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四章 一息指剑术

  清风徐徐,吹皱一池春水,池边几株梨树正艳,如堆雪似锦簇,春意盎然。迎着白花簇簇飘落,树下一人携剑起舞,剑光招展,似劈水分浪,简单古朴,又似抚纱弄织,一剑接一剑,牵动全身一张一弛,韵味幽然。

  这里是白府的一间小院,昨夜与白千牧交谈过后,任苏倒也不客气,一大早便带着行李投奔上门。

  “剑如清风伏劲草,心在五湖观涵渊。龙走大江归四海,一息一动望云天……”

  剑光随歌诀而走,花飞花落,任苏面色悠然,他练得不是剑法,而是一门唤作《一息指剑术》的秘术。

  内息第二境是内息入丹田,到了这步,习武者通常会开始习练呼吸法,引导内息游走挪移,不过,人体一呼一吸所出,非止纯净阳和的先天元气,还有天地间的许多浮浊气息,这些气息比之先天元气犹如大江大河与细小溪流,因此,冒然导气入丹田,很有可能将浮浊气息引入,致使阴阳紊乱,神思不属,乃至走火入魔。

  呼吸法收发间有若江河泥沙俱下,纯化内息,如大海捞针,古往今来,无数英雄好汉便是卡在这关口不得寸进,而《一息指剑术》却是撇开这些浮浊之气,直接练就内息搬运之能,此后再习呼吸法,可谓一挥立就。

  风声轻嘶,任苏展动剑光,斜阳晚照,盛满一池晕黄,飞花片片,中有寒光舞动,如仙人纵剑御于云霞。

  “内息出于周身百窍,指剑之术主观右臂五窍,两窍在臂、三窍居掌,于出剑之刻,辨动静之机。”

  “剑光动,则有气血奔流,待催发,搬百骸之流,使之如江河决堤,动五窍、赶一息,至于风唳扶摇。”

  剑动心不动,任苏回想秘籍批注,精神默守臂膀五处,渐渐飘忽远去,时间流逝,忽有步伐声响起。

  任苏睁眼看去,见池边一袭青袍卓立,风采飞扬,他忙收剑,走上前,拱手道:“白老哥。”

  两人见过礼,并肩向前面凉亭行去,白千牧边走边说:“事情已经吩咐下去了,但凡是我白马门势力所触及的郡县,不止各大药铺有专人盯守,城门处也与守卫通过了气,只要有人携了那几味药出城,都会记录下来告知帮中兄弟。当然,即使有人侥幸过了城门,周遭的郡县要道乃是我门中根基所在,线报只会更多更密。”

  凉亭也在池边,不过十数步远,白千牧款款而谈,不一会儿,两人进了凉亭,相对坐下。稍顷,白千牧话语告终,任苏拿起茶壶,倒了杯茶水,白千牧接过、放在手边,看向任苏,“不知吴老弟可有补充之处?”

  为免遭惹麻烦,昨夜告别前,任苏告知了他吴晟的“假名”,曲山与巨野相隔一州,他倒不担心被看破。

  话音落下,任苏面上露出一丝苦笑,抱拳道:“这一手三路齐进,当真是天罗地网,让人无处可逃,原本小弟心中只有八成把握,现在不说信心十足,九成五还是有的。小弟只望能及时得到回报,适时做出应对。”

  顿了顿,“还有那些大量囤积以及连续采购数日的人或势力,便拜托白马门中的弟兄多加注意了。”

  任苏语气低缓,心中则是一惊,最初受吴晟残留记忆影响,他以为这些江湖帮派不过整日里争凶斗狠,没什么大不了,后来虽略有了解,倒也没多大改观,不想此时白千牧将整个帮派发动起来,能量竟是如此惊人。

  这也是吴晟不通世俗之故,不论是百年宗门,还是大多江湖帮派,不说门下习武,单单平日里人吃马嚼便是一笔不少的消耗。许多宗门看似隐居高山,与世隔绝,却是以一地为供养,等若国中之国;至于江湖帮派,立足闹市街巷,通常控制着不止一行一当的买卖,如寻常商贾貌似风光远胜白千牧之流,实际富贵全在他人。

  白马门执掌着巨野郡山野之间通衢贸易,其下帮众何止上千,只是顾忌朝廷势大,仅论内堂三百弟兄。

  似这等势力,换作乱世,只要揭竿而起,随时能占据一县乃至一郡之地,又岂是争凶斗狠那么简单?

