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重塑肉身

  不多时,我与普善已经来到了大雄宝殿前,没想到的是,我来到这座寺庙三天了,竟不知,原来此寺名为‘普济岩’。

  我二人来到大殿门口,普善和尚才转身,对我行了个礼:“韩施主,我这便要去给徒弟们讲经了,您请自便。”

  我点了点头,示意明白了,他便转身离去了。

  大殿中做着很多小和尚,全部都坐在蒲团之上,手捧经书,伴随着青烟袅袅,显得还挺有意境。

  我索然无趣,反正别人也看不见我,便一屁股坐在门槛上。

  一会儿的功夫,便听见殿内普善和尚打出的声音。

  “佛告须菩提:“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降伏其心!所有一切众生之类:若卵生、若胎生、若湿生、若化生;若有色、若无色;若有想、若无想、若非有想非无想,我皆令入无余涅盘而灭度之。如是灭度无量无数无边众生,实无众生得灭度者。何以故?须菩提!若菩萨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非菩萨。”

  我不由心想,没想到这普善和尚讲起道来还一套一套的,可惜奈何我没有那慧根,根本听不懂。

  此时已是正午,阳光照射进院内,伴随着僧人的读经声,更显得古朴肃静,我闭上眼,心想,好好享受一下这几日散漫的时光好了。

  迷迷糊糊只见,我感觉自己快要睡着了,却听见殿内讲经之声竟停止了。

  我以为是我睡了好一会儿,和尚们都讲完了,便站起身,伸了个懒腰,准备离去。

  忽然发现,僧人并未离开,而是都奇怪的看着眼前那个巨大的佛像。

  我扭过身,像里望了一眼,不由得也被惊了一下。

  原来,此时摆在大殿正中间得那个巨大的佛陀,不知因为什么,突然佛光大盛,可能众僧只能看见那佛像发出灿烂的金光,而我与普善和尚却都吃了一惊,

  只见那佛陀雕像竟犹如获得生机一般,全身佛光萦绕,眉眼传神,全身金塑的袈裟,也变成布料一般。

  “这…这是…”普善和尚吃惊的瞪眼了眼,惊恐的看向我。

  我冲他点了点头:“看来,你们每日朝拜的佛,活了。”

  忽然我见众人一起回头,竟然看见我了?

  我惊讶的看了看自己的手,当然,我也什么都没看见。

  这时,只听‘咚…咚…咚…’三声巨响,众僧还惊讶,声音是从哪里发出的。我一愣,是‘他’来了。

  记得前年之前,我与妻儿被姬姓军队残杀后,化为厉鬼,锁了尽千人之命后,也是这发出三生巨响之人将我二人厉气全收,也是他,将我二人化作那永不相见的‘彼岸花’。

  现在听到这熟悉的响声,我心情很复杂,不知到底愤怒,还是无奈。

  我还未从心思中醒来,却又发生了我怎么也不敢相信只是,只见一众僧人竟然活生生的在我眼前消失了。四周的景物也开始慢慢的变得模糊,变得扭曲起来,只剩下我与前方的大佛,依然屹立在这片模糊的土地上。

  我心情开始有些慌张起来,这里的环境让我鸡皮疙瘩都竖了起来。

  真是的‘他’吗?他就是有何等的法力,竟能使周围的景物发生如此变换。

  只听在这模糊中,忽然传来了一个声音。

  “陈彼,你可还记得我?”

  我闻言呵呵一笑,果然是你,装神弄鬼,便出言道:“当然记得,就算我魂飞魄散也忘不了吧。”

  看来我果真没有猜错,这声音的主人,就是那日将我二人化为‘彼岸花’的那个佛陀。

  “呵呵,那便好。如今你以修成‘黄泉不灭身’又持有地府至宝‘交魂珠’,也算是弥补当年将你夫妻二人拆散之苦了。”

  我听到此话,心中更恨:“你说弥补?哈哈哈哈,那我将这句身体和这珠子交还给你,你把我妻儿还给我可以吗?”

  佛陀听罢,便沉吟了一会:“阿弥陀佛,此事老衲也无能为力。”

  我不屑的道:“呵呵,那你说弥补,究竟怎么算是弥补?”

  “将我夫妻而然拆散,打下地府,受这千年轮回之苦,便是你们所说的弥补吗?”

