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车一平二,出车!

  大佬车,望着惊魂逃跑的铁头,脸上露出狡诈的笑容。

  他得意的转身,躬身,摸着墙根,快步走到小红楼一楼的大门前。

  门上穿一根很粗的铁链,上挂着一把结实的大锁。

  大佬车,身手敏捷的从随身的黄军包里,掏出那个红色的小布包。

  他解开布包,里面是一套格外专业的开锁工具。

  大佬车迅速的拿起其中的一件,对准锁眼,缓缓塞入,轻轻晃动了三下,只听咯哒、咯哒,大锁应声打开,前后不过5秒。

  大佬车的这手独门绝技,真当是要,拜谢恩师的赐教,虽然,大佬车现在总骂,师傅不要脸......

  ................................华丽分割线...............................

  那一年,大佬车还是个青涩的少年,因为身体结实,再加上过几年学,有些文化,自然的被招进工厂,成为了一名学徒工。

  就这样,大佬车分配到钳工班,成了一名钳工学徒。

  钳工,在当时的工厂里比较吃香,虽然大多数机械的部件都能机械冲压或者磨制,但是,有个别细小部件,还是需要人工打磨和修正。

  当年师傅教他,并没有教他这手绝技,只是教他打磨、修正。

  后来师傅发现大佬车,感觉极好、眼神锐利,能分辨毫厘之差、手感稳重、心细如发。

  于是,某天,师傅给大佬车出了一道题,条件是如果合格,师傅就传授给他自己不传的绝技。

  题目就是,用钢锉刀锉生鸡蛋的蛋壳,蛋壳锉掉,鸡蛋不破。

  大佬车端着一尺长大锉刀,盯着看,摆在面前的生鸡蛋。

  就是看着、观察着、比划着,却不动手。

  一天一夜后,他决定出手,请来师傅。在师傅的监督下,他开始动手了。

  只见那把锉刀,在大佬车的手中,轻柔而不失稳健,像似一条灵活的牛舌。

  只见他仔细磋磨生鸡蛋的蛋壳,一遍又一遍,大约在7个小时后,师傅再看那生鸡蛋,已被大佬车锉的晶莹剔透、吹弹即破,大佬车成功了.......

  师傅欣慰的笑了.......

  “师傅!你看!你看,我做到了!”大佬车激动的说着。

  “嗯,果然没看错你!明晚下班到我家来,我有事儿给你说。“师傅微笑的回答道。

  次日夜,大佬车如约来到师傅的家。

  师傅一反常态、煞是谨慎的锁上房门、关上窗户、拉上窗帘,然后神秘的拿出一个木头盒子。

  ”小子,今天,为师就正式收你为徒了!“

  ”师傅,我不是早就拜过师了吗?“大佬车不解的问到。

  ”嘿、嘿、嘿,之前,拜师学的是干活儿!学好充其量就是个好工人,今儿,师傅传的是:手艺!小子!你呀,天赋异禀,这是你的造化!“师傅狡黠的笑笑回答到。

  大佬车,听后,二话不说,跪倒就磕头,:“师傅在上,受徒儿三拜!”

  师傅,点着一根香烟,深吸一口,说道:“起来吧,这门手艺,在旧社会可是吃香的很嘞!过去的事就先不说给你听,等我死的那天,我自然会告诉你的,你只要知道,这手艺的精妙,就行了!”

  “师傅?你到底是干哪一行的?”大佬车起身,坐在师傅旁边,迷糊的问道。

  师傅吐着烟圈,平静的说:”不说了,近时不如往日,不说也好、不说也好......“

  大佬车听罢,就不再问了。

  只见师傅,小心翼翼吹了吹,盒子上的浮尘,轻轻的打开那个木头盒子......

  大佬车,不自觉的向师傅身边凑了凑,伸长脖子,好奇的向那盒子里面瞅着.......

  那个一个,外表很朴实的木头盒子,看不出是什么木料,也没有什么雕刻,也许是因为年代的原因,盒子木色泛着深沉的暗金色,暗藏贵气。

  “师傅?!这是什么木头做的?”大佬车好奇的问道。

  “这就是柏木黄心!”师傅语气轻柔且略带炫耀。

  “哦、哦、”大佬车貌似明白的,长着大嘴,答应着。

  盒子打开,里面是一个红布包,师傅拿出红布包放在桌子上,关上了盒子。

  “小子,你看这里有什么不一样?”师傅一手按着盒子,一手指着盒子侧面,小声的问道。

  这时,大佬车还痴痴的看着那个红布包,当听到师傅的问话,才如梦方醒的”哦“了一声。

  顺着师傅的手指指向的位置,不难发现,那有几个小眼儿,不过,如不仔细看,会认为那是虫蛀的痕迹,可仔细观察后,就会注意到,那些小眼儿的位置......好像......刻意按照一定的规律排列着。

  ”师傅.......这些.......小眼儿......好像.......好像.......能连在一起.......?“大佬车一字一顿的回答道。

  ”能连成什么?!“师傅略带紧张的继续追问。

  大佬车摆动身体,一会儿前、一会儿后、一会儿左、一会儿右、站起来又坐下,最后蹲下......

  ”连成......连成.......一条线.......对!.......一条线!“大佬车迟疑后坚定的回答道。

  ”好小子!!!“师傅一拍大腿,迅速的打开红布包,拿出一件东西,递给大佬车。

  ”给小子,拿这个试试.......“

  大佬车,小心的接过师傅递来的东西。

  这是一根,巴掌长短,但是极细,极细的长针,很有弹性,在灯下反射着幽幽的光......

  大佬车尝试的将长针,扎入其中一个小眼儿......

  大佬车揉动长针,那针如同一条小蛇,神奇的穿过一个个小眼儿......

  就在,长针穿过最后一个小眼儿的时候,大佬车忽然一下,抽出了那根长针......

  只听见,”嘎的!“一声,那盒子的底部,弹开一条缝隙......

  大佬车,吃惊的,抬头看着师傅......

  ”本门,后继有人了.....“师傅满意的点点头。

  大佬车,打开盒子的底部,里面放着一个八卦罗盘.......

  这个罗盘不同其他罗盘,通体黑色,摸起来凉凉的,像玉石的感觉....

  大佬车好奇的拿出罗盘,掌在手中,细心的把玩,只见,在那罗盘的背后写着两行字......

  “啥?近乎贫?啥?近乎......啥??......”大佬车文化不高,吭吭咳咳的念出。

  “贪近乎贫!婪近乎焚!“师傅微笑着,纠错道......

  ................................华丽分割线...............................

  几分钟后,大佬车轻松的来到财务室的保险柜前,

  那保险柜就像是大佬车自家的东西一样,在大佬车的红布包面前,顺从的被打开......

炸药先生说
这是一本适合反复阅读的灵异悬疑小说,请注意文中的每个细节,这些细节会带您进入一个前所未见的迷局,隐隐的恐惧,如影随形........

第六章 车一平二,出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