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五章 决定生死的一剑

  “他拿在手中的长剑,本就是锋利无比,拿它向格尔斯的心脏刺去,别说狠狠一刺了,就算轻轻一刺,都能刺穿格尔斯的心脏,他让雷尔斯,狠狠的朝格尔斯的心脏刺去,格尔斯还有不死之理?不行,我要过去教训教训他。”海伦撅了撅嘴后,就要跑过去找斯威步的麻烦。

  “等等。”格佩丝似是想到了什么,不禁拉了拉海伦的衣袖,说道:“斯威步副院长,做事向来谨慎,他为何平白无故,让雷尔斯去刺格尔斯的心脏?要知道,雷尔斯这一剑下去,刺死的不只是格尔斯,我和我的家人,还要搭上性命。斯威步年纪虽然大了些,但他还没到老糊涂的程度。我想,他这样做,一定是发现了什么。”

  想到这的格佩丝,快步朝被雷尔斯用长剑插中心脏的男子看去。

  “奇怪,他被插死已经有半天了,他的手脚,为什么还是温热的?”实在没有看出这家伙身上有什么不同的格佩丝,不禁摸了摸他的身体。

  “格佩丝姐姐,他是不是没死?”海伦感受到这家伙体温的瞬间,忽然冒出了这样的想法。

  “没道理啊,长剑都插进他心脏这么一块了,他不该不死啊。”格佩丝是魔法导师,她只能以常识去做判断,长剑刺进去的长度,恰恰能洞穿一个人的心脏,他为何没死呢?

  “我怎么忘了,我有透视魔法。”思忖中的格佩丝,眼前忽然一亮,迅速念动咒语,随着她瞳孔中有一束白光冒出,她竟然看清了长剑插进去的状况。

  长剑的剑尖,恰好停留在与心脏相撞的地方,远远看去,剑尖已经贴在了心窝上,但若是仔细看的话,它们之间并没有有接触。如此也就是说明,长剑根本就没有刺中心脏。

  “天哪,这是要有何种技术,才能做到的啊?不要说用这种剑了,就算我用魔法凝成的长剑,在我的操控下,也不能做到这种程度。他是怎么做到的?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长剑再下去零点零零零零一公分,这家伙那就彻底的离开了这个世界了。怪不得,斯威步副院长,要拿着格尔斯的身体做实验,原来是知道了,雷尔斯这家伙剑术不一般,想用这种方式把他收到自己门下,这老家伙着实太可恶了,我可不能这样让他得手!”

  知道真相的格佩丝,先是惊讶的原地愣在半天,随后,脸上又出现了被人算计后的气愤,势必要将雷尔斯拿下的她,快步朝斯威步跑去。

  “格佩丝姐姐,到底发生了什么?”海伦虽然是武术系的学生,但她并没看出那一剑的神奇之处,不禁追上了格佩丝,朝格佩丝问道。

  格佩丝不想过多浪费时间,念动同样的咒语,俏手一挥,从她瞳孔中散出的白光,豁然转移到了海伦的瞳孔上,格佩丝解释道:“我给你用了透视魔法,你过去看看那家伙的心脏处。”

  “他心脏处有什么好看的。”海伦嘟着嘴,最终还是来到了那家伙跟前,“难不成你心脏上有紫……”

  海伦想说这家伙心脏上有紫晶,可当她看到眼前的一幕时,她整个人仿佛石化了一样,半张着嘴巴,满脸不可思议的愣在了原地,支支吾吾的说道:“怎……怎么……可……可……可……能。”

  有着透视魔法的帮助,海伦能清晰的看到,长剑的剑尖,离那家伙的心窝,只有零点零零零零一公分,如此近的距离,只要长剑再下去哪怕一点点,这家伙就要和这个世界说再见了,但幸运的是,长剑就停在了那个让他死不了的地方。

  “天哪,这一剑简直是大师中的大师才能刺出来的。法兰曾跟我说过,使用武器的最高境界,就是做到收放自如,其中收放自如的最高境界,就是随意就能将武器,刺进自己想刺到的地方。”

  “他刺这一剑时,完全是为了我,而且,他刺这一剑时,杀伐果断,没有一丝的犹豫,可见他对长剑的利用,达到了何种程度。在这之前,我以为只有法兰才能做到收放自如,可自从看到这一剑后,我才知道,什么叫做收放自如。雷尔斯,你不愧为我海伦第一次握过手的男孩。”

  海伦对着这一剑刺去的位置,足足看了五分钟,这才从困惑中醒过来,脸上浮现一抹红霞,充满期待的去看雷尔斯的下一剑,“不知道这一剑,他会不会更完美呢?”

