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夜王城里的夜王

  姓冯的中年家丁脸露悲切之色,叹了一口气说道:那水儿姑凉真是很可怜啊,唉,也罢,你既然也有如此爱心,想必心眼也不会差,私藏钱我就当没看到了,那今晚我们就一起去吧。

  说完这句话姓冯的中年家丁向后一躺又闭上了眼睛,嘴角向上不自觉的翘了翘。

  瘦子家丁转过头继续看着路边的大姑娘们,心里低估一句:老不要脸。

  马车在夜王府的门口停了下来,冯主管从马车里走了下来,看了看极其气派的大门,然后对着身后的瘦子家丁说道:终于是回来了,走咱们进去吧。

  见两人走过来门口的护卫低头行礼,中年家丁挥手回礼,刚进大门中年家丁就见一穿黑甲的年轻人站在自己面前,年轻人脸色极白,面无表情说说了一句,殿下有急事找主管大人商议,殿下说在书房等您,转身走了。

  冯主管旁边的瘦子家丁说道:这个寒护卫,天天顶着一张死人脸,怪吓人的。

  冯主管说了一句你先回去休息吧,晚上别忘了带钱,我先去见殿下了,说着快速的往里走去。

  冯主管身材偏瘦,走起来路来很快,也没什么声音,遇到他的侍女,家丁都赶紧行礼,遇到漂亮的侍女他也不忘问候两句,不一会,他走到一个小院门口,整理了下衣衫迈步走了进去,到了门口小声叫道:殿下,我回来了。

  门内传来一声“进”!

  “吱”....

  冯总管推门而入回身关好门然后再回身行礼。

  拜见殿下.

  正对着书房的门口位置有一张大的夸张的书桌,书桌后面的椅子却是石头看上去光滑而富有艺术感,椅子上坐着一位男子正在低头看书,男子黑发整理的一丝不挂,身着黑色衣袍,黑色衣袍上绣有金色飞龙栩栩如生,听到冯总管进来男子放下书,倒上了一杯大红袍,然后抬起了头,男子的脸和夜染的脸有些相似都很英俊不凡,只是这张脸比起夜染成熟很多而且英气比俊气要更重一些,眉宇间不怒而威,此刻脸上挂这笑容说道:行了,免礼吧,过来坐,说着手里向前递去一杯茶。

  冯总管抬起头向前走了几步随手拉过来一把椅子坐下接过夜王递过来的茶喝了一口问道:殿下找我何事?

  夜王喝了一口茶问道;此行还算顺利?

  冯总管脸上漏出淡淡的骄傲说道:少爷的资质哪有不顺利这一说。

  夜王听后也笑了起来说道:你也不看是谁的儿子。

  冯总管哈哈一笑说道:殿下脸皮还是那么厚。

  夜王听到这话也不生气说道:你不也是一样,对外说是自家少主,其实从小你就把这小子当儿子,这臭小子的目中无人的毛病就是让你给惯的。

  说完夜王脸色一正说道:二丫头来信了,我儿子在明月阁后山遇袭受伤了。

  听到这里冯总管站了起来身体前倾问道:伤势如何严重吗?是谁干的知道吗?我带兵过去废了他。

  夜王看冯总管有点急眼说道:男人嘛和人打架受点伤很正常,他也不小了历练一下也不错,你放心二丫头信上说了,没有那么严重,但是关于是谁现在一点线索也没有,不过自然不能放过偷袭我儿子的人我已经派寒护卫带人去查了,而且二丫头信中还说此人修为极高,而且好像不是冲着那染儿去的,你先看看这些,说着夜王从旁边拿起一张纸扔到冯总管面前。

  冯总管拿起纸看了看放下纸说道:此人好手笔,竟然绑架了十六个城的公子了,殿下有此等实力胆量的人天下不多吧?

  夜王看了看冯总管说道:我知道你想说陛下,而且你一直以来对陛下也是很有意见。

  冯总管呵呵冷笑一声说道:难道不是吗?天下除了当今陛下哪有人敢做这等疯狂之事,而且殿下如此信任他他还是说了,少爷永远不能继承你的王位的话,而且谁会闲这没事来招惹我们冀州这样做明明就是冲着殿下你来的啊!

