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从长安城离开后,我开始了漫无目的的旅行,我见过黄沙漫漫的大漠戈壁,到过四季如春的江南水乡,也曾走过静谧幽异的深山小径聆听不知名的鸟婉转啼歌,最后我到的是最北的极地,曾经那是属于北夷一族建立家园的地方,到现在却只剩下经久不息的寒风吹雪。

  “这鬼地方可是够冷的,我宁可死在水里。”

  鲲留下了这么一句话,直接变成了人形,再也不愿意作为我的代步工具。

  虽然很失望,但我也并没有强迫它,不过,从他抢走我的冬衣之后我就后悔了,我要怎么依靠手头并没有多少的钱在这个人烟罕至的地方再买一身可以御寒的衣物?

  早知道我就应该带走医馆的钱,多买套衣服。

  值得庆幸的是我们很快找到了一个可以投宿的地方——

  或者说并不能算是我们找到的。

  “先生可是庄周?”

  在我被刺骨寒风刮得不成人形的时候,一个绝色女子从雪中走来,仿佛是这方天地的神灵一般。

  我点了点头,虽然没什么能为我证明,但她却立刻相信了我并带着我和鲲去了她的居住地。

  那是一个被冰雪封住的城,茫茫雪原枯草被北风染成了雪的洁白却让人无法喜欢,被厚雪覆盖的城门上刻着几个快要被岁月抹去的字“北夷城”。霜冻的路面还残留着属于战争的痕迹,抹去墙上的雪还能隔着冰看到暗红的血迹,这个城就是当年数国征战的地方。

  “北夷,好像是在二十多年前破灭的国家,那个女人应该是王昭君,北夷的公主。”鲲小声地对我说道,“当时你在睡觉。”

  “嗯。”我选择性忽略了他后一句话,我现在都还想睡觉,就你事多。

  王昭君是个传说中的女子,没想到这趟旅行还能遇到,算是我的幸运么?这么想来,貌似我也是个传说之人。

  在三十年前,这个地方是个水草肥美的辽阔草原,苍穹之下的游牧民族在这儿傍水而居,以牛羊的生养为活过着自由的生活,可惜严寒的侵袭对草原而言是生命的威胁,于是他们将被以和亲理由送过来的公主王昭君献入了凛冬之海作为祭品,希望神灵降临庇护北夷族。

  谁知崛起后的中原帝国在十年后联手杀向了这个曾经一度成为中原威胁的地方,在他们毫无戒备的祭典开启时。

  谁知道这是一场复仇还是屠杀?

  联军打着为作为祭品的公主们复仇的旗号,在草原上大开杀戒,掠夺着草原上的财富往帝国和自己的口袋里输送,直到他们想起公主们被献祭的凛冬之海……

  “没想到被传为圣贤者的庄周先生也怕冷啊。”

  王昭君的声音如同雪落般轻盈在耳边响起。

  “但凡在这世上存活,都是凡人。”我摇了摇头回答道。

  “那您觉得我又是什么?”

  女子回过头对我粲然一笑,仿佛雪中的梅花怒放。

  “也是凡人。”

  “谢谢。”

  她脸上闪过一丝哀伤,“多少年了,再也没人承认我是个人。”

  绕过霜雪封路的街道,我们终于在一个偏僻的小院前停步,王昭君领着我们进去,随手生了个火,给我和鲲斟了一盏茶。

  “呸,这个茶比你泡的还难喝。”

  鲲喝了一口就把茶推到了我面前。

  “你找我来,不单单是为了请我喝茶吧。”我不留痕迹地把茶盏推回到鲲面前,我本来就不喜欢喝茶。

  “是啊,只是请喝茶我十年前就直接去长安城拜访了。先生不如先听个故事?”

  ……下次回稷下我觉得我可以在门口树个牌子【庄周专业听你讲故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