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四章 道北江仲舒

    七月似火,曲山城门,人流熙攘,十数名兵卒顶盔持枪,汗如雨下,仍面容肃穆,不见丝毫放松,目如鹰视,教人心悸之际,抽丝剥茧般搜查着个个乡民货贩,甚至官绅来往,也有被喝止下车,显出不同寻常的凝重氛围。

  “咦?”

  蓦然,为首的中年军官面上浮出一抹讶异,定定望向远处官道,有兵卒随他看去,见得一辆马车徐徐驶来。

  这马车自不会有出奇之处,前头是一匹棕黄的山地马,最多算得脚力稳健,后面拉着车驾,虽垂悬丝布,颜色以清浅为主,看不出半分华丽。那中年军官看的却是驾车之人:脸色蜡黄略带僵硬,双掌泛着灰青,一袭黄袍罩身,竟似竹竿般透出些许骨架,他眼珠子微转,心中回想起上官的吩咐,面上已挂着笑容,迎了上去。

  “陈兄,真是好久不见!记得大半年前你匆匆出城,之后再没讯息,现在想是终完成了吴老爷的嘱托?”

  护院队长拱拱手,不冷不热:“让欧阳兄弟担心了,回府后有机会一起喝酒。”这欧阳军官年轻时也在江湖上闯荡过,后来不知怎么在军中谋了个小官,两人有些交情,但不深,都是老江湖,又岂会轻易透出话柄。

  欧阳军官笑道:“一定,一定!”忽一叹:“这几日出了大事,上命不可违,陈兄要进城,还请让我搜查一番。”

  “这是自然。”

  护院队长面皮微动,侧过身子,一手掀向车帘,道:“里面只有我家少爷和他的书童,绝无旁人。”

  欧阳军官一听,目中有异色闪过,接着便见光芒映入车厢,露出两道人影,其中一人只是半大少年,他粗粗一扫而过,视线落在居中那白袍青年身上,只一看,心下一惊,顿时各种心思计算全消了,连连点头放行。

  “头儿,就这么放他们过去吗?”

  一旁,熟知自家队长性子的兵卒不解发问,欧阳军官沉默,道:“不放不行,这吴家少爷已不可寻常对待了。”

  马蹄蹬蹬,车轮滚滚驶过城洞,欧阳军官心神晃动,似望见一弱冠青年端坐车内,双肩不动,身若扎根,如渊渟岳峙,细看又有不同,双眸粲然,浑身锋芒隐隐,神气逼人,却也没有一丝高傲睥睨之意,浑若崖壁千仞,只为入云霄,凭空一坐,给人八风不动、处变不惊的超然出尘,缥缈若怀谷,让见者只有高山仰止之心。

  他是行走过江湖的人,见过诸多英杰,立刻知晓吴家子这躺出门是得了大机缘,超凡脱俗(先天)不在话下。

  “城内都传闻吴家少爷冥顽不灵,整日空想,早晚会败光吴家产业,离家出走、身死他乡,反倒是吴广源的福气,只可怜吴家悍妇一生操劳,全给小妾做了嫁衣,暗地里耻笑不已,眼下,怕是会惊爆一群眼球。”

  欧阳忽的嘿嘿笑出声,但也不忘上官命令,挥手招来一名手下,耳语几声,又振作精神,扫视来往行人。

  “少爷,我们终于到家了。”

  马车进入城池,周边霎时喧闹起来,叫卖、争吵、呼喝种种声音不绝于耳,小书童面上喜气洋溢,坐在护院队长一侧,张口欢呼,任苏抬头一笑,重又注目手中书籍,不多时,吵闹远去,街道渐发僻静,马车一顿。

  “吁!”

