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即将现身的老板

  四月初,西京城破,镇西军一路向京都而去。

  五日,海城尽起大军二十万,富亲王世子李中道亲自挂帅一路北上,声讨残暴疯王,为父报仇。

  十日,南方各郡纷纷倒戈大开城门,短短数日,军队人数暴涨到四十万。

  坊间有传闻,疯王的残暴并不是年轻时争夺皇位导致的,而是娘胎里带来了,据说其母,前朝梁贵人诞下疯王不久便同样得了疯病自杀身亡,所以现在的皇上也又可能在某一天发病。

  十五日,南军前锋抵达江城城郊。

  十四日,江城金府。

  “城守大人尽管放心,只要关好城门就行了,也不用什么重兵布防,金老走之前已经把一切都安排好了,您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吧。”

  江城城守是个看起来很老实的人,黑面长须,一身布衫,浑身透着精干之气,这在人人不是精明就是富态的江城实在算得上难得。不过此时他在阿中面前仍旧是微微躬着身子,也不知道是因为跟金老有过什么交情还是因为商行的能量太大。

  “金老的安排自然是没问题的,不过公子也稍微给我透点底呗,不然我这心里老是没底啊。”

  “也不是不能说,不过章大人可别乱说,传了出去说不定会影响金老后续的安排。”

  “那一定,一定。”

  李中道走到这位章大人旁边,附耳低语道:”其实李中道曾经在江城住过几个月,富亲王出事三个月前,金老亲自去京都把世子接来的,就在院子里,跟我一个屋子住的,后来海城也是金老安排世子去的。“

  听到这,见阿中没有继续往下说的意思了,城守忍不住在心里暗骂,这都是自己早就听闻的事情,现在关键是到底要坚守还是投降,说这些跟没说一样。不过这位章大人这次似乎不想被这么简单地应付过去,索性直接就问了:”那金老是不是要造反?“

  ”不不不,咱们是做生意人,不是赌徒,只有赌徒才会在掀开底牌之前下注,而生意人从来都是不见兔子不撒鹰,能稳赚不赔就不险中求胜。所以还是那句话,城守大人不必担心,江城还是跟以前一样继续中立,继续观望,直到局势明朗的那一天。“

  “这我也明白,不过现在南军已经快要到江城了,恐怕他们到时候不会让我们这颗钉子留在他们后方啊!我知道咱们的粮草足,不会跟西京一样,但问题是江城没有那个兵力啊,城都守不住,守着这么多粮草可不是什么好事啊!”

  “行了!这些都不用你操心,你只要按我说的照常守城,城门关好就行了,我不会让围城这种事发生的,我还有很多事要安排,城守大人也早些去安排守城事项吧。”

  阿中似乎被问的有些烦了,索性直接下了逐客令,只是这表情落在城守眼里不免有些底气不足的嫌疑。不过他也知道,就算自己愁也没什么用,作为一个江城土生土长的人,他心里清楚这里真正说了算的是谁,不算自己,那几个副城守甚至底下那些个小头目,又有几个背后能缺了商会的帮助。对于商会和金老他是绝对有信心的,不过现在这种关键时期金老却不见了,虽然大家都知道这个阿中少爷是前两年金老就选定的接班人,甚至有传闻说他是金老的私生子,但是这种时候少了金老坐镇总是让人心里没底。不过没底也没办法,自己既没那个心思,也没那个能力,还是好好安排守城吧。

  出门的时候,城守看到一个从侧门匆匆进府的青衣小厮,觉得身影有些熟悉,稍微想了一下印象却很模糊,就没太在意。

  小厮叫钱满,是春香楼的,最近他经常跟着澜姑娘来金府,不过每次都是直接去找府里的少夫人,一呆一整天,直到用过晚饭才走,有时候澜姑娘还会派他来给少夫人送些精致点心漂亮首饰什么的,所以现在也算熟门熟路。但是今天他却拉住了一个府上的丫鬟打听中少爷在哪,得知在会客厅,就直奔会客厅来了。

  钱满进门的时候看到这位阿中少爷正一个人坐着喝茶,好像在等什么人,不由得有些犹豫是不是要直接进去,没想到阿中已经一眼看到了他,对他招了招手,“过来吧,就等着小澜的消息呢。”

  钱满有些奇怪,澜小姐派他来送信的时候他就在旁边看着,一张请帖写了半个时辰,一副很为难的样子,怎么阿中少爷却说的好像跟小姐约好了似的,不过他也知道有些事下人是不能乱说话的,所以只是乖乖走过去递上了帖子。

  ”闻南军不日将至,小女子惶惶不可终日,春香楼一众女流,所能仰仗着无非诸君怜香惜玉之心,故于明晚置酒乐一场,所愿者为诸君舒心解忧,愿江城安然无恙而已。澜。“

  拿着请帖读了好几遍,阿中忽然笑了,自言自语道:”终于露面了,真得是好久不见啊。“

  说完似乎很高兴的样子,对钱满说:”回去跟你们老板说,明晚我一定到,正好见识见识这些日子他酒量有没有长进!“

  钱满应一声”知道了“便退了出去。走出去好远还能听到屋子里的笑声,钱满不禁有些奇怪,收到澜小姐的邀请是应该高兴,不过开心成这样的还是第一次见,转念一想,澜小姐好像自从跟他夫人认了姐妹就没再单独见过这位阿中少爷,也情有可原。接着又想到让自己带的话,又忍不住心里嘀咕上了,看他白白净净的,这么大言不惭,澜小姐的酒量喝他三个都绰绰有余,男人都是这副德行,就算知道是澜小姐心疼他心里也不会承认。

  他琐琐碎碎地想着这些小事,而另一些人来说,他们同样琐琐碎碎想着的事,却注定要被叫做大事。

即将现身的老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