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我去拿根棍子来

  “什么人?”樊星的这一声大喝将陈老都吓一跳,不过见樊星面色严肃,确实并不像是开玩笑的神情,再说前不久刚被自己打过,这时候耍自己根本就是没事讨打。

  于是陈老闭眼,精神外放开始认真探查起来。很久过后,陈老面色严肃的看着樊星摇了摇头说道“并没有任何发现。”

  “师傅,你相信徒儿,我虽然内力全失,可是我生来感应就强于他人。刚刚的那一瞬间的的确确是有人在窥探,只不过我一声大喝之后,我的感应竟然消失的无影无踪”见到陈老的表情,樊星不由有些害怕,毕竟刚刚那一顿打还犹在眼前,而且疼痛都还没消掉,这时候的自己是万万不敢开这种玩笑。

  “我知道你这时候没这么大胆子,不过能一瞬间逃脱我们的感应,应该不是简单地人物。不过既然现在没有迹象可查,也只能多多提防了。”陈老倒是没有怪樊星,开口宽心。

  “不过既然他走了,想来并没有恶意或者说并没有能力对我们做些什么。你现在也不要多想早点回去休息,明天你的训练才刚刚开始”陈老说着还给了樊星一个莫名的微笑,之后直接转身向茅屋走去。

  按下了心中又生出的不安,樊星点点头准备起身回去。突然看见了刚做好的两个浴桶和两张床....

  “师傅,那个。。”

  “又怎么了?”陈老听了下来不过却并没有转身。

  “师傅,您的床和浴桶。。。”

  “当然是你来搬了!你以为学费那么简单?”陈老转身坏笑的看着樊星。之后也不理会樊星那尴尬的神色,又是直接转身,可是这回却是直接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个老头子!这速度够快的”樊星明白,刚刚陈老第一次就可以直接消失,自己也不敢把东西直接扔在这,毕竟自己还是怕被打。恐怕他刚刚停下来就是为了气气自己。恐怕是自己拆了他的床,他的余恨还是没有消除。想到这里樊星不由感叹,自己这个师傅,怎么跟个老小孩似的,这么大年纪,居然还是那么的小孩子气。

  回头看了看两个大床和浴桶,一次自己是肯定搬不完的,只好分两趟。却也是无奈只能捏着鼻子认了慢慢起身,伸了个懒腰,叹了口气,就开始认真的搬了起来。

  ........

  两趟过后,樊星直接累的都起不来了在地上歇息了好长时间,恐怕自己今天一天干的活比自己前半辈子加起来都多。想自己以前每天锦衣玉食,除了修炼苦了一点。可却是幸福满满,父皇皇兄母后都对自己这个最小的皇子百般呵护。可是现在皇室血脉竟然空余自己。自己从娇生惯养的皇子一下子变成了所谓的皇室余孽,变成了孤儿。皇室凋零这么久了,自己每天过的都是猪狗不如的生活。

  又突然想到父皇当日突然废去自己的修为,将自己塞入那唯一的通道以求能保住皇室的一丝血脉的那种无奈。自己就突然很恨自己,觉得自己没用。

  摸了摸太阳穴那个被烙上的大大的奴字,就想到灭国当日的惨烈,金色的皇宫却洒满了血。自己现在恨不得就去灭了龙腾帝国,让他们皇室也承受同样的孤苦,可是自己有事知道自己现在要修为没修为,要力量没力量,要势力没势力虽然还有一点很不想承认,可是也知道是事实,那就是要智商没智商。

  突然地自己又想到了明天师傅所说的训练,回想起师傅曾经说过的复国还有希望。眼神就突然变得异常坚定起来。

  良久,樊星甩了甩头,将这些思绪生生压住,深深的吸了口气。缓步走去卧室,打满热水,开始沐浴起来,想来自己沦为奴隶之后也是好久没有好好地洗个澡了。看着热水,也知道是师傅刚刚烧好的,想想自己与师傅相识也的确有些梦幻。只是有些不明白师傅为什么会对自己这么好,要说自己身上唯一值得所图的无非就是皇室心脏,此乃天下间少有的治伤药,可是却也不用对自己这么好,直接杀了就好啊!

  “算了,不想了,相信师傅不会害我,要害早就害了”呢喃了几句,樊星也就不想那么多了,洗漱完后直接躺在床上,一天的疲惫也让得他很快就沉沉的睡去。。。

  一觉睡醒,樊星废力的睁开自己的双眼。刺眼的阳光显示时候已然不早了,樊星猛地起身,快速穿好衣服。跑出屋外看见陈老却早已经坐在那里晃晃悠悠的喝着茶,看见樊星,只是懒懒的抬起头说了一句“醒了啊?”

  见到陈老的这不咸不淡的态度,樊星反而觉得有些不还意思,挠了挠头说道“不好意思啊,师傅,我睡得有些过了”

  听到这话陈老倒是耶鲁着嘴笑了一声说道,“有什么好对不起的,想必我们的三皇子还不适应没人叫床的生活,你放心我是不会叫的”说到此处却看到樊星有些面色怪异,回想起刚刚自己所说的话,确实会让人误会,不由老脸一红。

  随即陈老面色一冷说到“严肃点,我教徒弟不喜欢监督,你想睡到什么时候就睡到什么时候你自己的事情,不用跟我说对不起,再说了,教人也是很累的,你不起来我还乐得自在。好了既然醒了那就开始吧。”

  听到前半句,樊星还不由不满的想到“又不是我说错话的,谁让你说出那么强大的词汇,想不误会都难”不过听到后面也知道自己的训练要开始了,也就面色严肃的点了点头。

  随着师傅走进院子,却见师傅直接停了下来,不由有些纳闷的说道“师傅,怎么了,怎么不走了?”

  “走?怎么走?还走什么?已经到了啊。这里就是你训练的地方啊”陈老也是开口

  “可是这里根本什么东西都没有啊,怎么训练啊?”樊星还是不解的问道。

  陈老并没有答话,又是用那副熟悉的表情,那莫名的眼神看着樊星。樊星知道每当陈老这么看着自己的时候,那肯定是自己问了在他看来很愚蠢而且还对自己非常不利的问题。当下也是心里发慌,可还是没有办法的问道“师傅,我是不是又说错话?我问的问题很愚蠢吗?”

  陈老也是有点惊讶的说道“不错,知道反省了,刚刚的那个问题的确愚蠢。”

  “请师傅解答”

  陈老也是满脸坏笑的看着樊星说道“我昨天就已经说过了,你要先学会挨打,我打人你挨打,还需要什么东西啊?”说着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沉默了下去。

  樊星听到这话也是够头皮发麻的,的确一个打人,一个被人打。师傅打樊星,主谓宾全都齐了...不过也只能接受,却突然看到陈老沉默,像是在苦苦思索着什么,不由好奇,想要开口询问,却见到陈老突然开口说道“你说的对!怎么能什么东西都没有呢?”

  “师傅,你不是要打我吗?还需要什么东西啊?”樊星一头雾水。看到陈老又是那副奸笑嘴脸,樊星瞳孔也有些萎缩,像是想到了什么。

  “你在这等着,我去拿根棍子来”陈老欢快的说完这句话就欢快的跑了,只留下在风中凌乱的樊星。

  得,这下是主谓宾定了,变成了师傅用棍子打樊星

僵尸远远说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多多推荐

第五章 我去拿根棍子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