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 格佩丝的意图

  “为什么?”格佩丝急的都要哭了。要不是她的自私,她把雷尔斯跟莱特,招到她的班级,雷尔斯跟莱特或许就不会与丁克发生冲突,更不会跟着丁克走上生死台。

  更令她后悔不已的是,在那两人决定上生死台时,她竟傻乎乎的答应,给他们当中间人,直到刚才他们走上了生死台,她才意识到了不妙,要是早知道这样,那她为何不在昨晚,就将这事告诉斯威步呢?

  如此来说,她在处理某些事上,还是欠考虑了些。

  格佩丝楚楚可怜的表情,让人看了着实有种不忍,但斯威步依旧面无表情的躺在藤椅上,看着书上的文字,好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

  虽说斯威步表面上一副淡然,其实他内心早就变得不太平起来,“你这个臭丫头,跟那个费顿,竟然想用瞒天过海的手段,把这两个天才,招入你们手下,难道你们不知道,我斯威步好多年没碰到天才了吗?让你们自私,现在就先让你难受一会儿。”

  内心得意的斯威步,躺在躺椅上,催动魔法,使得躺椅载着他的身体,来回晃动。

  “斯威步副院长,难道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格佩丝依旧不死心,抽泣着朝斯威步老头哀求着。

  “那个格佩丝,你要是闲着没事的话,就给我去泡杯茶吧。”斯威步优哉游哉的躺在来回晃动的藤椅上,眼睛时不时瞄着被泪水沾湿了面颊的格佩丝。

  “斯威步副院长,这都要出人命了,你还这样指使我,你要不阻拦这场决斗,我就把你从藤椅上扔下来。”知道哀求没有用的格佩丝,果然不再哀求斯威步,用手把脸上的泪水抹掉,有点恼怒的走到了斯威步的藤椅上。

  斯威步还以为格佩丝是在跟自己开玩笑的,他乃学院中的副院长,除了那几个老家伙,还没有谁敢以下犯上,没想到,格佩丝已来到了他跟前,随着她的俏手碰到藤椅,一团火焰,忽然从格佩丝的手中窜了出来,火焰窜进藤椅的瞬间,斯威步只觉后背火辣辣的,没经受住火焰炙烤的他,猛地从藤椅上翻了下来。

  在他落地的刹那,被火焰碰到的藤椅,瞬间被点燃,在斯威步的目视下,烧成了灰烬。

  摸着被烧的生疼的后背,斯威步又急有恼,如调皮的孩子一样,就坐在了地上,耍赖道:“哼!本来我还想帮你的,可是,你烧毁了我的藤椅,想让我去,连门儿都没有。”

  “斯威步叔叔,你确定不去?”就在斯威步坐在地上,准备耍赖下去。

  一位穿着骑士装的女孩晃动着手里的长枪,伸着小舌头调皮的走了进来。

  “海伦,你怎么进来了?”看到走进来的海伦,本还在地上耍赖的斯威步,蹬的一下从地上站了起来,笑呵呵的看着海伦。

  海伦笑嘻嘻的走到格佩丝跟前,将小脑袋倚在格佩丝的肩头上,甜甜的说道:“当然是格佩丝姐姐让我来的,刚才我可是看到某个人,对格佩丝姐姐发怒了,要不……”

  “海伦,你刚才那是看错了,谁敢对你的格佩丝姐姐发怒。”海伦的调皮,斯威步是知道的,之前,自己没有顺着她的意思,她险些就将这里的图书烧光,着实吓坏了斯威步,生怕她再在这里胡闹下去,闹出不好的事来,斯威步只能转移话题道:“格佩丝导师,你说有人约你的学生上了生死台,这事可不是小事,我得去看看,我倒要看看,哪个老生,这么不给你格佩丝导师面子。”

  别看刚才的斯威步,还扬言说,上了生死台,他就阻止不了了,现在倒好,不等格佩丝开口,便踏步绕过了格佩丝,朝着楼下走去了。

  “海伦,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不过,这事真的多亏你了。”格佩丝强行将在眼中打转的泪珠压回去,感激的朝海伦说道。

  听到这话的海伦,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一边掐着腰,一边怒骂道:“在生死台上,看比赛的那些家伙,就是一群傻子,那个丁克实力虽然不错,但那个叫雷尔斯的新生,真是太出色了。竟是能做到气劲外放,把那个丁克刺来的长枪给震碎了。那个丁克还以为,他长枪震碎,是因为你在暗中出手,咋咋呼呼的说,要将这事呈报给院方,让院方处罚你。”