  此时因愤怒,我双眼通红,仇视的看着那尊佛像。

  又是一声‘阿弥陀佛’:“今日老衲前来,并非是想弥补施主,而是劝说你回归正路,方可大彻大悟,回头是岸。”

  我呵呵一笑:“回头是岸?我经地府出来,做过什么伤天害理之事?亦是杀害过一个生灵?怎么算回头是岸?”

  那佛陀不语,我心情也缓和了许多。

  “这样吧,老衲帮你重塑肉身,你且在界内云游些时日,倘若有缘,再见你妻儿便罢,若是那日你再次无果,你可到西方乐国去寻我解惑,如何?”

  佛陀说罢,只见我周身霞光异彩瞬间攒动,那耀眼的道道佛光普照在我身上,我竟感觉温暖至极。

  我赫然感到身体开始不受控制,体内那原本还温顺的力量开始躁动起来。

  其实我根本不知道我体内那颗阎王的‘交魂珠’到底是不是真的存在,但现在我能感觉的到,

  此时它正发出极高的热量,像是在生长着什么东西,而那感觉很熟悉,像是‘新生’、

  或许是因为‘疼痛’或许是因为‘舒服’,我在感觉到那股新生的力量之后,竟晃晃的睡着了,还做了一个梦。

  我梦见那是一个鸟语花香的季节,四周开满了桃花,桃林深处有个水潭,水非常清澈。

  谭边摆有一张香案,此时一个女子走过来,轻轻放下手中的琴,慢慢的弹奏,桃花乱舞,琴声悠扬。

  …

  “施主?韩施主?”忽然一道声音将我从美梦中惊醒。

  我千百个不愿意,睁开眼想看看那个不长眼的破坏了我的美梦,却见一群人都在围着我看,而我依然躺在普济岩寺大殿之前的台阶上。

  “唉?你们都能看见我了?”我惊讶的问道。

  那些小和尚像是听到笑话一般,纷纷点头偷笑。

  我疑问的望向普善和尚,见他也很不解得摇了摇头。

  我站起身,对着普善说:“普善大师,请问可否介一步说话?”

  普善对我点了点都,手掌对着禅房的方向指了指,道了一声请,我二人便又朝着禅房走去。

  走了几步他便忍不住问道:“韩施主,您这肉身…”

  我疑惑的道:“你没看见?你们那个佛祖?”

  他也疑惑的摇了摇头,表示没有印象。

  “怎么可能,刚才那么灿烂的光,你们也都看见啦,只是最后他把我一个人带走了。”我道。

  “可我们,确实没看见什么金光啊,老衲倒是最后用慧眼看见了一丝金光流转,不过也站瞬即逝了,那时我们才发现施主您正躺在大殿前,而且其他弟子也可以看见您了。出家人不打妄语。”普善和尚辩解道。

  “哎,好啦好啦,我又没说你说谎,只是…刚才我真的明明看见,你们大雄宝殿中的那个佛像忽然像活了一般,身上的衣服都是布的,而且那金塑的身躯也变成肉的了,难道我还在做梦不成?”我摸了摸鼻子道。

  普善和尚听到此处先是一愣,又激动的转身朝向我:“您说的是真的?那尊佛像真的会动了?”

  我无奈的一笑:“是啊,真的,我虽然不是什么出家人,但也不至于骗你这种东西吧,怎么了?”

  只见普善和尚惊喜的道:“阿弥陀佛,真是佛祖显灵啊。事情是这样的,我这慧眼虽可视万物,但也并非如此,而恰巧,您这在黄泉中千年修得的不灭身,便可以看见。比如说我佛中,有一项名为开光,这开光并不是像外面说的,是老僧来给实物开光,而是诸天神佛开开光,而这佛光却是我们察觉不到的,但您是可以看见的。”

  我听了他絮絮叨叨的说了这么一大段话,最后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你就是说,只有我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才能看见呗。”

  那老和尚闻言呵呵一笑:“不可这么说,万物皆有定律,您也自有章法,看见与看不见,都是定好之事,并不是我或您可以左右的,如果有缘,即使您是正常之人,也可见佛光,若是无缘,即使您以伪位列仙班也无这眼缘。”

第五章 重塑肉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