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 柏木黄心,聚宝斋里寻陵鲤!

  “叮铃铃......叮铃铃......”酒店房间的电话响起......

  此时,林雨琴还没从整夜思绪纷乱中缓醒。

  她迫于电话铃声的纠缠......

  无奈的.....

  艰难的......

  睁开了浮肿且疲倦的双眼。

  一夜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的煎熬,弄得她现在闲的格外虚弱,眼中还充满了困倦的红血丝。

  .......

  “喂~~”林雨琴语气倦怠的接起电话。

  “你好?你是林女士吗?”电话那头一个男人操着烟酒嗓子问道。

  “恩......你是哪位?”林雨琴一边继续回答、一边轻轻的揉着自己的太阳穴。

  “啊哦!林女士,您好!我是古玩街的、聚宝斋的老刘呀?您忘了?您几天前来过我这里的?您还记得不?”电话那头的男人语气谦卑的说道。

  “哦?!你好......你找我什么事?”林雨琴继续揉着太阳穴,皱着眉头问道。

  “啊!是这样的,您上次来不是想让我们帮你找些老货吗?就是老柏木匣子?你记得吧?......”

  “恩?我记得,你继续说......”

  “哎~~,托您的福!自从您走后,我们是没白天没黑夜的帮您四处打听、四处寻找,结果您猜怎么着?......我们帮你找到了不少这样的匣子!都是老货!有些还是宫里的稀罕玩意儿呢?!我今儿给你打电话的意思就是想请您再来我们这里一次,想让您给看看......哪一件儿?是您需要的?又或者您能再相中其他的?......您看您方便不方便呢?”电话那头的男人语调里带着明显的北京口音。

  “恩......我知道了,一会儿......中午吧?我去你店里看看。”林雨琴听完忽然表情不再疲倦,眼中莫名的闪着一丝光彩,话语中也多了些气力。

  “哎呀~~,您是贵人呐!晚起喜晴~~,不像我们夙兴夜寐,靡有朝矣......”电话那头的男人京腔京调的恭维道。

  “你说的什么?没听懂?”林雨琴听对方这样说话,完全不知何意。

  “恩?啊......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是夸您呢!夸您晚上睡的好,一觉儿醒来就有喜事呢!不像我们睡得比狗迟、起的比鸡早,没您这样的好福气呀.....”电话那头的男人连忙解释道。

  “什么比狗!比鸡的?你瞎说什么呢?”林雨琴听完不但没有高兴,反而有点厌烦。

  “不是!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呀,现在已近中午了?我要不要给你准备些午饭呀?”电话那头的男人赶忙弥补着。

  林雨琴这才看了看房间的挂表,可不是吗?已经下午一点多了!

  “不用了!我刚才才看到时间,那就一会儿吧,我准备一下就来了!”说着林雨琴就挂掉了电话。

  她实在是不想再和那个京油子多说一句话了!

  一张碎嘴!嘚吧嘚吧嘚的!故意做作的!好像自己文采很出众的样子!

  她现在想想就觉得十分讨厌!

  ......

  大约一小时以后,林雨琴梳妆完毕、穿戴整齐的,站在镜子前。

  当她前后左右的审视完自己的仪容仪表,就走到门廊的位置,拉开衣柜,准备从自己的行李箱中去拿些什么东西......

  就在她看见自己的行李箱时......

  她好像感觉有一些异样......

  就感觉自己的行李箱?

  好像有被人翻动过的痕迹!

  因为,她依稀记得......

  行李箱现在被摆放的位置,应该不是自己之前摆放的样子!

  她立刻紧张的打开了自己的行李箱......

  快速的检查着箱子里的物品!

  少卿......

  在她再三检查完毕之后,确定没有物品丢失,才心安的拿出自己的皮包准备出门。

  出门前,她又觉得不放心,还是再次转身仔细看了下自己房间里的所有物品。

  最后,心有余悸的关门离开了......

  ......

  大约又过了一小时,林雨琴出现在城里唯一的一条古玩街上。

  小街不算很长,但是街两边都摆着大大小小的、各式各样的地摊......

  挤得本就不宽的街道,更显得局促。

  虽然已是下午,仍然客源不断......

  林雨琴今天没有戴头巾和墨镜用来包裹和伪装自己的容貌。

  一身不俗的衣着,使得她在这条小街里显得格外扎眼,不时的被街边的一些摊主招呼着:“老板?!美女大老板?!来我这看看!我这里都是好东西的!全是老货!又看上的没?你要啥?我帮你找呀?来看看呀?”

  林雨琴却不答话,只是轻轻的摆着手、侧身挤过。

  ......

  最后,她熟悉的走进古玩街较后面的一家很大的店铺——《聚宝斋》!

  ......

  “哎呦!哎呦呦!!我说谁来了呢?林女士!您来了?就等您呢?”聚宝斋的刘老板满脸堆笑的迎了上去。

  “刘老板?你说你找到了?让我看看......”林雨琴表情和语气都平淡。

  “您先坐吗?坐!坐!,先喝茶!我让人给您拿去......”刘老板客气的招呼林雨琴坐下,并端上了一杯香茶。

  “林女士?您是不知道?您上次来呢?我一眼就看出来了,您是行家!您是大老板!平时呀,您说我们这里吧,就是因为前些年......考古队发现了将军墓,才让这条街热闹了,热闹归热闹呀!可都是看的多买的少,都因为这几年真货少了!满街的地摊都说是真货!您是行家呀!您说有真的吗?也就是我这儿!店大!信誉好!绝对不会让您失望的......”刘老板见林雨琴坐定,马上开始不停地絮叨着。

  “好了!刘老板,你就别说了......我上次进门的时候,你都讲过一遍了!”林雨琴打断刘老板的啰嗦。

  “啊?!上回说过了吗?看我这脑子?!”刘老板故作吃惊的样子。

  “行了,我要的东西呢?我看看!”林雨琴没在意刘老板的表情,继续问道。

  “对不起呀,您稍等!您稍等!我去看看......”刘老板赶忙道了声歉,快步走到柜台后的屏风后面。

  也不知道,刘老板在屏风后面如何安排了一番?......

