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若是人间多点爱

  夜染走的极深,夜染洗澡时可不想有人打扰,听到有水声,夜染心想差不多就这里吧,夜染转身朝水声走去,水声越来越近,伴随的水声的还有一种不知名的小曲,声音如天籁,让人沉醉,声音得主人明显是一女孩,夜染本想转身走掉,他可不想偷窥这种有失身份的事,可那声音仿佛有那么一种魔力,让他忍不住沉醉其中,不知不觉中他还是随着那声音走了过去,走过这片树林,他终于看到了声音得源头,一片溪水里,倒映着明月,月光下少女的皮肤被照的莹莹发光,她很白,乌黑的长发贴着水面,画面真的很美,夜染看的有些痴,竟然忘了这是在偷看别人洗澡,因为在他看来这画面如一副绝美的画,让他很陶醉。

  因为距离有些远,少女背对着他,并没有发现他,少女继续唱着歌,玩着水,夜染也就这样看着,听着。

  夜染差不多能看着的都看了,感觉这样很不好,准备转身走掉,虽然他期待对方能够转身,让他看看脸,正要小心翼翼转身退走时突然夜染抬头挥手朝对面树林就是一招明月剑法,树林里响起一声剑格挡时发出的剑鸣,溪水中的少女听到树林中的响声抬头看着小溪边的树林里突然出现一黑衣人,向自己走来,少女此时吓的猛退差点摔倒在溪水里。

  少女惊叫:“谁”?

  看着黑衣人离自己越来越近,少女更是慌乱,转身准备向岸边跑去,当她转过身后愣住了,因为这边还有一人,站在岸边注视着对面。

  黑衣人走到溪边停了下来注视着夜染,好像在犹豫什么事情。

  夜染感觉来人不简单,自己得明月剑法竟然没有伤对方丝毫,什么遇之择断,老头真能吹牛,今天状态太差,不易和对方交手,能吓走最好不过,夜染眼睛看向已经来到溪边的少女,少女圆圆的小脸上眉眼如画,真是很好看啊!

  少女见夜染看向自己,意识到自己此刻没穿衣服,脸上温度急剧上升,猛的扎进水中。

  夜染对着对面的黑衣人说道:阁下半夜闯进明月阁后山,对一个洗澡的女孩下手,就算是采花贼,你这也太冒险了,万一被明月阁的高手们发现了就不值了,趁我还没喊人,阁下还是快走吧。

  对面的黑衣人没有说话,也没有要走的意思,好似猜到此处喊不到人慢慢抬起握剑的手。

  然后夜染蹲下身子,小声对水里的少女说道:等会,快跑!

  然后消失在原地。

  夜染和黑衣人在半空相遇,”当“!!,猴屁股和对方的剑相遇。

  夜染心中一惊,和我的身法一样明月阁身法,然后感觉对方剑上传来的力量以及自己被震飞的身子....

  “特么的硬茬“!

  黑衣少女爬上岸刚披上自己的黑色外套,身带银光的夜染就砸到了自己身边的大石头上,把石头砸了个稀碎,夜染口中一口鲜血吐在自己的黑色武衣上,疼的全身颤抖。

  少女捡起自己的佩剑,想去扶起夜染,夜染又从原地消失,只留下一句。

  “还不快去叫人”!

  赵雪儿一咬牙,知道对方实力太强自己这在只会拖累夜染公子,转身跑走。

  夜染刚才那一剑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还是被对方一剑震飞,知道自己不敌,想要逃跑,奈何对方的剑又向自己逼来,只能硬着头皮再次出剑。

  夜染又身带银光的砸回地面,只是这次银光暗淡很多,夜染的身体在地面擦出很远,直到撞到一棵树才停下。

  黑衣人看了夜染一眼并没有继续攻击他意思,往赵雪儿跑去的地方追去。

  黑衣少女赵雪儿此刻黑衣裹在身上,把漏在外面的小腿趁的极白,鞋也没有来及穿,雪白的小脚上隐隐有点血迹,在后山的树林里奔跑,心想夜染公子你要坚持住啊,我还没来及说谢谢呢,话说夜染公子是什么出现的?都看到了什么?啊呀赵雪儿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这些。

  赵雪儿突然停下脚步,看着对面的黑衣人,拔出自己佩剑问道:你你你..是谁?夜染公子呢?

  黑衣人没有说话,一瞬间出现在赵雪儿身后,赵雪儿连身子都没来及转过去就感觉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黑衣人把晕过去的赵雪儿扛在肩上,剑入剑鞘,准备要走却是被黑衣少年夜染挡住了去路。

  黑衣人看着夜染摇摇欲坠的站在自己身前,眼中杀意涌出,把赵雪儿放在地上,拔出佩剑。

  夜染手握猴屁股,一剑挥出,挥出这一剑后,夜染体内本就暗淡小月亮彻底碎了。

  黑衣人眼眶猛缩,用全力格挡这一剑。

  剑相遇,没有声响,剑断,人飞,黑衣人飞出很远,中间还撞倒了课树,边飞边吐血。

  黑衣人消失在夜色里。

  夜染晃了晃看了看晕倒在地的赵雪儿嘀咕了一句”就趴着把“一头栽倒在赵雪儿身上,鼻子动了动,说了一句:好香,晕了过去。

  白衣男子出现在后山的树林里看着晕过去的少年少女,看了看打斗痕迹,自言自语道:会是谁呢?是要对付着小丫头呢,还是夜染师弟呢?

