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天狼拭锋(修)

  《武经总要》有言,人初生时,耳聪目明,触觉、嗅觉等等感觉异常灵敏,而后受人间浊气侵染,久而久之,渐渐堕为平庸,武学一途博大精深,源远流长,但究其根本亦或者说终极目标便是洗经伐髓,复返先天。

  后天,后于先天,超乎寻常,踏足这一境界,代表着习武者已走上洗涤后天浊气、觉醒先天本能的道路。

  相应地,即使是才踏足后天境的人物,也拥有着某些如同野兽般对外界的敏锐感知,而此刻,任苏便是如此,当他突破后天境的那刻,同样的一缕微风拂过身体,却忽然似从不可测度的天穹中而来,令他全身汗毛不自觉炸起,他感应到微风之中那道悠长的气机,明明只是简单的一呼一吸,却磅礴无比地笼罩着整个院落。

  “先天吗?”任苏缓缓挺直和初次踏进小院的护院队长一样微躬的腰杆,望向气机的源头,暗自呢喃。

  “哦?突破了。”一缕吹过耳旁发丝的清风中带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印证了任苏的猜想。

  任苏微愕,目光下意识扫向毫无一人的四周,又听得秦昭的轻笑凭空钻入他耳中:“不用看了,这是凝气成音的手段,算得上先天境界的标志。我还在房中吐纳行气,感应到你的气息突然增强,有些好奇而已。”

  任苏点点头,接下来,秦昭说了些许巩固境界的事情,又绝了声音,留下任苏在院落中继续练拳。

  如同任苏当初所说,后天境分为内劲和内气两个层次。内劲,顾名思义,乃是由于习武者相对常人要深厚数倍的气血运行时催生出的力道,此力笼罩于四肢百骸,比普通出力更加凝练强大,也更加独立,但内劲初生,习武者气血还未达到巅峰,其表现不会凝练统一,反而有些散乱,如同电流般四处乱窜却酥麻刺人。

  因此,后天层次的第一个境界是气血搬运,以拳法、剑法等等动作来运行气血,进而刺激内劲凝聚抱团。

  要突破到真正的内劲显化,依旧只能耐着性子枯燥无味地继续强健体魄,然而,任苏是个例外。

  自突破后天境,对于命元的使用,任苏心中便没了顾忌。毕竟整整两个月有余的狩猎,就是为了快速推动武学进展,只是此前还在打根基的阶段,即使炼灵仙术在各方面都有很好的辅助,他也不愿太过大步迈进。

  任苏一边巩固境界,一边习练着秦昭在突破当天传授下的步法,同时每隔十五天,强化一次体质。

  两次之后,即一个月,任苏浑身内劲凝练成股,真正显化,这回,任苏也不隐瞒,直接告诉了秦昭。

  第二天清晨,护院队长打断正练着拳的任苏,道:“少爷,余先生昨晚吩咐了,今后由我做你的陪练。”

  院落中的拳风呼喝转变为声声闷响,冬日的最后一场雪也降下来,洁白的雪花洒落大地,一片银装素裹下,万物开始复苏。冬天,这个任苏过往记忆中从来没有的词语,随着孩童们的欢笑打闹,渐行渐远。

  年节初过,天狼山上风烟再起,这日,风和日丽,数声马嘶长鸣,两名年轻男子登上了附近的山坡。

  两人登高远望,皆沉默不语,似各有心思,许久,那领首的黄袍男子幽幽一叹:“我本以为要两三载后才有可能带你来此地,不想你精进如此之快,却是完全出乎我意料,不过,这样也好,我也能更加放心了。”

  话一转,他面上露出笑意,“吴老弟,你性子沉稳,凡事心中自有计较,我只嘱咐几点,望你牢记。”

  这声吴老弟自是指旁边的任苏,因着打熬了数月筋骨的缘故,尚在成长期的吴晟这具躯体再次发育,此时的他身量近乎六尺,比秦昭还高出寸许,皮肉虽不见长,却结实了不少,骨骼更是粗大了数分,再不见最初的瘦削,加之长久习武的惯习,举止间亦多了般虎虎生风之感,一望便知必有着不寻常的武勇,令人不敢小觑。

  至于面容,倒是做了些许掩饰,看不出具体变化来,这也是为了方便下来行事。

  听着话语落下,任苏点点头,似示意秦昭继续,当即,秦昭又道:“天狼之劫过去已有大半载,纵使路途再远,该来的人应是都走了个遍,因此,这周遭看似还有数百江湖人士,大多还是些不得意的无名之辈。”