  夜王看着冯总管摇了摇头说道:陛下不会这样做的,关于染儿的事情,染儿是我唯一的儿子,他当然会让他继承我的王位和兵马,关于陛下那边虽然因为此事我和陛下曾经争吵过,但他还是默准了,作为一位皇帝他也是顶着极大的压力了,我本就是异性王,手握重兵,当年陛下为了堵住后人的嘴将皇妹嫁给我,我与陛下自幼相识我了解他,他不会这样做的。

  冯总管看着夜王说道:现在这些都是我们应该得的,他的皇位都是殿下你让给他的,当年我们更是为了他们家的江山死了多少兄弟。

  夜王沉声说道:好了,我们身为军将本就应保卫百姓和皇土,以后这些话不要再提了,现在国力如此强盛也证明了当年我没有看错人陛下是位好皇帝,如今最主要的还是要查清此事,有一点你说的对,能有如此手笔和胆量的人,这天下不多,过一段时间太后大寿,王妃让我陪她去京城给太后祝寿,我正好也和陛下一起商量一下此事,还有派人去趟明月阁吧,既然出了此事还是把染儿和蝉儿接回夜王城中比较放心,好了,你去吧,晚上你肯定又要去献爱心了,明晚我再找你喝酒吧。

  冯总管没再说话转身出了书房门也没关。

  夜王看了看冯总管的背影说道:真是没规矩啊。

  夜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门前看了看外面笑了起来自言自语道:会是谁呢?在我地盘撒野,看来是嫌弃自己命长了。

  明月阁最高的洞府里,夜染泡在药缸里吹着口哨,手里端着一碗夜婵送来的鸡汤,喝了一口啧啧一声:二姐不管做什么都如此美味,真是个好女人。

  白衣师祖从外面走了进来,看着夜染喝的津津有味,边走边说道:受伤的人其实不易油荤,上前夺过夜染的碗一口气喝完鸡汤,然后叼起碗里的鸡腿说道:你别说你那姐姐做的东西的确是很不错。

  夜染从药缸里爬出来擦了擦身子,穿上衣服然后说道:你的意思我的修为废了,还要从新修炼?

  白衣师祖啃着鸡腿含糊的说道:嗯,你当时身体虚弱而且静脉受损,强用一剑,导致修为透支,静脉断的乱七八糟,不过没事的,你天赋这么好,重新练呗。

  夜染也不搭理他了,坐下来打坐修炼,天地之间的明月之力涌入他的身体,替他修复受伤的静脉,夜染的身体里此刻真是乱七八糟,断掉的静脉随处可见,就算是没断的也是枯萎无力的看着很是可怜,明月之力涌入他身体后开始补充那些枯萎的静脉,得到滋润的静脉慢慢恢复了些生机,可就算他天赋再高恐怕想要完全修复断掉的静脉也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白衣师祖在旁边说道:别急慢慢来我明月阁的位置好的很,最易吸收月华之力了。

  坐在地上打坐的夜染呵呵一冷笑说道:你们这明月阁就会吹牛,在自己的地盘也能让别人把自家师祖伤成这样。

  天地之间的月华之力不一会如漩涡一样往这夜染的身体里疯狂的涌入..

  白衣师祖说道:你这是要吸干明月吗?

  明月阁的大殿中长老们坐在两侧,几位大先生坐在正厅上方,大先生说道:前几日我查看了后山的打斗现场,偷袭我明月阁弟子之人修为极高,而且用的也是我们明月阁的剑法,我们明月阁的虽然门生普遍天下可有如此能耐的天下没有几个,我心中倒是有几个人,此事我会继续追查下去,明日我会下山去追找找看。

  接着大先生又问道:今年的新弟子们也入了门有几日了,各位师弟对自家的新徒弟们还算满意?

  旁边的宋悦说道:大师兄我新入门的徒儿雪儿天资过人,如今已经开始修炼第二层了。

  旁边有些黑的三先生说道:我那新徒弟也算出息,如今也第二层了。

  底下的长老们也是纷纷说道:恭喜师兄师姐收得如此良才。

  大长老突然想起了夜染眼角跳了跳,然后说道:嗯,不错我们明月阁这几年新进的这几匹弟子的确比以往质量高了很多啊。

  然后说道:回去通知你们的新弟子们,三日后参加新入门考核,没什么事情大家都先退下吧,宋悦师妹留下。

  等其他人都退出了大殿,只剩下了大先生和六先生宋悦。

  宋悦问道:师兄留下我有何事?

  大先生说道:明日我会下山出去几日。

  宋悦眉头皱了起来急忙说道:我没什么想要的。

  大先生嘿嘿一笑说道:师妹,听闻明月城中的玉香阁中的胭脂水粉很是不错我给你带些吧。

  宋悦看了看大先生说道:师兄有心了,师妹用不着,而且你也别找我再借钱了,先把上次欠我的还我再说,没事我先走了,说着转身要走。

  大先生急忙叫住宋悦说道:不是的师妹你误会了这次真不是找你借钱,我现在手里有钱只是真的想带些礼物回来给你,还有赵雪儿的父亲来了。

  宋悦回头看了看自家师兄突然笑了起来,宋悦虽然也年入中年但一点也看不出老,皮肤白嫩有光泽本就清秀的脸这一笑更是说不出的漂亮。

  大先生眼睛突然来了精神直勾勾的看着有些痴。

  宋悦向门口走去,然后也不回头说了一句话:明月城口那家的糖葫芦各种味道的各来一支。

  说完这句话宋悦加快脚步,推门而出。

  

第十章 夜王城里的夜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