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改名换姓的商行

  进门还是上次的地方,不过这次转了几个拐角,景色渐渐变得疏朗起来,一六角亭台出现在眼前,下有曲水,周置奇石,如果不是半遮半掩的粉色纱帐随风而动,还有一路渐渐清晰的阵阵娇笑,阿中一定以为这是个文人志士聚会畅谈的地方。

  笑声在阿中撩开帘子进来的时候戛然而止了,所有人都看着他表情有些诧异,倒是小澜,坐在主位淡淡地伸手请了一下,“阿中公子来了,请坐,大家都已经来了多时了。”

  来之前阿中猜想了很多见面的场景,猜眼前的女人到底会以什么方式来赢得优势,他本来以为自己会看到她依偎在某个人的怀里,当众暗示两人的关系,这似乎是她一贯的手法。没想到她却戴着紫色纱巾,端端正正地坐着,一副冷冷淡淡不苟言笑的样子,面前的桌案上杯筷还是干净的,酒樽还满着,看样子也是刚刚落座没多久。阿中忽然有些高兴起来,甚至脸上也忍不住露出一丝笑意,快步走到她旁边唯一一张还空着的案桌前坐倒了。

  倒是在座的人看着他脸上的笑意和轻快的动作,似乎想明白了什么,纷纷也笑着跟他打招呼。在场的有城守和两个副城守,还有几个在江城周围田地最多的大户,不过阿中在意的却是另外两个人,米行跟布行的两个掌柜,他们俩都跟了金老十来年,以前见面的时候他还要主动问好,虽然现在金老把商行交给了自己,但是阿中也不清楚这两个人到底知道多少事情。

  “我刚才还在跟老吴商量,是谁这么大面子,让澜姑娘亲自出面,还提前来等着,原来是中少爷,也只有中少爷这样既一表人才又能力出众的青年才俊才让澜姑娘青眼相加啊。”说话的是布行的游掌柜,他说的老吴就是米行的掌柜,据说他们一开始不叫这个,因为卖米要常年跟人说没有没有,卖布要跟人家说有有,大家就叫他们老无跟老有,后来时间长了就没人记得这些缘故了,他们俩索性就这么改了名字。这显然是玩笑话,不过也可以看出他们俩在江城干这一行实在是很长时间了。

  最先沉不住气的是田员外,大名田十顷,不过十顷应该只是他在城外一所庄园的大小。他沉不住气很正常,家有悍妇,闻名在外。有多凶悍?具体细节没传出来过,不过城里身家能有他一半的都小妾八九房了,他至今为止都还只有正妻一名。不知道是因为管得太严有逆反心理还是本性如此,此人没少在外面寻花问柳,每次回家都被教训一顿,但是总管不了多久。这次来了发现这么多熟人,想着这回肯定瞒不住,传到妻子耳中又是一顿皮肉之苦,不免有些心虚。

  ”我说澜姑娘,有什么事你就直接说,今天大家都在,当着你这么个美女的面,能办的肯定不好意思不给你办,痛痛快快说出来吧,我还等着回家有事呢。“

  吴掌柜在旁边插嘴了:”老田说的是,今天这么多人,连中少爷也来了,澜姑娘这面子可是大得很,这么大面子的人我老吴可还没见过,不知道澜姑娘能不能把面巾拿下来让大家伙见识见识。“

  说完,在坐几位都开始起哄,阿中更是诧异地多看了两眼端坐着的澜姑娘。看来跟澜姑娘之间的事让自己产生了一定程度上的误解。也对,这些人可跟自己不一样,别的不说,就光说这俩掌柜的,虽然跟金老比还算年轻,但是也早就到了当爷爷的年纪。尽管说男人不管什么年纪都好色,不好意思总还是会有的。阿中脑子里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心情变得更好了。但是小澜开口的第一句话瞬间就打破了他的窃喜。

  ”行,如果大家能答应小澜的要求,别说拿下面巾来,拿下别的来也不是不可以。“

  清秀的眉目笑起来有些狡猾,让阿中有些生气,却让在座的非常诧异。这位澜姑娘一直都保持着神秘感,不过举止谈吐一直都端端大方,气质优雅,所以一直没人真的出言调戏,谁知道竟然能说出这种话来。不过大家转念一想也就释然了,人家毕竟是青楼的老板,总不能真的是什么大家小姐,就算出身再好也是个风月场的老手。不过这么一说,气氛倒是热烈起来了,好奇心谁没有,绝世美女大家都只听过谁也没见过不是。

  看到一众人的目光变得赤裸裸起来,小澜开始慢条斯理地说了:”要求么就一个,大家应该都知道了,南军不日将至江城,我代表江城满城百姓,请求各位派人跟南军和谈,以免百姓受战乱之苦。“

