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 凶杀再起

  讨论进行了整整一下午外加一整个晚上,其实并没有那么多要谈的东西,事情很简单,作为外地人知道了这件事情后,唯一能保住性命的机会就是继续留在这里等待新的外地人到来,然后加入他们之中一起离开。

  没有人觉得这个方法真的可靠,但却是现在唯一被证实其有效的方法。

  之所以讨论这么长时间,是因为所有人都不敢贸然的回到自己的房间里独处,聚集在人多的地方最起码心里还能踏实点。

  灿生其实心里是无所谓的,这个世界里谁能杀的了他?别说一只什么吸血鬼就是一头嗜血狂魔也弄不死他,充其量流失点血而已,主角光环之下就当捐献红十字会了。

  可若灵小丫头却怕的不得了,小女孩就是这样,怕鬼怕蛇怕蜘蛛怕老鼠怕蟑螂,仔细想想这个世界好像除了人没什么是她不怕的,小家伙很想告诉她其实人才是最可怕的。

  一屋子人东拉西扯的坚持到了太阳升起,几乎所有人都熬的睡眼惺忪哈欠连天,好不容易等到阳光普照全都钻回自己的房间蒙头大睡起来。

  如此过了七天,当所有人都渐渐放心下来时,第八天一清早整个客栈的人都被小二的惊叫声吓醒。

  ……

  西厢房的两个外地人此时化为了两具干尸,干枯的躺在床上,举起的双手还保持着最后的挣扎姿态。

  按小二的说法,其实人可能已经死两天了,只是一直没人留意到这两天没有见过二人出现,而西厢房的房钱是结算到昨天的,小二原本按照住户账簿的记录一早来接收房间,却不想一进门就看见了这样的场景,当时就把还带着睡意的他吓了个半死。

  王管事分开门外众人走进屋内,仔细的将两具干尸检查了一遍,转过头凝重的冲众人道“的确和我们商队的人一样被抽干了精血。”

  虽然所有人都早已知道结果,但王管事的话还是让大家心里更阴沉了一分。

  “不是说上次死了那么多人就不会再发生这种事了吗?”有人抱着侥幸质疑着。

  “这种事谁也说不清,也许那恶鬼如今需要更多的精血,也许是上次死的根本不够也说不定”同样住在西厢房的灵一个住客接过话来,说起来说话之人应该比其他人更加的害怕才对,毕竟就在一墙之隔,在自己毫不知情下发生了这种诡异恐怖的事件,想起来都后怕,如果当时恶鬼找的不是隔壁这两个人,而是自己,那么现在变成干尸的也就非他莫属了。

  这让他想起了曾听过的一个恐怖故事,故事里有一个女孩和朋友住在一起,两个人各住一间房,有一天女孩打工回来的很晚,一进门,屋里黑漆漆的一点灯光没有,女孩本想点燃油灯再进屋,却找不到自己带着的火镰,无奈之下只好摸着黑疲倦的回到自己房间里倒在床上酣睡起来。

  天亮时,女孩被嘈杂的声音吵醒,还没走出房间就被捕快堵在了屋内,女孩被告知她的同屋昨晚被人杀了,死的很惨,身体被肢解成了好几段,身上的器官全都被挖了出来堆积在一边。

  捕快的话吓得女孩躲回床上的墙角里,抱着枕头为自己好友的去世疼哭,却不想在枕头下发现一张纸条,纸条上用鲜血写着“你应该庆幸你没有把灯点亮……”。

  西厢房的这个住客现在觉得自己也和那个死里逃生的女孩一样,曾和死神如此近的擦肩而过。

  王管事有些狐疑的看着说话的这个人“你就住在他们隔壁,这两天难道没发现他们没有出门过吗?”

  那人赶忙分辨“他们一直都不太常出门的,住进来后连续几天闭门不出是常有的事,我和他们又不熟怎么会去管他们的闲事,你要不信可以问问其他人有没有经常见到他们出门~”

  王管事还未问话,围在外面的人里就有人说道“确实,这两人古怪的很,住进来这么长时间和他们照过面的人还真不多。”

  听得此言王管事疑惑顿生,对商队里的手下吩咐道“去将此二人的包裹找出来,仔细查验一下有什么可疑的地方。”

  不一会,这两具干尸的行囊包裹就被翻找出来,摆在厅堂里的檀木桌上当众打开,里面除了一些换洗衣物外,还有几瓶常用的应急药丸,以及一些散碎银两和座装在木盒子里的金座“百花万珠玉睡莲”,这东西一看就不是凡物,整个玉莲通透温润,通体没有一丝瑕疵,莲叶之上还有几只天然生成的玉虫,古话说一虫十万金,说的就是这种天然生在玉石之中的玉虫,不计算玉莲本身的价值,单单这几条虫放在外面也能值上个七八十万金,更别说每朵花瓣里作为花心的那些晶莹宝珠,这些宝珠七彩斑斓,每一颗都是一般大小,这种南洋深海的琉璃蚌才能养出的宝珠,现世的非常稀少,任何一颗都是天价的存在。

