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三章 追杀

  寂静的山岭里,归巢的倦鸟突然腾空而起,远远的若灵搀扶着一身伤口的灿生一瘸一拐的走来过来。

  自从逃出常嘉城门,就一路被人追杀到了这里,小姑娘不知道这里的山叫什么山岭是什么岭,只是知道每一个角落都有可能会窜出一只收割生命的厉鬼。

  已经连战十几场,小家伙浑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处完好的部分,鲜血从遍布身体的伤口流淌而出,将两人的衣衫渲染的血红一片。

  若灵如今才知道,虽然自己的炼体等级高于灿生,但是从小没有经过任何厮杀的自己,平时打打闹闹还不觉怎样,如今面对真正的搏杀简直就是个拖累。

  不要说和同级的比自己不是对手,就是低自己一两级的也能轻易的在双手兵器转换间杀死自己。

  任灿生现在满身伤痕,血液流失严重,每时每刻被无力和晕眩笼罩着,如果再不找地方救治自己,随时都会彻底昏倒过去,到时候完全依靠一个小姑娘支撑,灿生都不敢想那后果。

  从怀中掏出一大串的竹牌木牌金属牌,将其交到若灵的手中,这些都是从这些天追杀他们的人的尸体上摘下来的,都是各地军队的士兵军牌以及特殊任务发放出来的各地通行牌,有了这些东西二人才可以轻易通过一路上的各种关卡。

  “如果我昏倒了,你就找个地方藏起来,躲个两三天等追的人离开了,再换个方向离开,这些东西你拿着,一路上关卡不少,没有它们是很难通过的。”灿生虚弱的交代道。

  “别废话,留点力气继续逃命要紧~”

  “逃?往哪里逃?真没想到只是抓你们这两个小家伙居然死了这么多人,不过看你们俩的样子也就到这了,还是乖乖的束手就擒吧,省的伤了性命,再怎么说也是神匠班的徒弟,到哪都是座上客,没必要把小命丢在这里~”三条黑影从树林里钻出,搜寻的人似乎被分成了很多的三人小队,一路上遭遇到的都是这种三人一组的炼体士。

  灿生不禁叹息一声,这次恐怕真要把小命丢在这里了,长刀支撑着身体,将若灵拉在了身后,看着面前的三人问道“你们要抓的是我,放了这个小姑娘如何?”

  “你知道这是不可能的~”黑影里为首一名摇摇头说道。

  若灵见小家伙在如此时刻还想着让自己逃生,不禁内心里有些感动,刚想说点生死与共的话出来,就听小家伙又说道“既然不能放了小姑娘,那么再打个商量如何,小姑娘其实挺漂亮的,不如你们留下她放了我算了~”

  “混蛋!~你去死!~”若灵没忍住,在对方还没表态以前就一脚把小家伙踹爬在地,心里那个恨就别提了。

  黑影有些愕然,真没想到小家伙会这么说,刚刚还铁铮铮的汉子转脸就猥琐起来,实在让人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的话。

  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来,灿生一脸的委屈,泪汪汪的看着小姑娘“干嘛踹我?我又没说错,这种时候当然是能逃出一个是一个了,既然他们不愿放你走,那我就试试自己能不能跑的掉,万一成了我一定找个地方练好本领再回来给你报仇的~”

  小姑娘恨的牙痒痒,要不是小家伙现在身上不是血就是泥的,说不定就一口咬下去了,等你报仇姑奶奶早就死的不能再死了,额~也许死不了,但一定已经儿孙满堂了。

  黑影有些不忍心看着小家伙在那里耍贱,摇摇头从黑暗里走出来,这是一名精壮的光头大汉,一道翻卷的疤痕从额头一直延伸到下巴,虽然伤口早已痊愈,但却显得大汉面容狰狞可怖凶狠异常。

  “还是放弃那些不切实际的妄想吧,拖时间对你们并没有好处,时间越长找到这里的人也就越多,你们逃跑的机会也就越小,现在给我一个答案吧”。

  听到光头大汉的话,原本靠长刀支撑的身体突然站直起来,嬉皮笑脸也在下一刻严肃无比,一边转身迎向光头大汉,一边小声的对若灵吩咐“找机会跑!~”

  说完,深吸一口气甩了甩头,牙尖咬破舌头一股巨疼立刻驱散脑中的阵阵晕眩,手中长刀斜拖身侧,大步流星奔光头大汉而去。

  那大汉也丝毫不敢轻敌,一路之上死于眼前人手中长刀的好手可不是少数,虽然现在对方身负重伤,但困兽犹斗,谁都知道垂死挣扎的反击往往是很可怕的。

  站在原地一挺手中战刀,头也不回的冲身后二人喊道“战阵!~”

