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交魂珠

  那蓝光如同水滴一般,飘落在掌心便渗了下去,并未有任何异样。

  我将手缩了回来,仔细看了看掌心,发现掌纹中多了一条蓝色的线,显得格外显眼。

  “婆婆,不知这是何物?”我将手掌递到孟婆面前道。

  孟婆瞥了我手掌一眼,笑呵呵的道:“呵呵呵,没事,马上你就知道了。”

  随即我还想问些什么,但此时头中却如同本来干枯的河床发了大水一般,回忆如同波涛汹涌的河水,径直流入头中。

  上一世我叫陈彼,是燕地的一名铸剑师,我的妻子名唤刘岸,也是燕地赫赫有名铸琴师。

  我们本是相亲相爱,然而天公不作美,一日忽然风雷大作,日月无光,天空中不知飘下来个什么,落在我家花园中,我二人都想瞧个仔细,便前往查看。

  只见飘落之物忽然金光大射,金光之中,模模糊糊的发出了一个浑厚的声音。

  声音具体是什么我记不太清了,大意是我二人前世以一起享受了天伦之乐,应天条,此世不应在一起,命我二人马上分开,说罢声音伴随着金光便消失了。

  我二人那会理会这些东西,过几日便忘了此事。

  然而不久,秦王嬴政挥兵北上,眼看几国以纷纷沦陷,我二人便想躲避战乱,举家迁徙。

  却不想途中却与一姬姓贵族擦肩,其因带有几千士兵,竟色胆包天贪图我妻美色,意欲霸占,可我哪里能从,执剑面对千人护住我妻。

  腥风血雨过后,我以挥剑斩百人,却终归体力不支,瘫倒在地,只见众人蜂拥而上,使长矛向我刺来。

  我妻见我已完以,扑身伏在我身上,替我挡住即将刺入我胸膛的数十枚长矛。

  长矛瞬间刺穿了我二人的身体,没有一丝感情,没有一丝人性。

  我二人死后,竟化作灵魂,怨气惊天,不出半个时辰,这几千人的队伍便被我二人屠了个精光。

  此时天又是风云变色,一位三眼神将将我二人团团围住,说我二人违反天规,又杀孽太重,要收服我二人。

  我二人也是杀红了眼,举剑便砍。那三眼神将面对我二人的攻击熟视无睹般的站在那里。

  正在此刻,天空又是一道金光,将我二人团团围住,以金身佛陀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阿弥陀佛,你二人虽犯了天规,又有此杀孽,但因本性纯良,念在上天有好生之德,我便罚你二人为花千年,生长于黄泉路旁,每日以观生死轮回,千年后便可转世投胎重新做人。”

  说罢,我二人便化作一颗种子,落在黄泉路旁,而我化作的花很奇怪,只生有叶,但我却从来没见过花,也就是从那天起,也便再也没见过我的妻子。

  黄泉慢慢,也不知过了多少时日,终日见有人赴死,有人投生,而我却只能静静的看着,不能说话,也不能理解他们,只是执着的一生一生,转世为人,最后又喝下忘情止水前去投胎。

  我最终还是受不了相思之苦,念妻心切,竟挥剑亲手将花径斩断,于是我死了。

  我又化作亡灵,整日飘荡,为寻妻下落,我不顾阻拦重返人间,偷食供奉香火度日,百于载依然没有消息。

  当我再踏上这条黄泉路时,已经是二百年以后,我已经忘了我究竟是谁,只记得,我要去寻找一个人,那个人是我的妻子。

  奈何桥上,孟婆告诉我,这一切都是命,是天命,天命难为的。

  我却不信,若是天命,那老子就要逆天改命,若天要我夫妻二人永远不得相见,老子便要灭了天。

  说罢,我便投入这忘川河中,甘愿受这千年之苦,也不愿忘记这份痛楚。

  …

  我从回忆中慢慢醒来,看了看手掌心,蓝线已经消失了,那些记忆犹在。

  我叹了口气,对着孟婆行了个礼道:“婆婆,如今千年已过,我该何去何从?请婆婆指条明路。”

  “呵呵呵…好,你竟有此觉悟,那老身便帮你一帮。”说罢,孟婆指了指前面的一条小路:“来,跟我过来。”

  这条小路极其狭窄,像是墙上裂开的缝,两个人过只能一前一后的走,而且走路稍微一晃,便会蹭在墙上。

  “这条路是当年上古时期,阎王爷率领千万鬼军修建阎罗殿时留下的,因当年修建之时太大刀阔斧了些,正片墙壁直接被阎王爷从中间劈开,裂缝一直延伸到十八层地狱下面,本应该是第十九层,可是谁知,哪里却是和人间相差远,便并未开发。”孟婆讲述道。

