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月上柳梢头

  老头交代的功课很繁重,除了每天要对着一堆书籍在那背各种枯燥的名词,还要将所背内容默记下来并列出心得体会交给老头批注。

  不光如此,一天拆解一部傀儡然后再按原样安装回去,测底将小家伙累了个半死,老头的要求很简单,只要错一步就是一顿暴打,几天下来生生的将小家伙的炼体四级打成了炼体五级,而且等级还有继续提高的趋势。

  当然小家伙也不是累了就安分的主,自打见过一眼欧冶若灵之后,他的课外娱乐就变成了每天半夜爬起来偷看小姑娘洗澡。

  为此小姑娘鉴于其自我牺牲的必然事件,开始到还算忍气吞声,只是挫败了几次小家伙的不轨企图之后,被小家伙的坚韧不拔惹火了。

  再怎么说若灵也是欧冶子的亲孙女,打小就跟爷爷学的各种机关术傀儡术,被欺负上门的小姑娘也不是真的那么好相与。

  于是第二天当小家伙被强力胶粘在原地差点偷窥不成被打成猪头后,两人的战争彻底拉开了序幕,在设陷阱与拆陷阱的较量中,小家伙的傀儡术突飞猛进。

  从开始时的被动防御到后来的各种先进偷窥工具诞生,小家伙以让老头惊讶的速度快速的成长起来。

  当若灵发现彼此之间的差距在缩小后,当即在每次洗澡的时候放出傀儡武士在屋外守卫起来。

  小家伙也不甘示弱,用制造魔甲怪虫的方法做出了专门拆解傀儡动力晶石的魔甲蜘蛛,对守在小姑娘门外的傀儡进行偷袭破坏。

  若灵在吃了一次亏后曾想过改动傀儡的晶石存放位置,以此来躲避魔甲蜘蛛的偷袭,可惜那次改动并不成功,重新装配起来傀儡虽然行动没问题,却不知道那根线条搭错完全疯了,但凡启动晶石就会立刻见人就砍,不但砍偷窥的小家伙也砍正在洗澡的自己,害的自己那天差点光着身子跑出屋外逃命,要不是澡盆里的水造成了傀儡的短路,春光大泄的小姑娘这次可就吃了大亏,无奈之下只得向欧冶子求援。

  但以欧冶子的年纪介入两个小家伙的斗法实在有失身份,可是作为爷爷偏袒孙女又是理所应当的,因此当晚小姑娘的屋外就布满了胡椒喷雾桶,隐藏在所有隐晦的角落里等待其自投罗网。

  当晚小家伙确实去了,也很开心的哭了,眼睛差点没被胡椒喷瞎了,那眼泪水哗哗的整整流了一夜。

  但第二天百折不挠的他就发明出了防毒面具,用山谷里蛇皮柚树分泌的硅胶参杂数种分解济,然后烘干取其最透明的部分制作成了护眼罩,又用枕头里的棉花加上碳粉用纱布包裹制成了空气过滤器,再加上一个普通的面具,于是超越时代的产品就此诞生。

  小家伙的奇思妙想让若灵七窍生烟,她也发了狠,第二天胡椒粉就全被换成了痒痒粉,这种粉剂比胡椒粉更细小,见缝就钻,当晚穿着夜行衣带着防毒面具去偷窥的灿生,独自洗了一个整晚的澡,浑身的皮肤被他抓破了好几处。

  又过了一天,不知道其从哪找来了一堆的鱼皮,上面还带着鱼鳞,当晚身穿鱼皮装从头到脚,将自己护了个滴水不透的他,带着防毒面具就又鬼鬼祟祟的开始了伟大偷窥工作。

  欧冶子对小家伙的活学活用举一反三,学以致用的精神彻底感动了,在若灵第二次跑来求援之后,爱徒心切的将小家伙的学业加重十倍,累的灿生每天做梦都是在和一堆符文、零件做斗争,经常梦到自己被符文和零件活埋了。

  但是很明显老头低估了年轻人的适应力和恢复力,更何况是有自动回血原地复活,天赋被动技能的小主角,只是两天,被老头整的疲倦不堪的小家伙又开始生龙活虎的进行其永志不渝的偷窥大业起来。

  自此以后若灵每次洗澡都不得不跑到爷爷的炼器密室里去才安心,那间密室四面八方除了一道供人出入的门外,再没有其它窗口,小家伙想要偷窥只能是破门而入,这么不知死活的举动他还是不敢的。

  但当有一天小姑娘突然在洗澡的时候无意中发现,门板底下伸进来一根像泥鳅又很像蛇的独眼怪物后,彻底的暴走了,那个无耻的家伙居然将数十根极细的铁管用制造怪虫傀儡四肢的节支器连接起来,再在每根铁管里安置上反射的镜片,又在安装完成的铁管两头各安上或凸或凹的水晶玻璃,然后以外置灵石驱动整根铁管链像蛇一样的从门底下缝隙里钻进来偷窥,他还真想的出来!~

