山看着她的背影,立马小心嘱咐。“别跑远了,看看就回来。”

  覃四儿跑了一会,又停下来慢慢的往上走了一段路,站在小岗上,静静的打量着他们。而骑在马背上的男人见马上的孩子挣扎着扭着头,他大声呵斥了一声就扭头往望,发现了覃四儿正在看着他,他立马凶神恶煞的瞪了她一眼。

  “看什么看。”那男人用不太流利的汉语呵斥着覃四儿。

  覃四儿盯着马背上的孩子,那颤巍巍的眼神、可怜吧唧的模样还真是让人心生怜悯。

  “用武力是教不好孩子的。”覃四儿斜睨了他一眼,冷声讽刺他。

  “少管闲事。”说完就目不转睛的盯着打马跑来的另一个男人。看着打马往回跑的男人的马背上只扛着一个全身哆嗦的孩子,他迎了上去问道:“怎么还跑了两个。”

  马背上的男人怒气横生的骂道。“养不家的狼崽子,往乡里的集市跑了。”

  “那今晚怎么办?”

  “天黑了再去逮,入了夜,镇子上关门闭户的,看他们往哪里躲。”于是两人打马跑了。

  覃四儿看着两个藏人带着孩子打马跑远了,又站着看了一阵风景,青黄色的山脊山,除了山顶上皑皑白雪,随处可以看到迎风招展的经幡,和造型迥异的玛尼石堆,祥和而又宁静。

  高山说这阿尼玛卿雪山的主峰玛卿岗日的海拔有6282米,可是她站在这里,怎么觉得这座六千级的雪山还没有山城那些延绵起伏的小山丘来得壮观啊。

  看来“月是家乡明”的观念深入她心啊。

  “四儿。快回来,我带你去下面的集市。”听到高山叫她,她转身望了望打马远去的人,慢悠悠的下了山。

076 他们的默契只需一个眼神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