  少卿,只见他又满脸堆笑的走出屏风,后面跟着他的一个伙计,伙计手里捧着三个颜色各异的匣子。

  还没等刘老板走近林雨琴。

  就听见林雨琴先说话了......

  “刘老板!不是这几个!拿回去吧!”林雨琴只是远远的看了一眼,就冲着刘老板挥手示意不对。

  “林女士?您还没仔细看呢?就知道不是吗?”刘老板吃惊的回答道。

  林雨琴没再搭话,喝了一口香茶,继续的摆了摆手。

  刘老板看着对方态度坚决,也就没再多问,一边对身后的伙计使着眼色,示意再拿别的物件、一边走近林雨琴。

  “林女士?您要仔细看看呀!我知道您要的东西是个稀罕物,但是也许您又看上我这里其他的好玩意儿,也不一定呀?那儿也不是个喜事儿吗?”刘老板忽闪着眼睛,表情真诚的说道。

  “刘老板,我还是那句话!如果是我要的东西,多少钱!我都给你!如果你没那本事,那我就找别人了!”林雨琴语气冷酷的回答道。

  两人正在说话的时间,小伙计又端上了几个匣子......

  “我说,刘老板?我们先不说款式,就先说说我要的这个匣子的材质!你知道什么是柏木黄心吗?这几个盒子?你说说那个是?”林雨琴不耐烦的指着桌上的几个匣子。

  “哎?您自己看呀?那个不是柏木的?都是柏木的老匣子呀!”刘老板继续不解的问道。

  “我说的是‘柏木黄心’!是柏木的木心部分的木头,不是你这些......你看看,你拿的都是些什么?骨灰盒似地!”林雨琴有点儿生气了,没好话的说道。

  “快!快!快!都拿出来!”刘老板立刻有点儿急了,赶忙让伙计拿出所有的匣子。

  不一会儿,座子上大大小小的摞起二三十个各式各样的匣子!

  ......

  “刘老板?!是这样!我上次给你不是有个手画的匣子图样吗?你再找能人研究下!然后再找懂行的行家问问,什么是‘柏木黄心’?弄明白了!找合适了!你再找我好吗?”林雨琴扫视了一下桌上的物件,毫不客气的甩下几句话,起身准备离去。

  “哎!林女士?您别呀?”刘老板还想挽留,但看对方脸色煞是难看,也就把话儿咽了回去。

  ......

  正当,林雨琴走出店门的时候......

  她忽然不经意之间看见门口柜台里的一件东西,她立刻停住脚步。

  缓缓的躬身,仔细的看着柜台里的那件东西......

  刘老板见状,赶忙的走进柜台里面,迅速的去捕获对方视线的焦点。

  ......

  “林女士?您看上这个了?”刘老板慢慢的打开柜台,试探的拿出了那个物件儿。

  “刘老板?你的这个东西什么价呀?”林雨琴指着他拿出的东西问道。

  “哎哎哎!您是行家呀!您看上的这个物件儿?可是个老物件儿?您别看它只是一串项链,您注意看呀!这儿上面穿着的三片甲片儿?您知道这是什么吗?这是土龙甲!龙的鳞!您再看这儿品相?都盘活儿了!这样吧?您看一万块?这个数怎么样?怎么着您也不会亏了我的是不?”正当刘老板一边眉飞色舞的吹嘘、一边伸出一个指头比划着。

  “呵呵?什么土龙?你就别蒙我了!我认识的......这是穿山甲的鳞片。”林雨琴语气坚定,面露笑意。

  “啊?啊?恩?对呀!穿山甲又叫陵鲤!陵墓的陵!您想想那不就是土里的玩意儿吗?说土龙也没错呀?”刘老板立刻想法儿,自圆其说。

  “行了!刘老板,你给我个实价?”林雨琴继续问道。

  “这样吧?您也不是外人,我给您打个恨折!8000?您看呢?”刘老板装作咬牙切齿的心痛。

  “这样......你考虑下,我给你500块,你不买给我呢?我就走了!反正就是个穿山甲片而已,别的地方我也能找到的,顺便我也让别家帮我打听下我要的那只匣子!‘买卖不成仁义在’这话我也懂,我还那句话留给你,什么时候找到我要的那只匣子!你要多少钱?我给你多少钱!我今天出来没带多少,这里是200美金,算是我先预支给你的交通费!你考虑下,我走了!”林雨琴说完话,从皮包里拿出两张100面额的美钞,放在了柜台上,准备转身离开。

  “哎!林女士!别走呀,这项链!您的了!”刘老板连忙拦住林雨琴,一手按着柜台上的美钞,一手将项链努力的往林雨琴的手里塞。

  林雨琴嘴角一笑,接过项链装进包里,又拿出了5张100元面额的人民币,递给刘老板。

  “给!一笔是一笔!项链我收着了!”林雨琴心中喜悦,外表却依旧冷冷。

  “哎!您看您客气的,这儿让我多不好意思的......”刘老板嬉皮笑脸的接过钞票。

  “刘老板!记得我给你说的话!希望下回你能给我好的消息!我走了”林雨琴又叮嘱了一下,便转身离开了店铺......

炸药先生说
这是一本适合反复阅读的灵异悬疑小说,请注意文中的每个细节,这些细节会带您进入一个前所未见的迷局,隐隐的恐惧,如影随形.......

第二十九章 柏木黄心,聚宝斋里寻陵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