  白千牧轻笑道,“放心,我已关照过管事之人,这郡城内的情报是一天一封,外边郡县则是三天一封,到时,都由府中管家第一时间送到老弟你手中。”任苏微微抬头,接着点头:“白老哥心思缜密,如此甚好。”

  人药的练就要耗费大量时间,辟谷七天,服食汤药五副七轮,总共四十二天,任苏时间还算充足。

  白千牧端起茶盏,悠然抿了一口,见池中映照的几朵云翳虽泛着昏沉血晕,却有疏星隐隐,更起一轮玉盘黯淡透明,他抬手指了指,笑道:“今夜月色尚可,不如便叫下人在此备宴,你我二人把酒长谈,如何?”

  “听凭老哥吩咐。”

  白千牧扬声喊道:“李勇,告诉夫人一声,今夜我在曲梨园设宴招待吴老弟,让她通知厨房准备。”

  小院门口有两名作家仆打扮的魁梧青年侍立左右,听得叫唤,其中一人咧嘴应了一声,昏暗中人影一晃,步伐踏踏远去,显得有些性急无礼,白千牧摇头笑骂:“这厮!府中多是帮里弟兄,吴老弟不要见怪。”

  没过多久,有侍女提着灯笼照亮小院,紧接着,一名风韵犹存的黄衣妇人领着四个提篮小厮翩翩而来。

  这夜,两人举杯赏月,开怀畅饮,谈天说地,无所不及。

  这夜过后,任苏安心在白府住了下来,他白天待在自己小院,几乎足不出户,一旦入夜,却是回回外出。

  这行径落在一般人眼里,怕是觉得可疑无比,好在白千牧是沅州颇有声名的豪杰人物,府中招待过不少江湖怪客,白府这群仆人也算是见怪不怪,这倒让任苏暗自松了一口气的同时,能有更多精力应对收到的情报。

  不过,一连十多天,进展都不大,与此相反,在那门指剑术上,有了长足锻炼,他的造诣突飞猛进。

  当日任苏虽被翁成宫掠走,秦昭也没忘记本来目的,除了那精神大法,还自校场下的密室取出不少书册,其中有增长见闻的典籍,也有先天以下的武学,这秘术便是其一。当然,秦昭本意是见任苏临近内劲圆满,先让他熟悉熟悉,倒不知道短短三天内,任苏竟不声不响突破到内息蕴生,甚至一举跨过了感应内息的关口。

  这日,任苏盘坐石凳之上,扶风放于膝,天朗气清,惠风和畅,垂首冥思,只觉宇宙之观倒映心田,和谐自然,仿若天人交融一体,再微微凝神,又见幻象中清阳升起,光芒万丈,生机漫洒,恰有五缕暖融异常。

  指剑术主观五窍,也共有五式,每式侧重一窍,如今任苏凝神间五窍自显,不得不说精进颇为可观。

  可惜,感应五窍之能虽是每日有着进步,如批注所说“赶一息,至于风唳扶摇”,任苏依旧毫无头绪。

  曲梨园中,清静安宁,落针可闻,一阵轻细脚步蓦然靠近,任苏看去,却是一名绿衣丫鬟,身材娇小,面容秀丽,她踏过已有一两分繁茂的树荫,来到凉亭下,福身一礼,脆生生道:“大爷回府,说想见见客人。”

第二十四章 一息指剑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