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杀意

  见到陛下开口,小太监也就不再顾忌直接开口问道“陛下,奴才想知道陛下为什么要安排萧林换衣服,又去检查他的衣物?”小太监倒也不是不好奇来人是谁,只是他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既然陛下开口,自己问肯定是要问的,只是有些东西不能问,就像这个人肯定是陛下暗中培植的人手,陛下肯定是不想让自己知道。所以也就问了另外的一个无关痛痒的问题。

  听到他并没有问来人的底细,龙腾皇帝倒是微不可察的点点头。随即直接开口道“萧林这个人不简单啊,过去倒是朕一直小瞧他了!”小太监闻言,倒是有些不解。见他不解,龙腾皇帝又将之前萧林派人请旨的用意说了出来,听得小太监也是一惊。

  “而且,我并不能确定他是不是真的谋反,万一他心念樊国,这么多年只是佯装臣服,以求复国呢?那么,他请求觐见的目的就值得深思了。”龙腾皇帝并没有间断继续说道。

  “陛下的意思是萧林此来或许有别的目的?”小太监惊骇的问道。听到这里龙腾皇帝摇了摇头说道“朕并不确定,但是也不可不防。萧林这厮若真是樊国余孽,我怕他身带危险物品袭击朕。若是安排好,说不定朕真的有可能丧命,一旦朕死,恐怕我龙腾会遭遇大难!所以朕才让他换去所有衣物,并检查,若是有什么危险物品,我会直接让我的侍卫直接将他格杀!”听到这里,小太监倒是明白了,由衷的佩服道“陛下真是思虑周全,相信龙腾有陛下这样的明君一定可以千秋万代!”

  龙腾皇帝笑骂道“哪有那么简单?这乱世之中我们要想存在,还差得远呢!等什么呢?还不快去请大巫师出来!”“是是是!”小太监闻言也知道陛下没有真的动气,直接恭敬地满含笑意的退出去。而龙腾皇帝倒是被这个小太监拍马屁拍的相当舒服,当下也是心情大爽。在那里独自看其奏折来。过了一会,小太监回来了带着大巫师恭敬进入,大巫师一身宽大的黑袍,看不见面目,只是身边若有若无的死气平添了一份阴森与神秘。又过了一会萧林也是进入恭敬行礼。

  “大巫师可以开始了!”龙腾皇帝见人已经到齐,当下也没有多说废话,直接开口放下手中的奏折吩咐。大巫师闻言点了点头,缓步走出,只是每走一步都像是死气外泄一般让人呼吸都是有些困难。

  不一会,大巫师就走到萧林面前。看了看萧林,黑袍之下的眼睛闪过厌恶,也没有多说话,直接开始施法。没过多久,萧林就感觉灵魂像是被人抽出一般,钻心的疼痛袭来。“啊!”萧林不由大叫出声,豆大的汗水开始滴滴落下。不一会,叫声渐渐减弱直至消失,萧林的眼神就变得空洞无神起来。见到这个状态,大巫师转身,对着龙腾皇帝点了点头。

  龙腾皇帝见萧林这个样子,又看见大巫师点头确认,知道是施法结束,可以开始问了,也不废话,开口问道“萧林你是否真的要叛变?”

  “不是!”萧林空洞的回答却不带半丝犹豫,当然他也得能犹豫才行。虽然早就知道这个答案,在听到准确的回答之后,龙腾皇帝也是悄悄松了口气。“那你知道是何人所为?”龙腾皇帝又是开口道,这个何人所为当然指的是什么人杀了龙腾帝国的银龙卫。

  “我不知道,只知道他应该是想抢我手中的樊国皇室血脉,至于是不是以前的樊国余孽我不知道。”萧林倒也是干脆,直接将自己私藏皇室血脉的真相都是说了出来。龙腾皇帝听到他私藏血脉倒是一阵狐疑却也没有怪罪。又是问了几个问题之后都没有什么问题,不过龙腾皇帝却也没有问什么是不是忠心之类的问题,因为他也知道像萧林这种人,墙头草,只要龙腾还强大,他也绝不敢反叛!也就直接点点头,示意大巫师解开法术。

