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九章 昔日法神

  第三十九章昔日法神

  大嘴河马等的是自家战士的怒斧影裂技能冷却、巫师无尽黑暗、牧师瞬间加满血的冷却,牧师的自救估计不在等待之列,那种逆天的技能在一场比赛中能够使用一次就可以了,一直使用会引来众多玩家的强烈不满。

  “冲啊,你们怎么不冲了?”大嘴河马笑道。现在的双方位置完全发生了变化,变成了大嘴河马一方背对着幻羽鹿,而叶零寂五人一旦使用群攻则必然会引到幻羽鹿。

  “退到桥口。”叶零寂在队伍里说道:“把群攻技能火力线往里收缩5码。”

  群攻技能火力线是指一个能够释放定点群攻职业的攻击范围圈,这个火力线是随着中间释放技能的人来回走动而变化的,因此一直把这个职业的最远施法距离当作火力线。这个饿时叶零寂在后期才发现的非常重要的技术构成因素,可惜并没有被其他选手所高度重视。

  攻击距离当然越远越好了,远了才能更长时间的伤害对方,技能覆盖率才能更完善。这是一般选手的看法。

  叶零寂也是偶然在一次游戏大战中发现,有时候最远距离火力线,稍微收缩一下也许会带来更好的效果。

  巫师、法师的最远火力线是27码,算上技能半径也不到30码。叶零寂和达克吞噬的风阵、地火都收缩5码,等于一下子把自身攻击距离缩短了5码。

  “嘿,瞧把他们吓的,技能都放不好了。”大嘴河马看到新出现的几个风阵出现的位置突兀的贴近内围圈,顿时感觉幸福来的简直不要太突然了。

  “不至于吧?”鸣笛有点不可思议的问道,难道叶零寂这个当初第一法师也会出现这种低级失误?

  也许是退役这几年状态快速下滑?

  毫无疑问,这个破绽非常难得的少见,哪个锦标赛选手会抓不住这个破绽!

  战士向后,冲上!

  蝶舞立马给冲锋中的战士向后套上一个恢复术,而鸣笛和行走黑暗则将风阵和地火亦步亦趋的铺在战士向后的脚下。

  “咣!”一声巨响在双方中间响起,流光开了荣耀圣盾在一瞬间用圣剑猛袭冲上。

  圣剑猛袭和冲锋都是一个效果,究竟谁猛不知道,但是带了荣耀圣盾的骑士判定必然比冲锋要强,因为荣耀圣盾是免疫一次伤害和效果。

  “军旗。”不等叶零寂说完,军旗就已经从斜刺里一个冲锋顶了上来,这时候风阵、地火所造成的伤害也在所不惜了。

  而且叶零寂发现军旗似乎在模仿刚刚战士向后冲锋所用的弧形冲锋。弧形冲锋是战士技巧里一个相当高端的内容,是指在冲锋途中强行改变轨迹,在老飞飞中这种技术主要用于麻痹对方,比如一个法师看到你冲锋迎面而来,自然而然会条件反射的开启无敌护盾,不过下一瞬间才发现战士使用的是弧形冲锋技巧,扭身打到了旁边其他人身上,或者说是毫无准备的他人身上,所带来的价值就不仅仅是成功命中一个人了,附带着消耗了对方若干个报名技能。

  在虚拟现实的新飞飞中,冲锋技能尤显珍贵,因为这个冲锋已经不再是指定技了,而是变成了方向技,这个技能的攻击路径是一条带有伤害的快速位移技能。比如你可以用冲锋擦过这中间十个人,都能造成足额伤害,不过只有最后一个命中目标会受到眩晕效果。

  鸣笛和行走黑暗的群攻技能伤害也非常高,尤其是在叶零寂和达克吞噬的技能没有铺在战士向后的脚下时候,更是助长了嚣张的气焰。

  “军旗,影裂,单挑幻羽鹿。”叶零寂在小队频道里输入一行字,就开始全身心极限操作了。

  小冰!

  只是一个很单纯的技能,在叶零寂手里就偏偏玩出花样了。在蝶舞眼中,除了自己站的比较远没有受到减速效果,其余四个人身上都挂着一个冰寒岚减速20%效果!

  “洁净我!”大嘴河马说道。

  骑士对于移动速度的需求非常高,一直被小冰一下又一下的打着非常不爽。蝶舞无奈的把洁净丢给大嘴河马,下一秒大嘴河马身上又挂了一个冰寒岚……

  恶心……

  这是在场风雨战队五人最直观感受,而且还回味到几年前,这货真的是每一队的噩梦,在他手里的法师就仿佛变成了控场的指挥家,只要他不死,从头到尾都不会摆脱被牵制的感觉。

  怒斧影裂!