  话音未落,满座皆静,良久,只闻风卷纱帘之声。

  城守第一个出声,”和谈不是不行,但是能不能谈得拢就得看南的条件了,就是不知道澜姑娘做不做得了主?“

  小澜选择无视了城守犀利的目光,淡淡地答道:”难道城守大人就不为江城百姓考虑考虑吗?“

  ”有时候不打仗是为百姓好,有时候只有反抗到底才是保护百姓,再说了姑娘不觉得一直说江城,说江城百姓很可笑吗?“

  虽然眼睛一直盯着这位突然暴露身份的南军奸细,但是城守还是忍不住偷偷瞥了两眼一旁的阿中,见阿中面不改色,忽然一概寸步不让的语气:”如果姑娘真的能做主的话,何不先谈谈条件,反正江城能做主的基本都来了。“

  不知何时风已经停了,纱帐凝滞地垂着,隔绝了内外。

  ”条件只有一个,打开城门投降,我可以保证南军不动城内一草一木。“

  城守怒极反笑:”姑娘以为自己是谁?就算中道世子今天在这说这句话,恕章某小人之心,也不敢因为这么一句承诺就任人鱼肉。“

  “军队不进城也行,粮一百万石,各式兵器二十万柄,盔甲十万套,十日之内送到城外军营。“

  ”一百万石!你们也不怕吃撑死!“闻言,旁边的吴掌柜跳了起来,指着小澜喊道。

  小澜却看了看另外几个田地大户,“我也知道商行自己出不了这么多,几位何不商量一下,凑一凑?”

  没想到几个人却吃吃笑了起来:”看来澜姑娘消息打听的还不够仔细啊,我们几家手里银票粮票不少,要说实打实能吃的粮食估计一百石也没有。粮食这种东西多了占地方,成品又不能放太久,好多年前金老劝过我,各管各的不如全都放到一起,既方便又安全,澜姑娘觉得是不是很有道理?“

  ”是很有道理,不过你们就这么放心?“

  ”有什么可不放心的?我们都是金老看着长大的,再说了,商行说到底是李贾的,他可是亲王,还怕他跑了不成。“

  ”他的确没跑,他死了。“澜姑娘语气仍旧是冷冰冰的,丝毫看不出尊敬的意味。

  “没错,他是死了,但是现在不是还有中道世子吗。”话一出口,田员外就意识到自己斗嘴斗出了错误,但是已经迟了,澜姑娘重新露出笑意,“那大家也同意喽?商行是王爷的,王爷死了以后就该归中道世子。”

  齐刷刷地,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阿中身上。

  “错,按道理,商行还真不是李中道的。“阿中低头想了一下,开始娓娓道来:”二十年前江城本来有一个大型商行,不过当时竞争很激烈,不仅有其他各地的商行,还有各大大小小的贩夫走卒。后来富亲王来了江城,他做了一件事,就是成立贾氏联合商会,不管小商人还是大型组织加入商会都只有一个要求,穿戴统一服饰,使用统一旗帜和标志,而江城商行跟他们的生意主动让利一成,并且提供各城各地的通关权利。且不说一成利的事情,光是各地通关的权利就给这些人省了多少给地方官的孝敬钱,所以联合商会迅速占领了全国各地的通商渠道和大大小小的分部据点,下从呱呱坠地的婴儿,上到古稀老者,吃的穿的用的都能看到贾氏的标记。联合商会壮大以后,就渐渐开始约束大家的行为,用各种名义查看别家账目,相当于变相归了一家,有人后悔,但是已经晚了,不进商会根本没法做生意。”

  “但是后来疯王登基,富亲王回京,商会的约束力越来越小。”阿中的声音突然拔高,“但是金老统计过,疯王即位十年间,联合商会里的原本的大家族和大商行逐渐破败消失了八成。”闻言,在座的所有人都吸了一口凉气,虽然阿中没说原因,但这毫无疑问这都是疯王暗地里的动作,看来他一直就没对自己这个兄弟放心过。

  “但是江城没有,反而靠着贾氏的名号逐渐打通了南方大部分渠道,各地分部越建越多,这些,都是金老一点一点努力得到的。“

  ”那用了别人的名号,是不是也应该付点佣金?“

  阿中看着小澜,发现她并不是装傻,刚刚还欢喜的情绪顿时有些压抑起来,”你以为李中道那个家伙能在海城站住脚,能在南方一呼百应,靠的都是他自己吗!他不是什么英雄!他就是一个人!商行欠他的他已经都拿回去了,现在商行已经只剩江城总部,跟他们家彻底两清了!“

  谈判失败,意料之中。众人动了动身子,准备起身告辞,不料阿中却又说话了,”你做的生意都是算不清的,这种斤斤计较的生意你谈不来,还是让春香楼老板出来吧。“

  大家都怔住了,春香楼老板不就是这位澜姑娘?中少爷说的该不会是世子吧,难道世子竟然在这种时候以身犯险不成?

  于是所有人都看向了眉头紧蹙的澜姑娘,答案就在她的回答里。

改名换姓的商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