  大巫师点头,一阵施法过后,萧林清醒了过来,一清醒连身上的疼痛都来不及顾及直接跪下“臣请罪,臣私藏樊国余孽血脉,但是请陛下相信,臣并没有反叛之意,只是臣身体有旧伤,所以。。”“好了,朕也没打算怪你。只要你忠心耿耿,一个余孽,随你处置好了”龙腾皇帝摆了摆手,不在意的说道。

  “多谢陛下!臣还有一事!”“说”“臣此次是中了此人的挑拨,恐怕他是想让我调离新城,以达到他自己救人的目的,所以臣恳请陛下允许臣即刻回新城,并派些人手助我,臣虽现在不敢确定,却是能大致判断,此人必定是樊国余孽!只要我们能快速反击,一定可以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萧林说的话倒是让龙腾皇帝一愣,心下思索了一下。还真是!虽然萧林说的是他自己中的挑拨,但是龙腾皇帝也知道萧林隐藏的意思,那就是对方用了两个计谋,调虎离山是他萧林中的,可是这个离间计却是自己中的招!

  原来不止银龙卫,就连自己都成了人家的踏脚石!想到这里龙腾皇帝倒是气极。居然敢有人算计自己,当下也就点头说道'“恩。可以,朕派一千银龙卫听你指挥,助你绞杀叛贼!命,即刻回新城!”“是!”萧林松了口气,直接恭敬退出,带上一千银龙卫快速向新城赶回。当然兵符却也没有给萧林,而是让一个千夫长带着手下听命于他。

  这个时候,一处茅屋之中,一个大汉在陈老面前恭敬地弯腰,若是樊星在此肯定会惊讶万分,因为此人正是樊星牢房之中所遇到的那个大汉。

  “事情就是这样?”陈老问道。大汉点了点头。陈老挥了挥手说道“继续看着一点吧”大汉点头离开。

  “倒是用的一手不错的计谋!”感叹完,陈老又是舒服的躺在床上,远远望去,活生生的一个垂暮老人的形象。

  再说樊星,知道了兄长被关押的地方之后,直接趁守卫不备,快速来到地牢门口。看了看锁,樊星轻蔑一笑,一用力气就直接拍断了这把锁。却在此时,爆炸之声不断传来。“不好,预警锁?”所谓预警锁,本身并不坚固,可以轻而易举的摧毁。却是在被毁的瞬间会发出极大的声响预警。这种锁很是罕见,所以樊星倒是疏忽了。一时之间,牢房守卫开始疯狂向这里涌来。

  樊星虽然心有些懊恼,却也知道这时候懊恼也是无济于事,再说这对于自己来说也并非就是死路只不过麻烦一些罢了!樊星也就不再犹豫,冲进牢房。映入樊星眼中的情景让的樊星差点失去了理智。眼前这个哪还有一点人的样子,浑身上下满是疤痕,有的还在流着血,只是简单的包扎一下就算了事。

  “是因为没有皇族心脏,所以只能养着时不时地喝血吗?”想到这里,樊星不禁留下了眼泪,的确,因为少卿兄长并非樊族纯正血脉,没有帝族纯正心脏。因此没办法治愈萧林的内伤,萧林只有这样将他养着,需要的时候就来喝一口血压制自己身上的伤势。只是这样被人当做血库的屈辱简直比死要难受太多。

  “萧林,你这个混蛋!”这时候可能是因为樊星说的话声音太大,卢少卿缓缓睁开双眼,见到来人先是一愣,随即欣喜若狂。

  “是你吗?星弟,你还活着?”卢少卿口齿不清的叫道。只是声音中的欣喜和不敢相信倒是清楚地很。

  “是的,兄长,我还活着。这些我们出去以后再说,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卢少卿闻言点了点,樊星不再废话,直接过去慢慢的将卢少卿背上,准备离开。

  正在这时候,大批守卫已经赶到,一时之间,牢房门口早已经被围的水泄不通,正在这时候,一个人缓缓走出,正是之前的那个统领,统领缓缓开口道“在下赵桐,久等了!”

  看着来人,樊星露出了残忍的笑容。既然你们敢如此对待兄长,那么你们万死难辞其咎!当下也是一下狠心,哪怕今天自己精疲力尽,哪怕这样做不明智,哪怕这样做可能会有诸多意外,一直的三思而行虽然让樊星事半功倍,却也是很憋屈。所以今天就要将他们全部诛杀在这里!以泄心中之愤!

第十五章 杀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