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少女与贝克街的歌声

  伦敦是英国的首都,也是这个世界上最具有魅力的城市之一,不过这指是21世纪的伦敦,而不是19世纪的伦敦,易轩跟着卡尔两位驱魔师不到2天便到了19世纪的“雾都”伦敦,真是让人感动不已,不过这个雾确实有些多了点,和21世纪的北京很是相像,简直没法待。

  从第一天到今天,已经过了3天了,从南安普顿一路奔来,速度倒是不慢,关键是英格兰的面积就那么大一点,这感觉也就像从北京到天津,要是你从北京到昆明坐马车,你试试看。

  21世纪的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就是我站在天安门广场,却看不到毛爷爷。

  同理可得,在19世纪,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就是我站在泰晤士河河畔,却看不到大本钟。

  “大本钟,这么说现在是1858年以后了?第二次y**战争应该也结束了。”看着这个标志性的经典建筑,易轩也大概推测了一下这个世界的背景时间。

  很快卡尔就带着杰克和易轩来到了自己家里,他的家在一个巷子里面,卡尔还没有结婚,而自己的母亲是一个裁缝,后来也去世了,在卡尔变成驱魔师以前,他只是一个出版社的工作人员,直到有一天一群身穿黑色制服的人找到了他,他就离开了家乡。卡尔将门打开之后,里面迎面而来就是一股霉味,墙角桌面竟然都有蜘蛛网了,杰克下意识的捂住了口鼻,易轩则是无语,这到底有多久没回来过了?

  卡尔则笑道:“易,我知道你来英国很不容易,加上我们两个的国家又发生过贸易战争,所以很遗憾,现在的英国人对中国人还是很有偏见的,你就先住在我家吧,这样吧,反正我也基本回不了家,你就在这里当我的管家吧,我怕一个月给你300便士如何?”

  杰克拍了拍易的肩膀,说道:“易,千万不要相信这个资本家,他会压榨你,然后你会像工厂里面那些永远领不到薪水的工人一样,变成奴隶,你应该和他讨价还价,500便士,这样他就会压制你,然后给你300便士。”

  易轩看着杰克的打趣的眼神,一下子笑了起来,卡尔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一个威尔士中年人,一个英格兰青年人,加上一个中国来的少年人,他们在赶路的这两天彼此之间的友谊可谓进展迅猛,相见恨晚,他们谈天说地,从古老的万里长城,讲到苏格兰的美丽山脉,从紧张刺激的足球赛讲到了资本主义近代演变,让他们惊讶的是易轩懂得非常多,而且拥有许许多多他们所不知道的知识和非常好的涵养,如果不是因为他们知道易轩只有17岁,他们还真以为他是某个大学的教授,其实有很多都是易轩吹牛比的,这就是21世纪的人经常看书的好处。

  杰克和卡尔很快告别了易轩,卡尔也将自己的钥匙给了他,他们的消息早就在昨天发到了伦敦分部,所以他们马上要赶着去向上级汇报此次的猜测发现,然后告诉易轩晚上千万不要出去,因为伦敦还是有些大,加上现在有很多的驱魔师都出去了,如果发生了什么意外,还真不好处理,比如恶魔。

  易轩自然懂这些,等到两位好友出去了以后,他无力的躺在了床上,别的不说,就说卡尔,他总是缠着自己给他讲关于《僵尸道长》的故事,只怪已选自己嘴贱,非要说一些什么中国古代驱魔师的故事,弄得卡尔都想跑到中国去拜见毛小芳了,我晕。而儒雅的杰克则更多是和易轩讨论一些东方古典的文学作品,比如《XX梅》之类的,易轩难得找到了和自己有共同语言的威尔士人,自然是滔滔不绝。

  卡尔和杰克子进了伦敦之后就把自己的驱魔师衣服给收了起来,刚开始易轩很不解,后来才反应过来,这是在保护他,他们不像《驱魔少年》的男主角亚连沃克那样可以看到隐藏在普通人身体里的恶魔灵魂,他们担心因为易轩和自己在一起而被隐藏在大街上的恶魔看见,从而伤害易轩,易轩心里很感动,虽然英国和中国此时发生过战争,但是不得不说,这两位英国人对自己还真的没有任何的偏见。

  咚咚咚!就在易轩正在躺着休息的时候,突然响起来敲门声,易轩本就是紧张之后的休息,被敲门声一下子又拉起来警戒,他通过小窗口一看,是一位少女,而那个少女看到自己也是一脸的意外,易轩将打开之后,问道:“你找谁?有事吗?”

