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四章 车走界河,一家过日子十家观望着!

  入夜时分,街角的路灯如平时一样点亮,同样依旧如此“吱、吱”的发出电流的声音;同样一如往常的“吧嗒、吧嗒”的时而明,时而暗......

  在街角昏暗且忽闪的灯光映照下,一个女人搀扶着一个男人,缓步走在行人寥寥的街头.....

  ......

  “破灯也没人修!我看咱们厂子也就到头了!!......”

  “说的可不是吗?”.......

  “......哎?......回来了?你们......没事吧?......”迎面走过来的两个人一边闲聊了,一边装作吃惊的样子,轻轻的冲着缓步走来的这对男女,挥手打着招呼。

  “没事的......”男人脸色略带难看的抬眼看了一下,嘴角轻咧的假笑,并尴尬的摆了摆手。

  而那个搀扶他的女人却没有答话,只是头一低,不觉的更加握紧了男人的臂膀。

  “好好......没事就好......那回见呀!大佬车?!我们下棋去了......”两个人见状也不再纠缠,敷衍回复着,不自然的互相使着眼色,与男女擦肩而过......

  就当男人和女人马上转过街角的时候,就听见身后传来那两人的小声的窃语,听不清在说什么,但是能隐隐感觉他们的话语中带着阵阵的偷笑......

  ......

  这个时间,筒子楼里走动的人不多......

  白天走廊里的满地狼藉早已被收拾的干干净净的......

  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但是,就在男人和女人穿过走廊时......

  走廊两边各家的门帘都随着两人步幅的节奏,一家家的被缓缓掀起一角,各家都像鼹鼠般的影影绰绰的窥视着外边的走廊......

  男人轻轻的拨开女人的搀扶,侧身走到女人的前面,努力加大步伐走向家门......

  女人也低着头加快的脚步跟上男人,一前一后的进了房门......

  ......

  房间里的灯,被点亮了起来......

  夜风从破碎的窗户玻璃中灌进来,吹动着窗框上挂着的那条粉色花布窗帘......

  屋内的摆设都是东倒西歪的、地上满是摔落的东西、四下一片狼藉的样子......

  只有......那双红皮鞋却端端正正的被摆放在桌子上!

  ......

  此时屋内的两人,完全不关心那双端正摆放桌上的、折磨他们多日的诡异红鞋!!

  因为现在他们的身心已被折磨的精疲力尽、无力再去关注它的存在......

  男人疲惫的随手将桌上的红鞋拨到桌角的位置,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瘫坐在桌前,双眼只是呆呆的盯着自己扎满绷带的左手......

  女人低头缓缓的关上屋门,默默地蹲下身子开始捡拾散落地上的杂物。

  她将屋内的摆设摆回原来的位置,一件一件的恢复成本来的样子......

  屋内两人都没有说话,只是沉默、沉默、还是沉默......

  只有女人扫地时,扫把撩拨地面发出的悉悉索索之声......

  良久,女人摆好了屋内的陈设、更换了床上的被单、擦干净了地面上的血渍......

  而后默默的走到桌前,她轻轻的拿起那双红皮鞋,找了个盒子装了,放到了门口的高柜上......

  此时女人的眼眶再次湿润......

  就在女人表情略显委屈、眼角潮红的时候,男人好像也从梦中苏醒过来一样,他深吸了一口气、坐直了身子、抬起头,双眼同样也是湿漉漉的!!

  男人站起身子,用右手拿起一张报纸,沙沙的抖开......

  艰难的用一只手提着报纸的一角,努力的对着窗户的破玻璃上面比划着......

  女人见状,赶忙的一吸鼻子,收回眼中打转的泪水,走过去帮忙。

  “我来吧......”女人语气依旧温柔的细语说道。

  男人没答话,将手里的报纸递给女人,又坐回到了桌边......

  又是一阵的沉默......

  “我们搬家吧?!......”男人沉默良久后,闷声说道。

  女人摁压着刚黏在破玻璃上的报纸,没有立即回答......

  眼中却流下了,难以自制的泪水!

  ......

  这一夜,他们没有睡觉,只是肩并肩的坐着,就像墙上那张黑白结婚照里的姿势......

  也是这一夜,他们也没有说话,只是相互依靠着,在宁静的夜晚互相聆听对方的心跳......