  夜染的意识醒来时,竟然发现自己连睁眼睛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隐隐约约听到二姐的声音。

  “师祖,我弟弟这都昏迷三天了,还没有醒这可如何是好啊”。

  男子声音:他的身体状况现在有点糟糕。

  夜染刚听了两句,又失去了意识。

  最高山顶的洞府里,白衣男子对夜婵说道:与夜染师弟交手的人修为很高,就算在明月阁中也是先生级别的人物,师弟就算天赋再高也是不敌的,所以情急之下就用了我教他的剑法,此剑法威力极大虽然击退了对方,可消耗也是很大的昨天他身体空虚的时候再强行使用一剑,这一剑耗尽了他的修为,而且身体受到很强的冲击,内脏和静脉都受到很大的损伤,虽然我用内力帮他疗了伤,但短时间还是很难恢复的,不过你放心没有生命危险的。

  夜婵说道:会是谁呢,竟然来偷袭我弟弟,我要告诉我爹,找出他,替我弟弟废了他。

  白衣祖师说道:我已经问了刚入门的赵雪儿事情经过,根据赵雪儿说的,这人明显是冲着她去的,夜染师弟也是刚好经过而已。

  明月阁第六座山峰上,六位大先生中唯一一位女先生伸手扶起跪在自己面前的赵雪儿,说道:从今日起你就是我宋悦的徒弟了,好徒儿快起来吧。

  赵雪儿起身后,说道:谢师父!

  宋悦身边站有一男子,男子身材挺拔,样貌英俊,看着赵雪儿说道:恭喜师妹!

  赵雪儿连忙对男子说道:谢谢师兄。

  男子微笑点头然后转身对着宋悦大先生说道:师父听说前几日在后山之中有一黑衣人袭击了师妹?

  宋悦:嗯,你们祖师已经命你们大师伯去调查这件事情了,不知道是谁如此大胆,这是公然在挑战我们明月阁。

  赵雪儿面有焦急之色,对着宋悦大先生说道:师父那日还好有夜染小师祖在,徒儿我才没有被那人掳走,听说夜染小祖师受了很重的伤,如今都还在昏迷之中,徒儿一直没有机会去探望,我想去探望一下。

  宋悦说道:有我师父守着那小子,那小子不会有问题的,放心吧,当下你刚入门,过几日就是新人考核了,还需抓紧时间好好修炼,过几日我陪你一起去探望一下便是。

  赵雪儿拜师礼之前已经提过三次了,此刻也不好意思再提,被师兄领着修炼去了。

  天下分九州,九州最北边有一冀州,冀州中心有一夜王城,就是如今冀州之主夜王的驻地,夜王城城墙以黑色石头铸成,从远处看此城如幽冥鬼城一样,可就算如此也挡不住夜王城的繁华,夜王城四通八达,商队车来车往,城内集市,酒楼,客栈,就算是花港内也是生意兴隆。

  冀州的位置极北,当年常常受到蛮族骚扰百姓们天天提心吊胆,冀州的土地又不太适合种植百姓们更是很难吃饱饭,大部分人都迁移到其他州去生活了,可自夜王来后如今的冀州已经是大变样了,百姓安居乐业,商人有钱可赚,冀州更是有许多山,山中有一种黑曜石的石头,坚硬无比,是制造铠甲和兵器的上好材料,矿产业如今更是极其发达,人口急剧上升,夜王城中更是寸土寸金,夜王城城门极宽敞,可供八辆马车同时通过,城门口站岗的卫兵个个身穿黑衣手持长枪,整齐站与城门口两侧,更是有衙门中人维护城门秩序,让过往马车很有秩序的进进出出,一辆黝黑黝黑的铁皮马车,在城门口停下,衙门中人见了这辆马车远远的就低头行礼,守门校尉走到马车前,看了看手持缰绳的家丁点了点头,然后冲着马车里喊到:冯主管您回来了,从车厢里出来一个身穿家丁衣服的中年人,正是在明月门前帮夜染打人的中年家丁。

  中年家丁看向守门校尉说道:李校尉今天值班啊,辛苦了!

  校尉赶紧回道:不辛苦,不知冯主管此去送少爷上山还算顺利?

  中年家丁说道:嗯,挺好的。

  黑色马车进了城以后就是夜王城的主街,凯旋大道,凯旋大道两侧有许多酒楼,茶坊,所以两侧很是热闹,凯旋大道直通夜王府,黑色马车在凯旋大道上不急不慢的行驶这,车厢内的中年家丁,合着眼睛养着神,他旁边的瘦子家丁抬手打开车窗,闻了闻感叹道:冯主管,这家酒楼的酒真是香啊,这么远都能闻的到,颠簸了这么多天咱们终于回来了,晚上我请客来着家尝尝酒如何?

  中年家丁睁开眼睛看了看瘦子家丁笑了笑说道:看来你在少爷那得了不少好处啊,今天这么大方。

  瘦家丁嘿嘿一笑也不说话从衣袖里掏出一张银票,然后在中年家丁眼前晃了晃又收了回去。

  中年家丁脸色拉了下来说道:我们夜王府府风一向严谨,没想到小林,平时看你那么老实的人竟然私藏了这么少爷赏钱还不上交,我身为府中总管,真是感到寒心,今天决定要没收了你的脏钱,说着伸出右手说了一句;“拿来”!

  瘦子家丁献媚一笑,说道:我常听府中人说冯主管刚正不阿,今日领教了,真是心升佩服之情,听说冯总管还是一个极其有爱心的人,常去桐常街的明月楼中慰问一位叫水儿的姑凉,真是大爱啊,不如今晚我们喝完酒,让我陪冯总管一起去明月阁里慰问一下,还是我请如何?

  

第九章 若是人间多点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