  那少女则是显得有些腼腆,她问道:“卡尔没回来吗?你是他的房客吗?”

  嗯?不错哦!卡尔有点意思,这个驱魔师当的真特么值了,易轩闲笑着说道:“你好,我叫易,从中国来的旅行者,哦,我是一名画家和小说家,我和卡尔是好朋友,他见我没住处,就让我住在他家里,帮他看看家,打扫打扫。那少女看到易轩这般介绍,也是回道:“你好,我叫伊莲娜,是卡尔的邻居,他每年回来都会给我带礼物,这次他却不在。”看着那少女很是不满意的样子,易轩笑而不语。

  不得不说,易轩的形象还是很好的,白白净净,穿着得体,而且长的也很是清秀帅气,阳光男孩给人印象往往都是比较好的。易轩没过多久就和伊莲娜混熟了,说到这里易轩还专门拿出了自己进入超幻想空间时还拿在手里的铅笔,为伊莲娜画起了肖像画。他有一个坏毛病,就是喜欢转笔,那天在看电视的时候,右手遥控板,左手转笔,结果就直接把铅笔带进来了。

  易轩很庆幸,还好老子当时没洗澡,不然就裸着进来吧。

  最开始卡尔两人也对易轩的发型服式有过疑问,你见过这个世纪的人留刘海偏分发型或者穿着现代牛仔裤和澳派外套的人?不过很快易轩就解释这是东方的流行趋势,让人很惊讶的一点,在现在的中国清朝基本没有人留辫子发型,而更多的是自然竖冠或者干脆就和自己一样的短发,这实在不科学啊,满清朝廷没有要求全国留辫子或者穿满服,竟然在这方面很是自由,这和自己那个世界很是不一样啊!

  易轩仔细想了想,这或许就是世界位面一些差异,不可能每一个世界都一摸一样,按照“祖母悖论”延伸而开的平行时空而言,如果驱魔少年的世界是一个真的独立世界,那么很有可能这个世界在某一个时间点上发生了历史本质的变化,比如出现了圣洁和恶魔,从而进一步演变成驱魔少年的世界,至于那位日本的漫画家星野桂为什么会画了一部《驱魔少年》和这个世界一模一样,易轩就有些不解了,究竟是因为有了漫画才有这个世界,还是本来就有这个世界,只是因为一些原因,被某种情况下的星野桂给想到了这个驱魔少年的创意,便画了出来,实在不可思议,自己越想越乱。

  易轩发誓,他这一辈子思考的时间都没有这几天思考的时间花的多。

  很快他就用自己手中的铅笔将伊莲娜的肖像画给画好了,画中那个栩栩如生的少女,现实中这个内向的少女,伊莲娜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简直是将给照了了上去。

  “对了,易,你说你是小说家?”

  “嗯…。算是吧,有兴趣听听我写的故事的吗?”易轩对伊莲娜眨了眨眼,伊莲娜直接跑到客厅办了个凳子坐在易轩身旁,开始听书了。

  易轩嘿嘿一笑,《夏天三点半的推理》目前也就张振宇和袁小飞这两位死党看过,没想到第三位看客竟然是另外一个世界的少女,而且还要自己当说书先生,这种待遇那里找?

  在一处旁人无法进入的办公室里,伊尔卡老元帅正在仔细观察着弟子们给他的一些情报消息,他虽然已经80多岁了,但是他仍然是所有人最敬重的那个人,也是整个中央厅的五大元帅之一,他此刻却是神情凝重。

  “难道科姆依说的是真的?可能在伦敦会有大事件发生?”