  如今这里近万颗同样大小的存在其价值根本无法估量,整个“百花万珠玉睡莲”如果真的拿出去拍卖,不说能换来一个小国,但际良境内随便换一座数十万人口的城池还是没问题的。

  在场的都是走南闯北多年的人,基本除了灿生若灵这俩小屁孩外全都一眼看出了盒子里东西的价值,当时所有人的眼睛就开始放绿光,灿生的眼睛也在放绿光,不过到不是因为看上了玉莲,而是被那金闪闪的底座给勾搭的直流口水,“金子啊!~那东西是金子做的啊!~~好大一块金子啊!~~~”

  若灵白了一眼身边这个见钱眼开的家伙,没好气的说“真没出息,金子而已有什么好稀奇的,告诉你真正的好东西是什么~”说着用手一指躺在盒子里的玉莲,旁边一个老头见小姑娘手指玉莲,正要夸上两句“识货”时,就听小姑娘继续说道“真正的好东西是那个木盒,你闻到那股淡淡的清香了没?这种香叫醉木香,是只有千年沉阴木才能发出的香味,这种沉阴木有除虫防腐的效果,如果将食物放在这种沉阴木做的盒子里放上几个月都不会坏的,这才是真正的好东西。”

  原本要夸讲小姑娘的老头,嘴角一阵抽搐,其实若灵也没说错,沉阴木盒的确比那黄金底座贵重的多,但还远没法和盒中宝物相比,无论是黄金还是沉阴木到底还都是有价的东西,只要肯花钱终究是可以买到的,但是“百花万珠玉睡莲”却是天下只有这么一件,其价值根本不是金钱能衡量的,老头嘴抽了半天憋出一句“两个二货!~”

  这时“当啷”一声,正在翻查衣物的商队汉子手里的长袍里掉出两块金属牌来,那汉子将金属牌捡起,翻来覆去的看着,只见一面金属牌上刻着“翠宝阁执事太监”,另一面上刻着“左卫殿行走太监”,而两面金属牌背面分别刻着“柳春光”和“安佑贤”。

  汉子将两块金属牌交到王管事的手里,王管事翻看了一下“原来是两个偷盗皇宫重宝的太监,难怪很少出门,毕竟太监和一般人不同,很容易露出行迹,被有心人察觉招来祸患就很麻烦了,却没想到躲过了贪财之徒却没躲过夺命恶鬼,这般死了也是可怜”。

  王管事转头看着放在桌面上的“百花万珠玉睡莲”,确是眉头紧皱,根本没想到会有这等重宝出现,原本将那二人包裹当众打开也是众目睽睽之下不想引人误解,却不想让此宝现在尽人皆知,再想偷藏起来却是不可能了。

  谁又能想到随便死的两个人就会是皇城陷落后携宝出逃的太监呢,这二人也是死的太不是地方了。

  这二人也真沉的住气,皇城陷落都好几年了,如今才双双携宝到此,不知是终于找到合适的买家呢,还是打算由此路过偷越国境到他国再另起富贵?

  不过怎么都好,现在他二人倒是死的清静却把这天大的灾祸扔到了自己手里,自己没可能强留此物,否则不等恶鬼上门,自己估计就活不过今晚,但这么大的富贵让与旁人?还是算了吧,且不说谁能消受的起这么大的富贵,就是自己也不甘心啊。

  看着堵在门外眼放绿光的众人,王管事干咳一声“这东西既然大家都看见了,那我也不瞒各位,如何处理大家可以商量着来,反正见者有份就是,但各位还是要先明白如今最重要的反倒不是这么一块石头,而是你我的身家性命,这镇上的恶鬼随时都会来收割我等性命,依我之见先将此物封存好,等大家都安全后在做计较如何?”

  王管事的话让所有人的贪欲都冷却了几分,是啊,要是命都没了要这石头又有何用~

  见所有人眼中的绿光都溃散掉,王管事才颌首道“那此物就又我们商队先保存起来,待到逃出这里再与大家计较如何处理”。

  说完看着门口的众人,见没人反对就吩咐手下人将“百花万珠玉睡莲”重新包好,又四名精壮的汉子护卫着送到了王管事的房间。

  挡在门口的众人让开一条路来,让四个大汉带着宝物离开,倒是没生出什么事端来,到不是真没人动杀人夺宝的贪念,但是一想到就算逃出了小镇还有个不知在何处的恶鬼在等着自己,所有人也就暂时收起了不该有的心思。

  见宝物的事情已经被大家放下,也就暗松一口气,如今不管怎么说,宝物都在自己手里,逃不出这里那么一切皆休,要是真能生离此地主动权还是在自己手里,到时无论是分是夺亦或是携宝出逃自己都有很大的自主空间。

  …………

第二十六章 凶杀再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