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小梁坐

  最高山顶的洞府之中白发童颜的男子,看着对面的老头说道:原来刚才突破的是刚入门的夜王独子夜染,这资质真让人感到不可思议,不愧是夜王之子,既然你们感觉教不了他,那我就去看看吧。

  山顶屋内,夜婵笑着说道:弟弟你这资质真是了不得,要是大姐知道了,估计又会生气,大姐从小就羡慕你是男儿身,得父亲重视,所以大姐什么都很努力,什么都想比你强,可是没办法,你从小学什么一学就会,父亲更是对你爱护有加,看还把他的佩剑,赤霄都给了你,二姐我都羡慕你呢。

  夜染说道:当年父亲把我带回家里后大姐就一直不喜欢我,我习惯了,我何尝不羡慕你们有母亲呢,我资质再好有什么用啊,因为血统的原因我此生不能继承父亲的王位,当然我也不稀罕,二姐我还记得我刚回家时,大姐不喜欢我,你们的母亲不喜欢我,我很是孤独害怕,又常常思念母亲,天天躲在角落里哭鼻子,只有二姐你天天把我抱在怀里,如果不是二姐,我的童年也许就只剩下灰暗了把。

  夜婵走到夜染身前,想要像小时候一样抱抱夜染安慰下,可是才发现自己的弟弟竟然已经比自己高出了那么多,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去抱,夜染张开手臂将夜婵抱进怀里,说道:谢谢你,二姐,你是我这一生最重要的亲人,我会保护你一辈子的。

  夜婵笑着说道:我的傻弟弟,我是你姐姐,谢什么别说傻话了。

  ******************************

  老头回到屋里时身边已经多了一个白发童颜的男子,打量着夜染,夜染也打量着这个男子,男子满头白发,可一点也看不出老,长的也很是很英俊,配上白发白衣,自有一股出尘之意。

  夜婵见到白衣男子急忙行礼:拜见师祖!

  男子回头看了看夜婵,说道:好漂亮的女娃娃,你和你师父先出去下吧。

  夜婵和老头退出房间。

  夜染看着男子问道:贵姓?

  男子回道:免贵姓梁。

  夜染哦了一声:小梁坐!

  白衣男子笑了起来。

  白衣男子说道:我们明月阁的弟子都是修炼时吸收月华之力,为自己所用,你短短时间就修炼到第十层,资质之好,让人真是羡慕,我们明月阁有一套镇阁剑法只有我会,想学吗?

  夜染说道:马马虎虎吧,有点想。

  白衣男子笑着说道:既然是镇阁功法,自然不是什么人都教的,你愿意拜我为师吗?

  夜染说道:让我叫别人师父我感觉我会很没面子的。

  白衣男子挑眉。

  夜染接着说道:这样吧咱们各退一步,我以后叫你师兄吧!

  白衣男子:..........好,那你随我上山吧。

  最高山顶之上。

  白衣男子站在崖边风起白发白衣飘飘逸。

  白衣男子回身说道:此剑法只有三剑,燃烧自身月华之力于剑上,你只需要记得自己也是剑的一部分,说着手一伸猴屁股飞入男子手中,微微颤抖,男子赞道:好剑!

  夜染:我的猴屁股...

  男子挥出一剑,男子身侧一丈多高的山石从中而断,说道:此剑法一共三剑每出一剑,威力增加一倍,说着又出一剑,远方一山从中而断,第二剑挥出后,突然周围天地之中万物之力仿佛都被猴屁股吸引住了,全往剑上涌,夜染站旁边就感觉一股无力感感叹道:这第三剑别说是人了这一剑剑挥出估计天都会破,剑挥出天空天空之中出一裂痕,夜染:天真的破了,好厉害的剑法!

  挥出第三剑,白衣男子握剑的手微微颤抖,说道:此剑法妙就妙到这第三剑,前两剑都是用自身之力挥出,到第三剑自身之力基本用尽,可前两剑威力之大天地之力都受其吸引附于剑上,你可以想象一下这第三剑的威力,但是记住不到万不得已不要用此剑法,消耗太大。

  白衣男子把剑扔给夜染说道:你按照我说的出剑吧!冲我出剑!

  夜染接住剑,说道:这样不好吧?咋说你也是我师兄。

  白衣男子淡淡一笑:你还伤不了我,来吧!

  夜染一剑挥出,随着这一剑挥出自己的力量一瞬间被猴屁股抽干了,差点栽倒在地,握剑的手却是连剑都提不起来了。

  白衣男子出手阻挡此剑,手遇剑,衣袖破开一角,说道:不错,我果然没有看错,你这时候第十层的实力可以挥出第一剑也真是难得了,等实力提升后再继续练吧,然后看了看已经有些暗了的天,说道;以后你就住在我的洞府吧。

  夜染说道:不行!

  白衣男子:为什么?

  夜染道:我要和二姐一起睡我不喜欢男人的。

  白衣男子:告辞。

  夜染在山顶打坐了一会,恢复了些体力,感觉有些饿,冲着山洞里喊道:白毛师兄我去找我姐了。

  山洞里静了一会,发出一个“滚”字。

  听到山洞里有人起身的动静,夜染飞跑下山。

  夜婵看着眼前狼吞虎咽的夜染,说道:小师祖弟弟,你慢点吃,看把你饿的。

  夜染喝了口水,噎下嘴里的炖羊肉,说道:二姐,你炖的肉我都两年没吃过了,味道太棒了,姐你人又好看,厨艺又这么好,这天下我估计没有配得上你的男人。

  夜婵道:就你话多,吃饭都堵不住你的嘴。

  夜染问道:我大湿侄呢?

  夜婵一愣,才反应过来说的是自己的师父,笑了出来:今天受你刺激了,去找师叔们喝酒了。

  夜染道:没出息,丢我人啊。

  夜染吃饱后,伸了个懒腰,姐我今天练剑有点累了,我去找地方洗个澡,晚上要和你一起睡,我要洗白白。

  夜婵说道:去吧,早点回来别乱逛,回来咱们早点休息,明天一早咱们还要去参加一年一度的拜师大会呢。

  夜染道:我是师祖还用去?

  夜婵道:陪姐姐去看看嘛!

  夜染说道:二姐想去我自然陪着咯。

  明月阁后山之中有许多山泉,夜染走在后山的道路上,山路上很是安静,后山本来很少有人来,此刻又是夜晚,更是寂静,月光晒在他的黑衣上,黑衣上的金色花纹发出淡淡的金光,夜染的影子被小路拉的有很长,远处看去少年自有一股不凡的气质。

  夜染今天挥了那一剑,用尽了全身气力,身体里那个小月亮也是暗淡无光,身体现在很是疲乏,不过他从小就习惯了这种感觉,因为小时候练功,天天如此。

第八章 小梁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