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法宝在身

  竞技赛第一天。

  风和日丽,万里晴空。

  所有参赛的幼兽人都已经来到了旷阔的竞技场中央。

  正前方的两所阁楼中,一所坐着火傲和东西南北四大长老,另一所坐着夜凝空和夜寒,在场地两侧看台上,是本次参赛幼兽人的父母们。

  云娥没有到场,在龙天放的记忆里,娘亲出了在四年前陪自己去地火洞那一次之外,就从来没有见过娘亲走出过麟王大宅。

  火傲和狼人族族长夜凝空在阁楼上致辞,并且讲解了这为期两天的竞技赛制规则。

  参赛的幼兽人共有三十名,幼麟人和幼狼人各是十五名,今日进行的是淘汰赛,以“一对一”的方式展开对战,输者将会被淘汰,胜利者进入明天的比赛。

  “第一场,麟人族的火心冥对战狼人族的夜子程!”阁楼之上高声宣布。。

  其他的参赛的幼兽人退到竞技场外,竞技场中央只剩下火日明和夜子程。

  一声锣响,对战开始!

  由于火日明和夜子程都同样是合一之体大成,因而一时间难分上下,虽然麟人族功法的威力要比狼人族功法更胜一筹,但狼人族的狼影一技用在防御躲避上却是十分见效。

  最后,夜子程因为体力透支,输给了火日明。

  “第一场,麟人族火日明获胜!”

  竞技场外的幼麟人们欢呼不已,这时,阁楼上又传来:

  “第二场,麟人族的火月宁对战狼人族的夜一狂!”

  火月宁为合一之体圆满,夜一狂为灵满之躯初境,两人从兽人等级上的差距不大,谁输谁赢还无法预测。

  正当二人激烈交战之时,在夜一狂的手中突然出现了一个玉瓶子,夜一狂用力一挥,滚滚的黑烟从瓶中一涌而出,笼罩向火月宁。

  刹时,火月宁感觉眼前的景物在扭曲变形,站在自己身前的夜一狂也变得人影重重。

  借此时机,夜一狂使用狼影,将火月宁狠狠撞到在地。

  “怎么会这样!”

  “那是毒类法宝,中毒者会感到头昏眼花,四肢无力!”

  “下阶段的比赛一定要特别警惕这个夜一狂!”

  幼麟人们纷纷议论。

  “狼人族夜一狂获胜!”结果落定。

  因为竞技赛时以实战形式对决,所以并没有限制使用法宝。

  法宝划分为四个阶段,由低到高依次为星阶法宝、月阶法宝、日阶法宝、神灵法宝,每一阶级法宝中又有下品、中品、上品、极品之分。

  刚才夜一狂所使用的法宝名为“迷离瓶”,乃是星阶中品法宝。

  阁楼中,坐在狼人族族长夜凝空身旁的是夜一狂的父亲——夜寒,夜寒已是双圣士圆满,实力远远超过了夜凝空,因而夜凝空这个组长成了空架子,有名无实。夜一狂仗着父亲的实力,在族中为所欲为,霸道至极。

  此时,夜寒看到儿子夜一狂获胜,满意地笑了笑。

  竞技赛持续进行着,幼兽人们都全力以赴,将往日所学通通试出来,但比赛有输有赢,每场对战结束后,总是一家欢喜一家愁。

  第十场是火辰风对战夜九,火辰风的兽人等级为合一之体初境,而夜九则是合一之体圆满,本来兽人等级的差距令此战的结果显而易见,可谁也没有料到,火辰风竟然赢了!

  而且还创造了目前为止,最快速度击倒对手的记录!

  对战一开始,火辰风就突然扯着嗓子向对面看台上挥手大喊“我在这里”,令其对手夜九是一头雾水,不知发生了什么状况,转回头也朝着看台上望去,而此时火辰风则一技麟跃,将夜九扑倒在地。

  “火辰风胜!”实战对决只看重结果,谁先将对方击倒,谁就是赢家。

  “卑鄙!”夜九瞪着火辰风,而火辰风则满不在乎地晃了晃脑袋。

  到了第十四场。

  龙天放对夜央。

  龙天放为灵满之躯圆满,而夜央只是合一之体圆满,轻轻松松几个回合,龙天放便将夜央击败。

  第十五场。

  夜啸对火光桀。

  夜啸为灵满之躯初境。火光桀为合一之体圆满。

  在三十名参赛者中,只有三名灵满之躯,分别是龙天放、夜啸、夜一狂,其余都是合一之体。

  此时,在竞技场外的龙天放仔细观看着夜啸和火光桀的对战,借此机会了解夜啸的实力,虽然灵满之躯初境的夜啸对灵满之躯圆满的龙天放来说,还不至于造成威胁,但是万一夜啸也有法宝在身的话,情况就比较棘手了。

