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今天怎么想起来攻了?

  “皇室复兴,的确千难万难,不过依我看,上有樊星那小子还算孺子可教,下有你这样的忠臣不计生死的相护,樊国复兴倒也并不是没有可能。”陈老闻言倒是出言安慰。

  “那就借陈老吉言了!”大人倒是洒脱的很,自己的处境可以说是步步受人掣肘,却像是什么困难也没有似的。

  “你我都应该知道,他的路很长,复国虽然已经万难,可是我至今还是想不明白,为何近几年无数的国家投入了这场不知原因的战争,恐怕就算复国对他而言竟是一个开端。开头就已经如此艰难,只怕未来的路不是那么好走。”

  “这个我也想不明白,近几年这片大陆一反和平的常态,所有国家像是约好的一般,大部分竟然都投入了这场战斗。个中缘由,恐怕只有各国的统治者才知道了。不过我相信他,樊族经脉,注定了即使乱世中依旧不会平凡。”大人闻言肃穆。的确这几年这片大陆充满诡异,各种战争可以说是一个接着一个,像是不灭别人自己就会被灭一般。

  “只是你这般是不是过于委屈,万一哪一天死在他手下,岂不是太过于冤屈?”陈老此时一想到这人的处境,还是忍不住为他担忧。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会很高兴的,毕竟不是游戏,总要有人牺牲,牺牲的人可以是我,但绝对不能是他。好了,陈老,天快亮了,陈老也该回去了,可别耽误了三皇子的修炼。”大人明显不想再多谈,即使自己心甘情愿,也不免有些伤感。

  见到他下了逐客令,陈老也知道他的心思。而且的确如他所说,天快亮了。也该回去了,不然会被樊星发现的,而他不知道的是樊星早就发现了,此时却一点不担心他的安危,自己在那里呼呼大睡。

  想着也就不再多言,点了点头,便转身离开。在陈老离开后,大人叹了口浊气,摇了摇头也消失了。森林寂静无比,像是今晚从未有人来过。

  另一面,樊星梦中置身皇宫中。原本一家其乐融融,却突然画风一转。龙腾帝国大肆屠戮,皇宫的安宁瞬间被打破,无数人战死。父皇拉着自己的手说道“星儿,不到万不得已,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你的修为有我皇室独有的印记,也不能再用!”突然地,樊皇一掌拍来,樊星浑身经脉全断,可是此刻,樊星却来不及顾及全身的疼痛。绝望的大叫着“父皇,你跟我一起逃吧,还有母后,皇兄。我们一起逃!樊国我们不要了,从此做一介布衣好不好?”

  樊皇慈爱的看了看樊星说道“傻孩子,父皇身为皇帝。龙腾帝国若不杀死我,寝食难安!他们不会放过我的,这个暗道虽然隐秘,可却绝不会终日隐藏的住。我不死的话,他们不会罢休,你记住保护自己,为我樊族留下一丝血脉!”说着直接将其推入密道,按下了关门按钮。门慢慢的关上,却见父皇冲进敌方,身中数刀。门彻底关上,樊星像是看见了父皇如释重负的笑和慢慢倒下的身影。

  “父亲!”一声惊叫,樊星从噩梦中醒来,回想起当日的种种,樊星不由泣不成声。良久,见天色已经微亮,樊星起身,看了看师傅的房间,可师傅还是没有回来,难道有什么危险?想到这里不由有些担心起来。可是也知道自己帮不上忙,于是自己便独自坐在院落发呆,担心着师傅,思念着亲人。

  不多时,一道身影赶来,樊星抬头,见到是陈老,不由松了口气。陈老赶回,老远就看见樊星独自坐在院子中,有些惊讶,却也没有表露出来。

  “怎么了?臭小子,良心发现了,这么早就起来了?”

  樊星收了收心中的情绪说道“师傅事情办完了?那我们就赶快开始吧!”陈老听到樊星这么说,有些意外,他居然早就知道自己出去办事,不过见他并没有多问,也就没有再提,拿起昨日放在院中的木棍,开始继续揍打起来。

  陈老这次就有些意外了,樊星进步飞快,只不过才一天时间,今天自己十招居然能接之三四,差不多自己打出两下,打到他身上的居然只有一下!只见樊星闭上了眼睛,像是什么也不知道,却总能在最为关键的时候出手。到了晚间居然能接住大部分的招数,而且已经睁开双眼观察着棍子的轨迹。

  “是想要看破我的路数吗?”陈老有些好笑,却也没有点破,依旧这么打着。一招挥来,樊星紧紧盯着陈老,突然猛地一挥手,将棍子抓在了手中。陈老也没意外,抽了一下,却没有抽开。平常他抓到自己的棍子就会立马松开。可是这回却是出乎陈老所料。

  陈老稍微用力就可以抽开,可却也没这么做。

  “怎么个意思?”陈老面色怪异的笑问。

  “嘿嘿,师傅我也想试试打人的感觉。”说完,樊星,用力一抽,陈老倒是没有拒绝,让他把棍子抢到手。

  “那就试试吧!”陈老也是摇了摇头。

  “那师傅小心了!”说着也就挥舞着棍子向陈老冲去。陈老无言,也就开始接招起来。樊星所用的招数居然和自己用的差不多,虽说精华不得,却极其形似。陈老接招的同时也在心里暗暗赞赏,毕竟他只学了两天。

  天色又渐渐的暗下来,意味着这一天很快就要结束了,而樊星攻击了足足三个时辰,却没有打到陈老一下。

  突然地一招,樊星右手挥棍向陈老的左边攻去,陈老蔑笑。轻松做好防范,却只见这一棍并没有打来,而是将棍子向身后飞扔,棍子飞舞,转眼间一个漂亮的角度又飞回了樊星的左手,樊星没有丝毫的犹疑,直接又向陈老右边攻去。陈老大惊,直接回访左边,却也是见到樊星右手同时握拳攻击自己的左边。

  陈老无奈,只得两边一起防守。却是又见到快要攻击到的时候,樊星直接右手猛松拳,左手棍一扔。猛然跪立攻向双腿。这时候陈老知道了自己的双腿不过还是幌子。稍稍移开就可以,而樊星见一计不成,直接跳起来,就猛然双手抓住了陈老的头,然后砰的一声,樊星的头就与陈老的头撞在了一起。。

  额,陈老有些吃痛的揉了揉头,看了看樊星已经流血的脑袋,就知道他刚刚撞得多狠。回想起刚刚的一连串招数,当真是让人防不胜防,最后陈老也是能够让开,却也是没有避让,因为被他撞下实在没什么大不了的。二来也是看出樊星今天心情似乎有些低落,也就随他去了。

  “哈哈哈!师傅,我打到你了”樊星高兴的大叫,一点也不明白形式,明明受伤更严重的是他。。。

  陈老也没有说话,只是摇摇头随他高兴。

  “好了,你先休息一下吧,今天到此为止了,对了今天怎么想起来想要攻了?”陈老有些怪异的问道,却也见樊星又是面色怪异的看着自己,陈老又回想起刚刚所说的话,不由老脸又是一红!

  “妈的,成天想什么呢?好好休息,我去给你配药,自己等会进来洗澡”说完直接快步走开,像是逃跑似的。独留下一脸尴尬的樊星。

僵尸远远说
第二更!对了,忘了祝大家元旦快乐了!

第八章 今天怎么想起来攻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