  军旗把这大招直接冲向站的偏后的蝶舞。

  “幼稚!”大嘴河马点评道,锦标赛选手的超高反应在军旗飞向蝶舞的半空中就丢了一个盾击,不过下一秒就看到军旗身上飘着一点点绿光……

  洁净术!

  月枝儿此刻已经踩着鸣笛的地火和行走黑暗的风阵挥手释放了一个洁净术,又释放了一个治愈圣歌,把军旗血线直接抬满,等再次想释放一个恢复术时,被旁边鸣笛用风刃直接打断。

  3秒不能释放治疗类技能!

  不过还好,月枝儿看到被打断后面无表情直接往后跑,反正队伍里的血线除了流光在50%,其他人基本都保持了满血状态。

  被洁净掉盾击眩晕状态的军旗,手中怒斧影裂最终还是丢到了蝶舞身上。

  看着军旗面无表情的国字脸上,偏偏双眸仿佛散发着地狱而来的嗜血的杀意,居然愣是让蝶舞的手颤抖了一下,不过锦标赛选手的素质使她很快强行稳定心神。

  再凶又能怎么样?

  不就是一个怒斧影裂嘛,全吃又不会死!

  紧接着小腹就是一痛,被军旗用手腕狠狠的顶了一下,作为军人在演练中自然也出现过和女兵的锻炼,经常有意识的躲开女性一些敏感部位也是对其尊重。当然真到了生死战场,用嘴咬敏感部位都有可能!

  “蝶舞抗住。”大嘴河马堪堪开了荣耀圣盾跑来,立即用圣剑猛袭推开军旗,军旗面无表情的国字脸上居然嘴角微微抬起来一笑。

  真是瞌睡了都有人递一个枕头!

  刚刚影裂到蝶舞身上还发愁怎么再往那边过去一点,毕竟单挑距离并不远,刻意的走过去就满满的都是破绽。

  “呵。”军旗笑了一下,扭身对着一只幻羽鹿勾了勾手指,然后收起斧子一拳锤在身后大嘴河马的脸上,暴力战士的一拳简直把大嘴河马的脸给砸变形了!

  下一秒,大嘴河马感觉自己就是习惯性的摸下脸,怎么就天旋地转的又被摔到地上了!旁边蝶舞看的清楚,在河马扭身过去的瞬间,军旗已经贴近,由于手中没有了巨斧,自然可以轻而易举的把大嘴河马给摔倒。

  加上大嘴河马一身板甲,咣当一声又给沙滩上摔了一个坑。

  军旗也不补攻击,扭身就往回跑,过程中还用怒斧贯穿行走黑暗短距离冲刺一小段,这才飘飘然的落到流光身边。

  “后面!”蝶舞惊呼。

  没错,大嘴河马、行走黑暗、鸣笛都没有注意到,已经有一只红着双眼的幻羽鹿跟着跑来过来。

  跟随的自然是军旗,可是军旗没有造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

  8秒结束,由于未造成伤害,仇恨清零,可是幻羽鹿踩进了行走黑暗和鸣笛的群攻技能里!

  怪不得叶零寂为什么只退到桥口位置没有再继续退,按道理说如果退出桥的范围,守住桥口不是更好的选择么!

  怪不得叶零寂把群攻火力线收缩了五码,这五码距离决定了幻羽鹿仇恨的最终归属!

  怪不得叶零寂让军旗冒着重重火力线也要冲锋、影裂一个那么远距离的牧师身上,之前还以为单单是玩家圈子中所奉行的先杀牧师思路,现在看来这才是关键一棋!

  怪不得叶零寂又让月枝儿踩着群攻也要把军旗的血线给拉回来,现在看来,如果不是刚刚拉一下血线,军旗能不能回得来还是两可!

  毕竟留着血辉的战士和使用掉血辉的战士完全是两种职业。

  现在就看到军旗悠哉悠哉的跳了一个血辉,血量直接抬到满……

  “嘶!”幻羽鹿的鹿鸣声也很好听,但是在风雨战队五人听来确实可怕的慎人。

  小怪技能自然不多,幻羽鹿只是优雅的抬起双蹄,“轻轻”践踏了两下行走黑暗,暴击!直接秒杀!

