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心为引,血为汤。燃金骨,药方出。

  “来人,准备药鼎”萧林刚刚回到府中,便迫不及待起来。手下人闻言赶紧准备了起来。

  “萧林,身为樊国子民。你竟然敢对皇室动手?”少年大叫着。

  “皇室?哈哈哈哈。。哪来的皇室?樊国早就灭亡。现在有的只是亡国奴,你比谁高贵,你所谓的皇室又有谁会承认?”萧林闻言更加不屑的说道。

  “灭国战争中,你们弃王都不保,安守一隅。王都只需要多坚持三天,到时邻国援兵就到了,自然可以就可以不用灭国。而你们拒昭弃王,上对不起国家下对不起黎民百姓,萧海也就算了,毕竟他也算是保了一城子民,可是你,你都干了什么。你现在和龙腾的一条狗又有什么区别?”

  “呵呵呵,灭国之前,难道我们就不是你们皇室的一条狗了吗?我大哥身为帝国第一高手,为樊国立下过无数战功,就算是当护国将军也是绰绰有余,却被你们发配到这种小地方屈身当一个城主,仅仅是因为惹了二皇子?可是你们皇室又做了什么?需要我们的时候一口一个萧大人,不需要的时候呢?还有这次是你们皇室三皇子与龙腾帝国的皇子发生矛盾,导致两国战争,有凭什么要我们替你们擦屁股?”

  “这种事情如何能怪到皇室头上,夺人妻子,这种大辱如何能接受,更何况还是皇子?”少年大叫道。原来龙腾帝国皇子到樊国游玩时,正好在集市上看上了一个女子,而樊国三皇子也是微服,并没有认出,便发生了矛盾,三皇子一怒之下将其打成了废人,由此便引发了这场两国战争。

  “当年为你们樊家打天下,我兄弟二人收了重伤,需要皇室金血为药引才能治愈,可是你们,呵呵。大哥一直说算了,可是我偏不,所以当你们需要求救的时候,诏书被我改了,改成了誓死守卫新城,不得出击。。哈哈哈”萧林讲真相道出,感觉自己像是干了一件很伟大的事情。

  少年早已经气的连话都说不出来。“来人,给我们皇子更衣”

  樊国皇室,一直是这大陆最为奇特的大族,以皇室心为药引,用血做汤,焚烧金骨煮血,练出来的药足以治愈各种内伤。而且功力还会大大的增加,所以灭国战争中,大部分皇室都难以逃脱这种命运。

  少年很快便被洗好带上,可以说身为皇室,最终却沦为药物,不得不说是一种极大的悲哀。少年已经心如死灰。复国无望,从高高在上的皇室变成了这种奴隶般的生活,少年早已经活够了。“萧林,若有来世,本皇子必要将你挫骨扬灰,让你不得好死。”

  萧林嘴一撇。连话都懒得再跟他说。“来人,你们看着他,本座去调息。”

  “是,大人”萧林微微点头便走进了一旁的密室。

  “哈哈哈,如此药鼎,区区萧林也配使用?”这时候声音四起,明明是一个人的声音,却从四面八方而来。让人难以判断来人在何处。

  “何处鼠辈,可敢出来说话,躲躲藏藏岂是英雄人物所为?”守卫大叫到。“哈哈,萧府的人,除了萧海,其他人连人都算不上,还敢跟我大谈英雄之道?”话音刚落,一道黑影从门口破入,一阵风起,风停。

  “不好,人没了”一个反应快的守卫大叫道。这时萧林从密室中急促而出,嘴角还挂着血迹。显然是调息之时听到了动静,受了影响。

  “大人,没事吧?”

  “混账,一群废物,快给我追!”萧林直接一巴掌扇飞来扶他的守卫,怒吼道。“是”守卫吹号,一时间密密麻麻的人从城主府蜂拥而出。待众人走后,萧林眼中出现了一种莫名的神采,眼神虚着,仿佛有股怒火要吞噬一切。

  ----------------------------------------------------------------------------------------------

  鸟语花香,少年慢慢睁开双眼,打量着周围的环境,眼中疑惑。努力回忆着所发生的一切事情,但是脑袋昏昏沉沉,却也什么都想不起来。

  “你醒了?”来者是一个身着黑衣斗篷的人,浑身被包裹着,看不清长相。

  “你是谁??”少年问道。

  “一个弱小的蠢货是不配知道我是谁的”黑衣人轻笑一声,缓缓道出。“你。。。”少年大怒,就要起身,奈何身上有伤,起身吃痛,只能又无奈坐回去。

  “呵呵,看你这样显然是不服气,别说你身上有伤,就算是你生龙活虎的站在这,哪怕是你没被废除修为之前,在我面前,我依然只需要用一根手指就可以将你活活打死。难道你不弱吗?我说的对吗?三皇子樊星”

  闻言,少年瞳孔猛然睁大,随即又恢复正常。“你是怎么知道我的身份的?”

  “先别管我是怎么知道你身份的。我们再来说说你蠢得问题,龙腾皇子与你发生冲突,你却直接出手将其废掉,是为冲动,做事不考虑后果,也不想想,做事这么猖狂,怎么可能没有背景?后来龙腾要你认错,你也不认,反而出言嘲讽,是为不识抬举,不懂得屈伸之道。至于最蠢的莫过于你直接暴露身份,为救一个百姓竟然暴露出皇室余孽的身份,是为不懂得隐藏。三思而行,屈伸,隐藏之道是帝王心术中最重要的几个部分,你却一个都没有,在皇室待了十几年,却没有学会,你还敢说你不蠢??”

  “士可杀,不可辱!”樊星不服,开口争辩道。

  “哈哈哈哈。。。。”想不到樊星刚刚说完,便直接引来了黑衣人的嘲笑。

  “你笑什么?难道我说的不对?”

  “对,当然是对的,但是你要搞清楚你的身份,何为士?士者兵也,士不可辱,是为骨气,皇室为士??皇室不可辱,是为蠢,是为不仁,你要知道你可不是担着你一个人,你做错了事情,整个国家都要为你擦屁股!就像这次,因为你个人的事情,导致两国战争,民不聊生。你认为你这样做值得?是正确的吗?”

  樊星被说得哑口无言,赶忙转移话题道“那你为什么还要救我?”

  “你蠢”黑衣人答道

  “。。。。。。。。”樊星无语。

  “本座就是喜欢你的这种蠢,你不是一个合格的皇室,却可能成为一个皇。”黑衣人也不理他自顾自的说道。

  “此话何意?”樊星不解

  “帝王心术,三思而行是为了以后做事不用考虑后果,屈伸是为了不用再屈,隐藏是为了不用再隐藏”

  樊星双目微虚,良久开口道“那你就救我到底为什么?”

  “我要你拜我为师”黑衣人开口道

  “需要我做什么?”

  黑衣人像是笑了一下,缓缓抬头,看着樊国旧都方向缓缓开口道:“复国!”

第二章 心为引,血为汤。燃金骨,药方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