  “你说雷尔斯震碎了丁克的长枪?”格佩丝通过那段录影魔法,确实看到了雷尔斯在测试时的出色表现,竟是在测试道上的魔法未攻击他前,就走到了测试道的那侧。

  她以为,那可能是雷尔斯天赋异禀,致使那些魔法对他无效,但其实她并不知道的是,根本不是那些魔法,没有攻击雷尔斯,只是那些魔法在冒出头的瞬间,就被从雷尔斯身上出来的气劲给震碎了。

  海伦虽不是斯威步的学生,但斯威步教过她不少东西,她自然看出了雷尔斯震碎长枪的倪端。

  在格佩丝询问下,海伦也是默默的点了点头,“当然是啊,他不单单把长枪震出去了,而且还把丁克震出了内伤。”

  “什么,把丁克震出了内伤?”格佩丝的嘴巴已张的有碗口那么大小。丁克的真实实力,她并不清楚,但从其他人口中,她也是知道了,丁克可是连骑士都击杀过的,他的战斗力、爆发力,身体强硬程度,不用猜都知道,是多么的强大。

  可令格佩丝万万没想到的是,就是这样一个强人,不但被一个魔法学徒震断了长枪,还被震出了内伤。要知道,丁克手中的长枪,可是堪称比十根钢筋还要坚硬的东西,没想到,竟是被魔法学徒给震碎了。

  “雷尔斯,你确定你是来学魔法的吗?”能将长枪震碎,就连顶尖的骑士都做不到,一个魔法学徒竟做到了。

  这简直让格佩丝太吃惊了,不,这应该是有史以来,最让她吃惊的了。

  如若说,之前她在看到雷尔斯测试出的天赋,竟然是超级天才才有的天赋,展现出的吃惊程度是百分百的话,此刻展现出的吃惊程度,则是百分之二百,不不不,是百分之好几百。

  “这个臭小子,敢跟人家上生死台,敢情是手里有几把刷子啊。害的姐姐担心了这么久,哼,姐姐这就把你从生死台上揪下来,扒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格佩丝不论在何种情况下,都表现的很淡定,唯有这次不同,竟是当着海伦的面,就爆出了这样的话。

  海伦伸了伸小舌头,调皮的说道:“格佩丝姐姐,这个雷尔斯长得蛮帅的,你对人家就没有一点想法?你要是真想当他姐姐的话,那妹妹我就下手喽?”

  “少贫嘴了。”格佩丝朝海伦翻了个白眼,调笑道:“我好不容易得到这么优秀的学生,我可不想让他死在你那相好的法兰身上。”

  听到格佩丝提到法兰,海伦的小脸蹭的一下蹿红,嘴角浮现幸福的笑容,声音也在这一刻变得极其温柔,用白皙的小手,轻轻推了一下格佩丝的身体,故装埋怨的说道:“哪有,人家跟法兰……”

  “金童玉女,天生一对是吗?”格佩丝很少跟别人开玩笑,只有在海伦面前,才会将脸上的那层冰冷拂去,取而代之的是少有的微笑。

  “格佩丝姐姐,你就知道欺负人家。”海伦嘟起小嘴,可怜兮兮的模样,着实惹人爱怜。

  说笑中,她们已来到了生死台跟前,这时的丁克,由于不相信雷尔斯,靠真实实力将他长枪震碎的,硬是用身体去跟雷尔斯碰撞,这下被从雷尔斯体内蹦出的气劲,震翻在地,至于他的手臂,在被气劲碰到的刹那,断成了粉末。

  脸色惨白,微微动一下身子,都会有鲜血从他嘴中喷出,如今模样,他还是一脸不服气的看着雷尔斯,“雷尔斯,你这个孬种,说好的是咱俩决斗,你竟然暗中找导师帮忙,别以为我不知道,谁在暗中帮你,在暗中帮你的就是格佩丝女导师。”

  格佩丝是双子星学院,唯一一名美女导师,即便丁克不想将这事嫁祸在她身上,但丁克也清楚的很,雷尔斯不过是魔法学徒,他不可能有将他震飞的实力,如今他将自己震飞,一定是有人在暗中帮忙,而这个人最有可能就是格佩丝。

  因为,她在两人走上生死台后就走了。她是这场比赛的中间人,作为中间人,她不该在比赛期间离开的。她这样走了,只能说明她想找个地方,在暗中帮助雷尔斯。

  丁克的一番言语,再度引起周围一片议论,“果然是格佩丝女导师。可是我就不明白了,她这样做试图什么呢?”

  “雷尔斯跟莱特赢了,对她有什么好处?虽然这两个学生是保住了,可我们的眼睛是雪亮的,我们要是将这事告知院方,那等待她的就是惨无人道的处罚。”

第二十九章 格佩丝的意图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