  “叶零寂你无耻!”大嘴河马已经跑了回来,怒喷道,口水星子都飞了出来。

  叶零寂面无表情的擦了擦脸上的口水,手指了一下蝶舞:“小蝶啊,你也太无视我了吧,还敢放复活?”

  手指的瞬间,自然是叶零寂释放出的技能风逆刃!

  大嘴河马看似粗鲁的冲了上来,仿佛要冲上来跟叶零寂骂个狗血喷头,不过却巧妙的用自己身体挡住了叶零寂的视线。

  “怎么,你以为我会不知道你们会藏着个复活术?”叶零寂这才呵呵笑道,因为一直释放治疗术的蝶舞突然停了下来不知所措,这就说明风逆刃打断成功!

  复活术一旦被打断,那基本上三五分钟是冷却不好了。

  “呦,你看,小鹿还在踢塌呢。来,我们撤,来围观一下风雨战队大嘴河马大神如何越级幻羽鹿。”叶零寂招呼着。

  军旗流光非常听话的停下攻击,跑了回来,气得大嘴河马更是吐血。

  “我们冲过去吧,把仇恨给甩开。”鸣笛说道。

  如果仅仅是小怪的话,仇恨一般是有一个距离范围的,超过这个范围就不会再攻击玩家。

  大嘴河马扭头一看,叶零寂和达克吞噬已经密密麻麻的在桥上铺了好久的技能了……就连月枝儿一个牧师都开着圣光大地来回晃荡着。

  无耻!

  这话只好心里骂骂了,大嘴河马当然不可能真的有时间去骂街。

  “小心了,他们要冲。”叶零寂表面上一副看热闹的心态,在小队频道里可没少指挥细节,密密麻麻的已经把每个人需要注意的细节都提示了一下。

  “他们真的冲了。”流光说道,不过脸上也没什么惊讶表情,这早就在叶零寂的预料之内了。哪怕大嘴河马再被吐槽指挥能力太差,却依然是以前老飞飞半壁江山的管理层!也是风雨战队的副队长!

  这点局面分析能力,叶零寂不信他做不出来。

  鸣笛先给幻羽鹿打上一个冰寒岚效果,战士向后则跟着大嘴河马直接冲向叶零寂五人的群攻技能之中。

  “恐惧!”叶零寂说道。在对方四人打算冲过去的时候,叶零寂让达克吞噬释放一个恐惧技能。按理说这时候叶零寂放一个冰霜环才是最合时机的举动,完全可以同时控住全部四个人!

  就在恐惧到大嘴河马的瞬间,身上就散发一阵翠绿的光芒。

  洁净术!

  “呵呵,小蝶,手速变快了嘛。”叶零寂呵呵笑道,瞬移,冰霜环。

  依然四人一鹿全部冻住,然后用法杖戳了一下幻羽鹿,由于物理攻击不属于冰系伤害,冰霜环效果直接破冻,小鹿连看都没看一眼叶零寂,直接冲到被定身的鸣笛身上……

  白花闪起……

  紧接着仇恨最高一直加血的蝶舞……白花闪起。

  然后是过程中拉了一个牺牲的大嘴河马,在你妹的声音中白花闪起。

  最后就是控制住小鹿仇恨的队伍最后一人战士向后,白花一朵朵……

  “哎,没想到这么多年了还是这么笨。”叶零寂恨铁不成钢的说道,旁边几人怎么听这话怎么刺耳,好歹人家也是偌大一个联盟几万人的管理,怎么到叶零寂嘴里这么不堪呢。

  不过回想了一下,好像全程真的是被叶零寂控制着走向,不论是从刚开始遇到一直到对方底牌一张一张掀了出来,都没有逃脱出叶零寂的控制。

  “居然,打败了冠军队!”达克吞噬是锦标赛选手,自然知道这是多么难能可贵,尤其是对方五个人每一个都是核心级别的选手,居然自己这边带着三个普通玩家就把他们完败了!

  叶零寂呵呵笑着,其实心里比达克吞噬这孩子明白的多,今天遇到的能赢只不过是因为大嘴河马带队,一旦风雨队长左手带队,估计今天是必输之局了。

  不为别的,左手也是战术上的卓越者……

  风雨战队是一个单个选手实力特别强悍的,可以说任何一个选手单拎出来战斗力都可以独顶一方,偏偏一到团战就显得毫无凝聚力,而左手就是一个黏合剂一样的物质,把这些强悍的战斗力通过独有的方法凝聚在一起,这点连叶零寂都自叹弗如。

  这也是为什么吕天刑会退出风雨吧,哎,老对手。

第三十九章 昔日法神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