  “夜啸胜!”夜啸击败了火光桀,期间没有使用法宝。

  龙天放观察到,夜啸在狼人族功法上所达到的层次,比任何一名幼狼人都要高出许多。

  “看来在明天的团队竞技中,还是要特别小心这个夜啸。”龙天放暗道。

  由三十名参赛者划分成为十五组的对战全部结束了,其中有七组是幼狼人获胜,另外八组是幼麟人获胜,按照规则,在对战中输掉的幼兽人将会被淘汰,因而参赛者由一开始的三十名变成了十五名,这十五名幼狼人占七名,幼麟人占八名。

  幼麟人们走出竞技场,心中的亢奋完全覆盖了身体的疲惫,淘汰后所剩下的幼麟人比幼狼人多出一名,这就意味着为明天的团队竞技争取到了一分优势。

  可是幼麟人们还是没有丝毫怠慢,到了晚上,八名幼麟人自发聚到一处院落中,商量起明天团队竞技的事宜。

  按照两年前竞技赛的模式,第一日淘汰竞技结束后,第二日展开的便是团队竞技,也就是由淘汰后所剩下的八名幼麟人为一个团队,淘汰后所剩下的七名幼狼人为一个团队,进行两队对战。

  “我听爷爷说过,狼人族的祖先在一次机遇中获得了许多星阶和月阶法宝,因为当时他们族人实力弱,来闯族抢宝的很多,所以狼人族才选择了迁居到狼人峰上隐居起来。”火辰风说道。

  “使用法宝是有兽人等级要求的,夜一狂和夜啸都是灵满之躯初境,他们两人现在最高只能使用星阶上品的法宝。”火日明开口。

  “要是没有兽人等级要求就好了,我们麟王有的是月阶日阶法宝。”火光守峪嘟囔。

  这也是为什么龙天放想赶在竞技赛之前突破成为双圣士的原因,麟王火傲跟随羲皇征战多年,所拥有的法宝数量甚多,其中最次的也是月阶极品,而月阶极品法宝就需要成为双圣士才可以使用。

  “我还打听到,现在狼人族是夜一狂的爹说了算,他们族的所有法宝也是由夜一狂的爹在管理。”火辰风说。

  “这也算是个好消息,本来按理说狼人族的下一任族长应该由夜啸来继承,但是夜一狂的爹以实力垄断狼人族,早已将自己的儿子定为了下一任族长,所以在这次竞技赛中,夜一狂的爹断然不会将法宝给夜啸,让夜啸抢了他儿子的风头。”火日明分析。

  此番话语令龙天放回忆起初见夜啸时候的场景,难怪当时那个背影显得如此寂寞忧伤,原来身为狼人族族长之子的夜啸,在族中竟然毫无地位,龙天放不由心升怜悯之情。

  一旁的火云晴柔声开口:“以夜一狂的实力,即便有星阶上品的法宝在身,也绝不是哥哥的对手,可要是夜啸有了法宝,实力就和哥哥相当了,所以我认为夜寒前辈应该会让夜啸带上法宝,若是夜啸真的打败了哥哥,那就为他的儿子夜一狂除去了一个最大的障碍。”

  众人沉默,感觉形势可危。

  “但是,夜啸绝对打不过我哥哥的!”火云晴坚信不移,笑脸盈盈地看向龙天放。

  龙天放回过神来,发现众人的目光此时都落到了自己的身上,开口回应:“嗯!我有信心!”

  此话如同一颗定心丸,让在场的幼麟人们都安下心来,接着,大家对明日的团队竞技制定出了计划,每一名幼麟人分别对应一名幼狼人,龙天放对应的自然是幼狼人中最厉害的夜啸,由合一之体大成的火应战来辅助龙天放,力求速战速决,火云晴则负责牵制夜一狂,不能让夜一狂和夜啸有联手的机会,一旦龙天放击败了夜啸,便可横扫其余的幼狼人。

  商定结束,时间也不早了,幼麟人们纷纷走在回房的小路上。

  “等一下!”火应战追上龙天放。

  “应战表弟?”转过身的龙天放有些诧异,总是有意躲避自己的表弟竟然主动找上自己。

  “明天我该如何辅助你打败夜啸?”事关族人成败荣辱,火应战当然能分辨孰轻孰重。

  “现在多说也无意,明日我们随机应变吧,放心,你我联手必定将夜啸打败!”龙天放回应。

  “嗯……行!那我回去了。”火应战说着便欲转身离开。

  “应战表弟!”龙天放叫住了火应战,借此机会向火应战问道:

  “你知不知道……当年你爹和我爹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火应战一怔,眼神闪躲:“我,我不知道。”

  一抬头便撞见龙天放略带恳求的眼神,犹豫片刻,火应战慎慎开口:

  “我只听到爹跟娘亲提过,说你爹……你爹是个懦夫,十四年前不顾羲皇和一众兽人系大王的生死,躲进了这座山谷中……别的我就真的不知道了。”

  龙天放蹙眉沉默,良久,才勉强浅笑着对火应战说道:“不管怎么样,那都是上一辈的事情,应战表弟,以后你别再有意躲着我了。”

  火应战愣了一下,随后轻轻点头:“嗯,天放表哥。”

  这一夜,龙天放辗转难眠:

  “爹肯定不会是那种负义之人,十四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竟然连羲皇这等神灵的存在都陷入了危境……”

第十章 法宝在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