  对于小家伙的怪才欧冶子还是很满意的,小家伙的很多想法都是欧冶子从未想过的,为了鼓励其继续发明创造,在若灵第三次求援的时候,老头彻底改造了小姑娘的澡盆,于是一台有翻盖遮挡,只露一个脑袋在外呼吸的新型澡盆就此诞生。

  小家伙很是无奈,这招太狠了完全没有破绽啊,于是一台模仿蝙蝠回声探物功能的隔物显像仪在小家伙的脑海里出现了轮廓,可是如此超前的跨时代产品,实在不是现在这个落后的冷兵器时代能够完成的,在害死了大量蝙蝠后只得无奈的放弃,心中悲愤的呐喊“我就不信连脱衣服穿衣服都能在浴盆里完成~”,却不想这个时代是有屏风的。

  …………

  让欧冶子没有想到的是,两个人你来我往的大斗法,竟慢慢的斗出了感情来,二人的年纪相当,又相互都有吸引对方的优点,再加上小家伙天生主角光环的勾女特性,一来二去之下竟然看对了眼,偷偷在老头眼皮底下约会过好几次。

  这当然瞒不过小老头的眼睛,于是小家伙的课业再次加重十倍~

  硅谷的后山上有一处欧冶子观察星象的露台,露台置于山腰之上,这里视野开阔,旁边有山溪流淌而下,巨大的冲击力带动山脚的两架水车转动不休,将溪水从水潭里运送到楼阁的每一个房间之内。

  若灵很喜欢这里,这里有山有水,还能看见日出日落满天繁星,以前小姑娘经常会一个人跑来这里,在清凉的山风下躺在露台上看着满天星斗或是夕阳西下。

  “灵儿,有没有想我啊?~”小家伙鬼头鬼脑的的从石阶上蹿出,手中拿着一根桃树枝,上面桃花朵朵,在若灵的眼前绕来绕去。

  “一边去,别叫的那么亲热,和你不熟~”看着眼前的桃花枝,小姑娘埋怨道“你又折爷爷的桃花,一会爷爷又该发火了~”

  “没事,只要你喜欢被老头打一顿也值了~”灿生完全无所谓的样子,反正他又打不死,被老头揍一顿就全当修炼了。

  “你喊谁是老头!”若灵怒了,那是他爷爷又是小家伙的师尊,这家伙整天老头老头的挂在嘴上像什么话,还有点尊师重道的样子没。

  一见小姑娘生气了,灿生赶紧道歉“我错了,是我嘴欠,是师尊,师尊打徒弟天经地义,要不你先替师尊打我一顿好不,能被我们灵儿打一拳简直是人间最美好的事~”

  嘴里说着,手还不老实,抓住若灵的手就往怀里带,小姑娘羞得脸通红,连忙甩开对方的爪子“滚一边去,谁是你的灵儿,我才不稀罕打你~”

  自从发现若灵经常到这个露台看星星之后,小家伙就开始三天两头的往露台跑,两人在这露台上从打打闹闹很快发展成打情骂俏,把个老头气的一门心思想阉了这个敢打小孙女主意的家伙,于是每次看见老头小家伙都觉得两腿之间冷飕飕的,好像有个很重要的东西随时会离己而去一般。

  “师尊说再过些日子就要放我出山了~”小家伙突然一本正经起来。

  若灵也沉默下来,抬头看着坐在自己身旁的少年,眼里有些不舍,这么多天下来两人感情还是有的,但若灵说不清自己对灿生的感情是哪一种,很多时候若灵觉得自己多了个兄弟,所以无论灿生如何的顽皮好色,自己也从未真正厌恶过他。

  有得时候又觉得自己多了个朋友,很多不会在别人面前说的话不会对别人发的脾气,都会毫无顾忌的对这个少年倾吐和发泄。

  而恍恍惚惚之间若灵又觉得两人是一对情意绵绵的情侣,在花前低语,在月下依偎,两人心心相映,甚至能感受到对方的心跳,因对方喜而喜因对方悲而悲。

  “你打算怎么办?要不我和爷爷说说让他再招个徒弟吧?”

  “没用的,就算再招个徒弟,难道别人就会放过我这个先入门的弟子?再说我们总不能一辈子不出谷吧,我们都还年轻人生的精彩才刚刚开始,如何能甘心困居在这方寸之间的一片天地里?”

  若灵没有出声,只是神情有些黯然,确实,她也想出谷,小时候际良国还没有内乱,爷爷带着她在各地游玩,无论是城市还是街道亦或山川河道都曾留下自己的欢笑。

  如今困居在这座小山谷里,如何不让人憋闷?这也是她喜欢到露台看星星的其中一个原因,看的是星星心中想往的却是外面的大千世界。

  叹了口气,灿生一脸哀伤的看着若灵,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此时显得无比可怜,被这让人起鸡皮疙瘩的眼神一盯,小姑娘利马就忘了外面世界的精彩,一脸警惕的看着某个哀伤到都坐不直开始朝自己瘫倒下来的家伙“你想干什么?!”

  “既然命运注定要拆散我们,我们是不是该和戏里的痴男怨女一样的在诀别前以身相许啊?来吧!~今晚我属于你~~”

  “给我滚一边去!~”

  …………

第二十章 月上柳梢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