  如若说刚才的海伦,还在为雷尔斯跟格佩丝担忧的要去教训斯威步的话,这一刻的海伦,可不再有这个想法,一脸得意的朝斯威步投去了感激的目光,“斯威步叔叔,虽然你胡子长了些,头发白了些,脑子糊涂了些,不过嘛,你这一次的头脑,却是相当的清醒,竟然让我看到了雷尔斯这么精彩的表演。这样嘛,我也不用担心,那家伙的哥哥来报复雷尔斯了。”

  雷尔斯为自己挺身而出,确实让海伦感动的很。就在刚才,她还在思考,被雷尔斯刺死的这家伙,他哥哥要真是皇家骑士团的骑士,他找上门来,雷尔斯该怎么办,现在看来,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了,雷尔斯有着这么高的剑术,还怕人家找上门来时,没人帮他?

  “老大,这老头看上去和和气气的,怎么会想出这种损招。格尔斯那胖家伙,虽然讨人厌,但他也是学院中的导师,那老头没必要为了对付我们,拿他给你当靶子吧。”莱特虽然跟在雷尔斯跟前,他却不知道,雷尔斯对于武器出手自如的程度,更不会知道,雷尔斯刚才那一剑,刺中的位置。

  跟其它人一样,他也是认为雷尔斯刺死了那个家伙。

  不过,雷尔斯并没理会他,而是平静的看着一脸严肃的斯威步副院长,“我刚才那一剑刺中的位置,普通人是看不出来的,这个老头是学院的副院长,想必他看出了我这一剑的倪端,不然他绝不会用这种愚蠢的办法对付我。而且,刚才的费老头,在听到他让我用剑刺格尔斯的心窝时,脸上表现出来的紧张,与别人没有两样,但他这种紧张,却在老头跟他嘀咕几句后,就消失了,如此看来,这老头真的看出了这一剑的倪端,他让我这般做,无非就是想试探我。”

  “我到底该不该再向之前那样做呢?如今的我,还不知道他的脾气,他守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这样的话,我要不顺着他的意思,他一气之下,将我跟莱特杀了,那就麻烦了。为了保命,我只能这样做了。”知道自己没有选择的雷尔斯,只能开口朝斯威步导师讨要道:“斯威步副院长,我答应你,把长剑给我吧。”

  “什么?”

  围在生死台周围的人,及站在生死台不远处的人,险些摔倒在了地上。格尔斯,那可是学院的导师,学生平白无故刺死导师,那就只有死路一条。刀剑无眼,这些人可不相信,雷尔斯一剑下去,能让格尔斯存活下来。

  一个二个皆是用“你疯了吧”的眼神看着雷尔斯。

  其中脸色更为难看的是格尔斯,尽管他已听到斯威步说,他死了后,他能用复活魔法让他复活,但格尔斯也清楚的很,心脏被长剑刺穿的瞬间,带来的剧痛,可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

  要是雷尔斯一剑下去,自己瞬间被击毙也就好了,要是雷尔斯一剑下去,自己要挣扎好久才死的话,那自己岂不是要忍受剧烈的疼痛?

  不自觉的,他身体便颤抖了起来。

  “雷尔斯老大,你这一剑下去,可不要把格尔斯给刺死啊。”尽管知道这一剑下去,格尔斯百分之九十九的会死,站在不远处的皮丘及洛克等人,还是为雷尔斯祈祷道。

  “小家伙,你真够有魄力的,但在你刺之前,我要给你声明一件事,你这一剑决不能刺的没有力道,不要给我软绵绵的感觉,不然刺下去也不算。”为了让雷尔斯展现出他那精准的一剑,斯威步也是提醒道。

  “斯威步……你,你这个老东西,等我出来后,一定扒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格尔斯还在祈祷,雷尔斯能下手轻一点,不想听到斯威步这样的话,斯威步不让雷尔斯少用力,又让雷尔斯使劲朝他心脏刺去,这不是明摆着要他命吗?要不是被胶布封住了嘴,估计格尔斯已对着他破口大骂了。

  “你再给我乱动,小心你被杀了后,我不用复活魔法救你。”看到格尔斯挣扎的厉害,斯威步也是威胁道。

  “你……”格尔斯眼中充满了幽怨,但最终还是安稳了下来。

  斯威步袖手一挥,拿在他手中的剑,便飞了出去,不偏不离,正好飞到了雷尔斯手中。

  雷尔斯将剑放在眼前,剑刃上的寒光,照的他的脸一片亮堂。

  “嗡嗡……”

  对着长剑吹了口气,冰寒的鼓噪声忽然从上面传来。

第三十五章 决定生死的一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