  又叹了叹,“江湖风雨,大不过盖世神功和惊天财宝,恰恰我天狼皆占,然此辈本是艰难,我也不怪。”

  任苏心领,道:“秦大哥放心,此来只为磨砺争斗法门,见识百家招数,如非必要,我绝不下狠手。”

  “嗯,你明白最好。自然,话是这么说,你也不要小看这些人,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谋生之术。”

  秦昭顿了顿,语气松了几分:“你去年在山林中待了近三月,按理是不乏战斗,但兽就是兽,比不得人心谋断,或许他们明面上不如你,你若就此大意,怕也会吃大亏。而且,既然是争斗磨砺,非到万不得已,你也不能以纯粹的力量压服旁人。你擅剑,那便用剑,但也不得使用绝剑招式,就以基础剑术应敌,你敢不敢?”

  绝剑,正是秦昭为任苏顿悟的剑招取的名字,如今共有四式,分别为刺突、连突、霸斩、疾星。

  任苏笑了笑,他自认不是剑道天才,但对自家剑术还是有些自信,不由昂然应道:“有何不敢!”

  “好,”秦昭挥挥衣袖,飘然而下,纵马远去,“食物、清水、住处自己解决,在此待满一月即可。”

  任苏目送秦昭消失在山丘间,洒然一笑,提包裹,下了山坡,却不急着去找对手比试,打算先定好营地。

  这里的江湖中人多是呼朋唤友而来,到了夜里,都是相互照应,就近扎营休憩,任苏孑然一身,自不会大咧咧显露在外,他四处晃荡,最终,在天狼山后不远,寻到一处隐蔽的山坳,并在长青藤木间搭了个小木屋。

  木屋虽成,任苏也只放了几堆枯柴,做夜里御寒,还有带来的杂物、衣裳以及几本书籍都藏在某处小洞。

  诸事齐全后,到了次日清晨,任苏简单用了些寻来的野菜——这是同护院队长狩猎时学来的本事,腰悬扶风剑,俨然江湖浪子般出了山坳,来到天狼镇废墟外。这里也有讲究,山上曾驻有天狼门,在这里搜寻的是为了神功,武艺都要好上几成;镇里据说过往是大户云集,家家密室藏宝,在此处的是求富贵,武艺要差些许。

  任苏要斗,自是先易后难,因此,他目光横扫下,选了个背负大剑的散发汉子,大步走了过去。

  这一战正式宣告着任苏自我磨砺的开始——

  最初几次挑战,众人以为来了个不讲规矩的江湖蛮客,摩擦不断,后来,见他下手知轻重,剑法高超,谈吐不凡,显是有来历,便起了结交之心,不但不以为怪,还纷纷送上门,更为任苏赚了个“清剑客”的名头。

  任苏只是默默磨砺武道锋芒,不想争斗中气机纠缠碰撞,随着天赋越发敏锐,竟无意悟得了天大的机缘。

  这是意外之喜,任苏也没想着在未来的千载时光中,这份感悟会带来多大的影响,依旧是继续着历练。

  时间如白驹过隙,眨眼已过了二十数天,当日,云蒸万里,暖阳依稀,虽是大好的天气,任苏却没出行,两日前,他已将天狼山上的绝大部分江湖人士斗了遍,凡事讲究松弛有度,也是到他放松精神的时候了。

  任苏坐于木屋中,抱卷而读,神色端重,这不是秘籍,也不是暗含武理、大道的经典,只是一本医书。

  习武一道,益气血、锻筋骨,而后壮内气,是由外及里之法,到了任苏这步,打熬筋骨渐趋圆满,也差不多该着手内炼法门的修行了,这本医书主讲人体大小经脉、百般穴窍的作用和辨认,正是符合任苏眼下需求。

  “肾出于涌泉,涌泉者足心也,为井木;溜于然谷,然谷,然骨之下者也,为荥;注于太溪,……”

  任苏一边轻诵,一边摸索着辨认,忽然有隐约雷声隆隆传来,接着呼喝声起,须臾嘈杂如市,久久不散。

  任苏眉头微皱,放下医书,拿剑出了木屋,疾步而行,很快来到天狼山前,只见两三百骑纵横山野,尘土嚣扬,喝声响彻四野:“巨野郡四大帮清场,无关人等速速离去,若敢逗留,绝不留情!”其后近千人紧随。

  任苏怔然,心知要出大事了。

第十章 天狼拭锋(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