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普善和尚

  我一屁股坐在石阶上,看着那传令兵吃了一脸的闭门羹,心生嘲笑。看来你家主子不来,想请得动这号人物是费尽喽。

  那小兵过了半晌才算缓过神来,叹了口气,灰溜溜的走了。

  我索然无趣,并没听到自己想听得东西,便准备回到门前,看看有没有朝拜者,在偷吃点香火。也不知道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怎么才能找到我妻子。

  刚想掉头,见禅房门又被打开了,依然还是那个小和尚,好像在找什么东西。

  只见他左望望右看看,嘴中还念叨着:“哪有什么施主啊?”

  我闻言也四处张望了一番,也没发现这周围有什么人,而且就算有人,我也应该早就看见。

  只听禅房中又传来一个声音,此时的声音很耳熟,一听我便知道,是普善和尚的声音。

  “门外的施主,小和尚法力尚浅,你就不要再戏弄于他了,还请进屋一絮?”那声音如追魂蚀骨般,带着一种奇特的力量传到我的耳中,我瞬间就明白了,原来不止是我看出这普善和尚与众不同,他也一样看见了我。

  我呵呵一笑:“既然大师有意,那在下就叨扰了。”

  我此话一出,那小和尚却下的屁滚尿流,一屁股坐倒在地,不停喊着:“谁,谁在说话。”

  我并未理会,径直走向禅房。

  禅房不大,只有一张卧榻,前面摆着两个蒲团,供奉着观音菩萨,卧榻后的墙上写着一个大大的禅字。

  一个三十来岁的小和尚坐在卧榻上,闭着眼睛,手中攥着一串佛珠,一直在滚动。

  见我进门后,那普善禅师也收起袖袍,站了起来,眼睛却还紧闭着。

  我忽然想起,当日在忘川河中,确实看过一个人的记忆,此人便是拥有一双慧眼,这双慧眼能看破假象,实得真空,不被幻境所迷惑。见众生尽,灭一异之像,舍离诸着,不受一切法,智慧自灭于内。慧眼能看见一切有形无形,可见不可见之物。

  我恍然大悟,原来这老僧早就看见我了,只是当做没看见。

  普善站起身,冲我行了个佛礼,道:“不知施主姓甚名谁?为何会在小寺逗留多日啊?”

  我呵呵一笑:“呵呵呵,我也不知道我是谁,只是现在找不到好的去所,便在贵寺多待几日,若是找到,我马上便离开。”

  老和尚一听,也赔笑道:“额呵呵,施主可能有些误会,老僧并未有赶您走之意,只是您登门数日,也并未出言相问,甚是没有礼数罢了。”

  “您倒是言重了,我这孤魂野鬼一个,到哪儿都是遭人唾弃,倒是您对我不嫌弃,怎么还能奢求什么礼数呢。”我见老和尚客气,也不好再硬言硬语。

  普善闻言一愣:“您是过谦了罢,见进身上不灭金身之彩,阎罗冥府之光,怎的能说成是孤魂野鬼呢?”

  我也是一愣,什么光?什么彩?我怎么不知道呢?、

  但鬼也是好面子,在这么尴尬的场合我也并未说破,只是哈哈的尴尬一笑。

  见我无话,普善又出言询问道:“不知您怎么称呼?像您这种身份,肉身何去了,怎会来小寺享受香火?”

  我又被问了一个尴尬,心想,编吧,别让这差自己几千岁的人瞧不起啊,便又打了个哈哈:“啊,哈哈,在下姓韩,单名一个尧字,本是千年前燕国的铸剑师。”

  普善沉思了一会儿:“燕国…莫非是,七国争霸之时的燕地燕国?”

  我点了点头道:“正是。”

  普善见我点头,大为惊讶,慌忙又行了个礼:“小僧有眼不识泰山,多有冒犯,请前辈见谅。”

  我心中一笑:“这出家人不是都讲究什么四大皆空吗,对我如此卑躬屈膝,这空中从何而来。”

  面上我又呵呵一笑,没说什么。

  普善见我不屑的表情,又尴尬的问道:“那不知您的肉身在何处?”