  那二人当即挺刀前冲粉左右朝灿生拦截而去,在二人前出一步距离的同时大汉也动了,手中战刀一卷从斜下撩杀而上。

  三人配合的如同一体,刀与刀之间几乎没有空隙,衔接的完美至极。

  小家伙却不管这些,斜拖身侧的刀身突然在地面一压一拖,刀尖借助反力弹跳而起,刀身慕然极速颤动起来,握住刀柄的双手一虚一实,《辛酉血杀刀》之刀刃旋风施展而出。

  《辛酉血杀刀》是青铜纪元末期除妖大将戚继光创立的,当时海妖犯境,这种鱼头人身的妖物,虽然身材短小但却凶残无比,而且数量相当庞大,当时对抗鱼妖的兵士大多还在使用套路刀法,这种单人较技的刀法根本无法适应瞬息万变的战场环境,于是戚继光就融合数种古刀法与一体,创出了《辛酉血杀刀》,此后,将士持此刀法大败鱼妖将其赶回大海深处。

  现在灿生体力几近枯竭,所有的希望都只能放在全力一搏上,任何不切实际的缠斗都能轻易的活活拖死他。

  刀刃旋风其实小家伙根本没练好,这招刀式对使用者的要求非常严格,炼体要求七级是使用的必备基础,除此之外刀法还对手指的灵活和力量的转换要求非常高。

  这一招讲究在每一个攻击点上要瞬间拖斩三次,攻击点与攻击点之间必须连绵不绝不能拖沓,刀身快速的颤动拖斩在视觉上会形成一道连绵飓风的错觉,身体差一点的施展者根本无法承受每一点三次连击的反震之力,手指不够灵活或力度不够也同样无法将刀身的攻击方向掌握在掌控之中。

  但无论这一招如何的困难重重,但小家伙此时都没有别的选择,脱手刀需要大量的体力支持,半月斩又只适合单对单争斗,至于这三招之外的其它刀法不成通脉士还是想都别想的好。

  刀刃旋风施展起来型如其名,一道刀刃形成的飓风平地而起,和对面三人只是一个交错,就听见“当当当”三声,大汉等人手中的战刀就全都断裂开来,三人惊的一身冷汗,刚刚只是毫厘之差三人就要命丧对方刀刃之下,只是在最后的关头,小家伙力有未逮旋风溃散开来,三人才保住了一命而已。

  灿生很是懊恼,只是差了那么一点点,自己只要再坚持住那么一小会,一切都会是另一番景象,可惜自己终究伤的太重,连最后一点坚持也是难比登天。

  全身的体力耗尽,小家伙无力的摔倒在地,他很清楚自己很快就会陷入彻底的昏迷之中,艰难的用脑袋支撑整个虚脱虚弱的身体翻身朝向若灵站立的地方,眼睛上混合着血水与泥土焦急的催促着小女孩赶紧逃离这里。

  看着灿生的眼睛小姑娘当时泪水就淹没了视线,一颗颗顺着俏丽的面颊滚落而下,咬着牙冲躺在地上的小男孩微笑着摇了摇头,其中含义不言而喻。

  小家伙的眼神有些安慰又带着懊恼,这不是他想要的,答应老头的陈诺最终自己还是不能做到。

  光头大汉默默的站在原地看着两个年轻人在那里眼神交流,说真的其实他还是挺佩服小家伙的,很少有人能在他这个年纪做到这一步。

  转过身,大汉对若灵说道“放心,他不会死,你也不会~”

  然后转过头摆摆手吩咐另外两人将灿生捆绑起来,然后默默的站在一旁看着。

  那两人丢掉手中断损的战刀,从身后掏出一捆牛筋绳索走到小家伙身边,蹲下身来就要将其捆绑起来。

  却在这时,瘫倒在地动弹不得灿生,突然身体一弓,一手强撑地面,将上半身抬起一截,一口咬在蹲在身旁准备捆绑其双手的黑衣人咽喉之上,鲜血当即喷薄而出,黑衣人一脸愕然惊恐的捂着被咬开鲜血狂喷的脖子歪倒在地,双腿一阵乱蹬然后彻底失去生机,眼睛里带着不干和求生的渴望黯淡下去。

  另一个蹲在灿生脚旁手中牛筋已经缠绕到其腿上的黑衣人,也被其突然的袭击惊吓的就要弹跳开来,而在灿生一口咬断其同伴脖颈的同时,一把匕首闪着寒光就从小家伙背后旋转着插进了他的眼睛里,锋利的匕首从眼窝插入一路破开脑颅只露出一个把柄镶嵌在外,第二个黑衣人连惨叫都没发出就死的彻彻底底。

  站在远处的光头大汉,见变故骤起,想也不想就飞身朝小家伙扑来,他怎么也想不到此时灿生的怀里一直揣着的小香鼎正冉冉的焚烧着一块檀香,一缕缕加热后飘散出的特殊香气正一点点的修补着他的身体,这也是其能在体力彻底耗尽随时彻底昏迷的状态下,仍然能保持清醒并在短短的休息后又凝聚起一些力气的原因。

  这一路走来,如果不是小鼎时时刻刻的为自己提供生机维持冷静,小家伙真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多少回了。

  眼见大汉朝自己扑来,灿生一咬牙双手强撑地面奋力让自己站起来,却不想,刚刚双脚踩到地面,身体就要站起来,却又突然全身脱力而去,再次摔倒会原处,紧跟着一阵势不可挡的疲倦席卷而来。

  昏迷之前他看到一阵耀眼的白光在目光中灿烂升起,模糊中仿佛看见光头大汉融化在白光之中~

  …………

第二十三章 追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