  车外,护院队长长声勒马,任苏双手一合,把书放下,稍微整整衣冠,提起扶风,一撩衣袍,施然迈出。

  “少爷!”一下马车,耳边便传来两声恭谨的呼喊,任苏目光一转,看见两名穿着褐色短打的护院躬身立在旁边,他轻轻颔首,对着小书童说道:“小安,你留在这,领着他们将车上东西收拾,先都拿进山海院。”

  又侧身让出护院队长,笑道:“陈叔,你在外许久,先与我去见过双亲,这样也好早些与婶子团聚。”

  护院队长一家皆在吴府,妻子更是府内大管事,两人膝下无子,长久以来,将吴晟视若己出,倍加庝爱。

  话落下,不待回答,他抬起头打量眼前府邸,只见一片红墙绿瓦中,楼阁亭台无不精雕细琢,富丽又不乏浩然气象,院落十重,时有沙沙声响,时有唧唧啼鸣,时有潺潺流水,适时日出云天,恰如朝气跃然壮丽江山之间。

  丰州辖下七郡,仅有曲山是本朝新设,多是二十余年前大央河决堤受灾的民众,吴父吴广源也正是其一。

  此人本是一介贫民,却借着新城迁居时起家,一跃成豪富,端的是手段非凡,不过,洪水滔天,也夭折了吴晟的两名兄长,只能说人生际遇,有得必失,任苏脑海念头涌动,脚步已迈了开,与护院队长一同进了府。

  府内早有下人去通报了吴父吴母,此时,自有熟悉管事上前带路,不疾不徐,恭维中引着两人步入深处。

  任苏穿过长廊,余光瞥下,暗暗牢记府中布置,不觉间,前方管事身子一震,停在一处厅前,道:“老爷夫人刚用过餐,少爷和陈护院可自行进去,小的先行退下了。”任苏昨日已到了附近,这会最多卯时过半(上午八点左右)。

  听罢,任苏轻声一呼,抬腿迈过门槛,感到有目光落下,也不去看,先环手一躬:“爹,娘,孩儿回来了。”

  这是一间膳厅,中间梨木圆桌上还有碗筷摆放,整齐干净,似特意为任苏所留,上首坐着对夫妇:

  男子至少年在五旬,脸型略显削瘦,头发斑白,凸显得一双眸子幽深明亮,一身墨绿绸衣光滑莹润,他手捧茶盏静静酌着,无形间,有股颐指气使的威势充斥小厅;妇人倒是满头乌黑,高高盘起,步摇金灿,花钿朱红,天庭饱满,给人一种雍容华贵之感,可惜,这时她眉头轻蹙,眼角鱼尾纹条条浮现,表露年纪同样不低。

  场面有些沉寂,出乎意料,没有吴父的勃然大怒,也没有吴母的嘘寒问暖,只有一丝丝压抑在酝酿蔓延。

  任苏心里正惊疑不定,吴母眉头舒展,敲敲扶手,道:“回来总是好的,用过饭没有?这里给你留了。”

  任苏只说用过了,吴母也不追究,不冷不淡谈了几句,便以任苏赶路疲劳为由把他打发走了,古怪地是,护院队长留了下来。听着明显压低了的声音传出来,任苏摇摇头,正好看见个青帽小厮急急经过,连忙开口唤住。

  “少爷!”小厮束手而立,府中虽有两位吴家血脉后裔,为表嫡庶,简单称作少爷的,却只有吴晟一人。

  任苏点点首,指使着小厮又叫了三人,合共四人,一并往吴晟所居的山海院行去,他嘴上说是院子需要人手打扫,实则是吴晟记忆残缺不全,不明道路,是以,那小厮数次说明院子平常都有打理,全被他直接无视。

  小厮在前,任苏悠悠吊在后头,目光四下驱巡,结合破碎记忆,脑中一张简洁的吴宅俯瞰地图渐渐成形。

  “少爷!”“少爷!”“少爷!”……

  沿途所过,不时有仆人驻足行礼,小厮严谨、婢女端庄,展示吴府治下的手段,任苏偶尔颔首回应,神态越发淡然,随着步伐深入,他记忆越发清晰,连带步子也不自禁快了些许,大了些许,不一会,迈入一园。

  他放眼望去,小桥流水,假山层叠,秀竹挺拔翠绿,奇石坐落,自然意趣,颇有几分云深不知处的隐士闲情。

  此园正是叫仙人园,任苏视线越过这近一亩大的园子,已看得山海院内布设,可他脸上不见喜色,反而眉头跳了跳。

  “这人怎会在此?”

第三十四章 道北江仲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