  我心想反正他也无法拿我怎么样,不如就和他说了实话:“我在冥府中待了千年,这肉身自然已经化为尘土了。”

  我又想了想道:“不知法师有什么重塑肉身之术吗?”

  普善见我问道,不慌不忙的对着小和尚道:“虚尘,你先去大殿念经吧,为师要与施主详谈。”

  小和尚听见普善的话,点了点头,走了。

  普善见小和尚走远了,才对我说道:“不瞒您讲,其实老僧我,也早就死过一次,结经地府,鬼官说我执念太重,便不让我进入投胎,好在因观音大士点化,才得以拖入正道,未经转世重生。”

  我心道好笑,入正道?你们都把抢占别人身体,将别人灵魂打出体外叫入正道吗?

  “呵呵,您说的办法是,将别人的灵魂打散,然后霸占别人的身体吗?”我冷笑道。

  普善闻言,知道我想歪了,便慌忙解释:“非也,请您听我细细道来。”

  “这人有三魂七魄,这世间人体的寿命只能维持在一百年之久,但人体死亡之后,魂魄是不会散的,而是会维持三世的固有形态。可还有那么一种人,他们肉体并未损坏,也无任何疾病,但因其与外力使其魂飞魄散。这可能是因为惊吓,可能是因为信念崩溃,反正这种身体是没人要的,大家也都当他死了,我们便可进入其身体‘重生’。”

  我闻言一惊,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呢,这样的话,即不伤天害理,也可以让我重获新生啊。

  我急忙对普善说:“那敢问大师,在哪里可以找到这种身体呢?”

  普善见我询问,也露出一副无奈的表情:“这…小僧就不得而知了,凡是靠缘,缘分到了,自然也就找到了。”

  我又是一阵失落,确实是我自己太急功近利了。心想反正现在自己的这种状态别人也奈何自己不得,就先这样吧。

  普善见我无话,自己也没什么可说的了,便又躲我行了个礼,道:“韩施主,若您无事,小僧便去帮徒弟们做早课了,现在您可以随意在本寺走动,这大殿,我想您就去也应该无碍。”

  我闻言很是好奇,即使现在这座寺庙中没有什么大罗金仙,但就凭那一座大弥勒的塑像,以我这灵魂的躯体,也回刹那间要了我的命,这种事情,普善和尚应该不会不知道才对啊,便出言问道。

  “大师,我本是灵魂躯体,怎能抵御那大雄宝殿中的佛光?”

  普善又笑道:“您说的是,若是普通人的话,这大雄宝殿的佛光确实是经受不起,但您不一样,您在地府中受难千年,早就修成了不灭金身,通过法外慧眼,又见您身体中有一颗至宝,其内散发的光芒与佛光又不相上下,小僧愚见,即使您现在立于宝殿内,佛像前,都应该相安无事。”

  我闻言大喜,只要进入这大雄宝殿,便可以好好地享受这供奉佛陀的香火了。

  便与普善商量道:“那您现在方便带我进去吗?”

  我话说完,他便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指了指门外。

  我心安理得的走了出去,没走几步,发现院墙后面有几个小僧在外面交头接耳,我存心戏弄,便悄悄地走过去偷听。

  “哎?你发现今日主持有没有些怪怪的。”一小僧对另一个小僧说道。

  “是呢,今天早晨我见他和空气说了半天的话,你说奇怪不奇怪,居然还有个声音回答他。”

  …

  我听着好笑,便捏着鼻子喊道:“是谁在背后谈论主持坏话呀?”

  那两个小僧瞬间闭口不言,左顾右盼,却怎么也找不到站在他们身边的我。

  …

  我跟随普善和尚一路走,因人多眼杂,我二人一路上也并未说话。

第四章 普善和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