  “老身见你也却是个痴情人儿,按他阎王立下的规矩,在忘川河底待了千年之人是可以不喝忘情水的,但也不能转世投胎,便要在此通过到达人间。”

  “而你如今千年已过,肉身早已化为灰烬,若是以灵魂的状态,估计你也待不上几天,倘若…”

  孟婆话还未说完,忽然一团紫光闪过,“哄”,的一声,便落在了我们的面前。

  见那紫光大盛,刺眼夺目,让人睁不开眼睛。

  过了一会儿才微微弱了下来,我定睛一看,竟从里面走出一个人来。

  此人,衣着钦湘丝扣衣,带着一顶绒草面生丝缨苍莽教子珠冠,剪裁的十分得体的暗紫直地纳纱金褂罩着一件黑色葛纱袍,腰间束着朝项太明御丝带,脚踩着一双祥云腾雾金丝缕薄靴,只浓眉下一双瞳仁炯炯有神,黑不见底,更显得精神抖擞。

  我不知此人是谁,忙着看向孟婆,却见此时的孟婆双眼瞪了溜圆,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我还未反应过来,只见孟婆扑通一声跪倒在地道了一声:“小臣孟氏,拜见阎王。”

  这时我才明白过来,原来这身着紫衣的中年大叔不是别人,就是这地下的最高统治者,阎王爷。

  “嗯,平身吧。”阎王朝她点了点头道。

  闻言,孟婆才拄着拐杖缓缓站起身来。

  阎王并未多看孟婆,而是将目光转移到了我的身上:“你就是陈彼?”阎王质问道。

  “是,我就是陈彼。”我不假思索的答道。原本我便不不想与这些鬼神打交道,而且这些所谓的神更是无情的拆散了我的家,对我来说,他们与恶鬼无疑,所以我更是没有加任何敬辞。

  阎王爷听出我话中的敌意,双眉微微皱了一下,随极又舒展了。

  “我知道,你现在对我们这些神有敌意,所以我不怪罪你,你的事,多多少少我也是有耳闻的。”阎王对我说道。

  “你已经在忘川河中待了千年,我不是言而无信之人,今日你便可重返人家,去寻找你的妻儿。如今我也不拦你,但我给你两个选择,你自己选一下。”

  “这其一,便是你去人家寻找你的妻儿,但你要想明白,如今千年已过,你的妻子很可能已经多次转世为人,而且早已记不得你,或是早已嫁与他人为妻。当然,不乏有这种情况,就是你妻子也与你一般痴情,也一直在等你,那你更要想清楚,你经忘川河水洗练千年,早已是不死不灭,若是执意与其在一起,很可能会见她每日变老,最后死去,而你,却依然年轻。”

  “这其二,我见你顽固非常,但重情重义,敢作敢为,如果你愿意,便留在我身边,我可封你做个魂官,镇守亡灵,若一日成了正果,便可上仙封神,可不妙哉?”

  阎王话罢,便卷起袖子背过手去,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

  我闻言后,心中也是波澜汹涌,是啊,这千年的等待,小岸自己可怎么熬呢?我从未想过这个问题,我甘愿等待千年,可小岸一个弱女子,千年之苦…

  我开始犹豫起来,习惯性的用手抓了抓头发,忽然看见手中的蓝线不知何时微微闪动了起来。

  是啊,我千年等待的是什么?不就是找回这份记忆,找回分别已久的妻儿吗?那些所谓的繁华似锦就真的比她们重要吗?

  我自嘲的呵呵一笑,心中便有坚定了起来,鞠躬行了个礼,道:“呵呵,多谢阎王爷美意了,不过我这千年,并不是为了在您这里某个差事,而是为了告诉上天,我陈彼就要找回我的妻子,我就是要逆天而行。还请阎王爷放行。”

  “哈哈哈,好,好一个陈彼。”阎王闻言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又道:“走是可以,但这条路可不能白走。”

  我看了看他,看来今天想要在这里出去是要费一般波折了,便挺了挺腰,道:“那不知阎王您到底有何赐教?”

  阎王闻言,面色也随即硬了起来。只见其袖袍一挥,地上便不知何时出现了绿豆大的光珠,散发着微弱的紫光。

  “这是我的至宝,‘交魂珠’此物可溶于魂魄,大成后,可召唤多位魂官与其一同战斗。今日你想离开此地,便于我麾下魂官一战,若是赢了,你便可说走就走,若是输了,你还是回忘川河在待上千年,如何?”

第二章 交魂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