  随后他又抬起来头来看看着站在他面前的7位驱魔师,说道:“卡尔和杰克,你们的观察其实很敏锐,我也有些赞同你们的想法,只怕我们分部的所有驱魔师被调离到欧洲各地,这一下子说不定会成为恶魔攻击的对象。”

  那七位驱魔师也是十分迷茫,本来他们是要出去的,却被强行叫停了,这一下子听到杰克这般一说,反而觉得有些搞笑,一位叫罗伯特的驱魔师则是笑道:“卡尔,你们会不会太敏感了,被恶魔给吓到了,如果我们不去找那些恶魔,那么普通人怎么办?别忘了他们现在仍然被恶魔威胁着,再说,恶魔难道还敢跑来找我们分部的麻烦,别忘了,我们的老师,伊尔卡元帅可是在这里啊。”

  卡尔脸色一急,说道:“不是的,老师,最近的恶魔的活动感觉就像是在和我们捉迷藏一样,这过去没有碰到过,而且中国的《孙子兵法》里说过一些欺骗的兵法:调虎离山,声东击西。恐怕这些是千年伯爵的阴谋。”

  这句话一说完,顿时在场的几位驱魔师都笑了出来,其中维尔贝克更是笑道:“中国兵法?卡尔杰克,你们别忘记了中国人的兵法连他们自己都救不了。”不过并不是每一个驱魔师都是这般,其中有一个银发的少年,右脸上有一道诅咒的痕迹,他却说道:“我虽然是因为一些任务来报到,不过我觉得卡尔先生很有道理,额,事实上,我这几天在伦敦感觉很是不好,有一种压抑感。”

  罗伯特则是轻视道:“我说小不点啊,库洛斯元帅前几天刚刚把你晋升为驱魔师,一脚踢到这里,你不会有我们了解这个地方的。”

  杰克则是不满罗伯特道:“亚莲是寄生型驱魔师,他对恶魔有着一种特殊的感知,加上他又能看到恶魔的灵魂,没道理忽视他的意见。”

  卡尔也说道:“就是啊,易的第六感也说这个地方要有大事发生。”刚一说完就发现自己说漏嘴了,说好了不把易轩提出来的。

  “谁是易?”老元帅开口问道。众人也看向卡尔,卡尔也没办法了,只好把易轩的一些事情说了出来,众人听完之后神情各是不同,尤其是易轩说道的关于很有可能是有高级的恶魔LV2,甚至是LV3也说不一定,但是有一个问题,易轩怎么会知道这种事?他竟然还给恶魔给分类了,还分的那么清楚!

  老元帅思付了一会儿,问道:“告诉我卡尔,那个易是不是驱魔师?”

  “不是,肯定不是,他身上没有圣洁的反应,我们的圣洁对他也没有反应。”

  伊尔卡元帅则是奇怪道:“他说他有第六感,并且对恶魔的情况很是了解,那么他的从哪里得到的情报?他告诉你伦敦会有大事件发生,这实在让人不解。”

  杰克则是无奈道:“易说他也不一定就是准的,但他有强烈预感5天之内,哦,不应该是4天之内,恐怕有极大的几率会有一些奇怪的事出现。不过因为他本身也不确定,所以才是我们以我们两个的名义来汇报这个猜测。”

  伊尔卡元帅皱着眉头:“他是感知型的人啊,第六感也就是所谓的心灵感应,这样的人在这个世界上还是不多啊,不过在中央厅我就见过这样的感知型人才,他们不是驱魔师,但是确实有着对危险的极为敏感的预知。”

  在想了一会儿以后,老元帅下了某个决定,他说道:“你们从现在开始不要离开伦敦,看看4天之后是否会发生灾难,如果有那么我们全力应对,如果没有也没关系,就当是一个抗灾演练吧,毕竟我们黑色教团的主旨便是干掉恶魔,小心一点总是好的。我会把一些事情以我自己的角度的去上报给中央厅。”

  “是!”所有的驱魔师全部回应道。

  易轩来到驱魔少年第四天晚上,距离7天之限还有3天,一切的一切显得那么平常安静。经过伊莲娜的介绍,易轩坐在一家小巷之外的书店里帮人画一些插画和肖像画,同时在伊莲娜的陪伴下,易轩也花了一点时间去到他想要去的那个地方——贝克街。

  遗憾的是,这里还是和自己的那个世界一样,并没有所谓的贝克街221B,最多也就到85号而已,易轩原本还期待自己能够见到夏洛克。福尔摩斯。

  “哎,看样子,这个世界真的只是驱魔少年的舞台而已。”

  在与易轩不远处的贝克街外,有一个打着南瓜伞的蓝头发小女孩,正奔奔跳跳然后嘴巴里不停的唱着:

  “千年公在寻找着。

  在寻找着最重要的心。

  就是你吗?

花火.夭折说
给花火点推荐和收藏吧,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四章 少女与贝克街的歌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