  还是这一夜,他们没有再哭泣,只是头顶头的依偎着,在昏黄的灯光中望着墙上的结婚照,一同回忆着那些曾经的幸福的点点滴滴......

  ......

  之后的几日,大佬车没去城里的劳务市场找活儿,而是四处打听哪里有出租的屋子。

  而他的女人也没有回自己的娘家,也没有将此事再和任何人提起,依旧在周围人的偷声窃语中,坚强的生活着......

  她知道自己的男人就会在这两天......是这两天......

  会带自己去一个新的地方,在那个新的地方,她和她的男人就可以远离现在的一切、幸福的在一起了......

  ......

  一日傍晚,大佬车神采奕奕的冲进家里,端起桌上的大茶缸,一气牛饮......

  “媳妇?!我找到房子了!明天我们就搬家!”男人用缠满绷带的左手擦了擦嘴角的茶水,兴高采烈的对着面前的女人说着。

  女人听后,脸上瞬间露出了阳光般灿烂的笑容,也许是害怕自己哭出来,只是用手掩着嘴巴,激动的点头答应着。

  当她知道她明早就要和自己的男人离开这里的时候,那种感觉就像囚徒获释......

  也许更像是别样的越狱、是别样的叛逃、是别样的背叛......

  她比他更加的渴望明天的到来......

  这一夜,他们双宿双栖的搂的很紧,像新婚时的洞房花柱夜一般拥吻着.......

  也是这一夜,他们甜蜜的耳边私语着,期盼着又留恋着时光的划过......

  还是一夜,他们酣睡的格外的安心,睡的很沉、很甜、很舒心......

  ......

  次日天明,也许是昨夜睡得过于安定,平日里早起的女人,在这个清晨却还没醒,还在酣睡......

  大佬车却出奇的起的很早,他悄悄的下床,穿上衣服,轻手轻脚的走出屋外......

  不多时,屋外的灶台上传来了锅碗的轻碰之声,

  随着这种声响的悠然入耳,飘入屋里的还有香甜的油炸荷包蛋的味道......

  今天早上,他要给自己的老婆做一顿早餐,因为今天他们就会和这里告别了,他们的新生活即将开始了......

  少卿,大佬车右手端着粥碗、左手用小臂和胳膊肘支着一碟小菜,小心的用头撩起门帘钻进屋里。

  女人还是侧躺在床上,迷糊着......

  “媳妇?!起床了,我饭都做好了,快起来了,今天我们还要搬家呢?”大佬车放下吃食,走到床前,坐在床边,轻轻的抚摸了一下自己女人的脸颊,温柔的说道。

  “恩~~我知道了.......”女人双眼微挣嘴角挂着笑容的望了望身边的男人。

  “几点了?感觉没睡够似的,你知道吗?我昨晚做了一个梦......奇奇怪怪的......”女人一边穿衣一边对自己的男人闲聊着。

  “什么梦呀?还奇奇怪怪的?是饿的吧?”大佬车也微笑的开着玩笑。

  “恩!好香呀!你一说饿,我还就真的是有点饿了.....”女人笑容满面的回答着。

  “快点儿,去水房刷牙洗脸,今天让你尝尝我的手艺......灶上水壶里有热水,刚烧的,小心烫......”大佬车摆好碗筷,又摆正椅子。

  一会儿,男人和女人,面对面的坐好......

  “媳妇?你先尝尝这个......呵呵......”大佬车笑眯眯的加起一个油炸荷包蛋,一股脑的塞进女人的嘴里。

  “呜,呜......你......讨厌......塞......太多了......”女人的嘴被油炸荷包蛋塞得满满的,吱吱呜呜的抱怨着,语气娇柔。

  此时他们完全没发觉......

  这顿早餐的他们是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这样吃的如此温情、第一次这样边吃边聊,话语轻柔、第一次这样你来我往的浓情蜜意......

  此刻房间里充满了暖暖的爱的味道......

  ......

  “你刚才说你昨晚做了个什么怪梦?”大佬车微笑的看着自己老婆,喝了一口粥问道。

  “哦,对了,听我给你讲......”女人听后,也放下手里的粥碗,清了嗓子开始讲述自己的怪梦......

炸药先生说
这是一本适合反复阅读的灵异悬疑小说,请注意文中的每个细节,这些细节会带您进入一个前所未见的迷局,隐隐的恐惧,如影随形.......

第二十四章 车走界河,一家过日子十家观望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