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5章 龙吟

  每根枝触手都如一条绿蟒,将二人的身体越缠越紧。

  在此危难之际,乞儿却昏昏然不知身在何处,但觉眼前白茫茫一片,如雾如烟,身体轻飘飘浮在薄雾之上,不受己身控制,随风而动。

  薄雾之中似有电波流转,击打在身上,遍体酥麻,好生舒服。

  也不知过了多久,忽有一阵噼噼啪啪的声音响起,而且越来越响,越传越近。

  乞儿猛然惊觉,左右而顾道:“我这是身在何处?仙姑又在哪?”还来不及细细思量,一阵巨痛传来,将其拉回现实之中。

  巨痛之下,乞儿下意识地蜷缩身体,却抱紧了女道者身躯。他这才想起眼下处境,不禁大奇道:“我为何能动了?”只觉周围的枝触手都在退却,不消片刻,眼前光亮透入,二人已从枝触手中解脱出来。

  但见满目的绿色如潮而退,瞬间不见踪影,地表黑褐色的岩石又重回视野。

  远处花草树木迅速枯萎,那颗参天巨树更是急速萎缩,眨眼之间已变成一株小树苗,嗖的一下,钻入地下消失不见。

  溪水中水草尽死,鱼儿也打着转浮到水面上,再不动弹。原本生气盎然的世外桃源转眼间成了颓败之地。

  乞儿怔怔地看着眼前变化,颇有些难以置信。然而由不得乞儿多想,“砰”的一声闷响从身后传来,地面也微微震颤,接着又是“砰”的一声,地面又一震。

  乞儿赶紧回头,却看到一头铁塔似的斑斓白虎。白虎身形巨大,正是大荒山的兽王白虎。

  ◇◇◇◇◇◇◇◇◇

  道家弟子四散逃逸,无从追杀,直气得白虎临空跺云,怒火中烧。费了些时机终于吃得一名道家弟子,但是余人早不知所踪,四处搜寻无果,唯有望空兴叹而已。悻悻然而归,路过刚才交战的上空时,却忽感脚下大山中灵气大盛,直冲云霄。

  同为吸收天地灵气之异类,白虎自是深有所感,知晓山中灵物正在吞噬猎物,这才灵气外露。只是诧异道:“这大荒山外围千里唯我独尊,如此有灵之物却不来参拜于我,可是不把我白虎放在眼里?”心中怒火又增了一分,当即乘风而落,欲查个究竟。

  落至云雾之下,怒睛一看,才发现泄灵之物不过是一株万年修成的木魅。木魅乃是有根之物,即便修炼成精,也只能在一定范围活动,一旦与根相离,便会形神俱灭,自然不能飞跃千里去参拜白虎。

  白虎方才自尊心连连受挫,这时见了木魅真身,也就自我释怀。正要掉头而去,余光中瞥见木魅的枝触中露着一片月白道袍,虽然很快被枝触湮没,但是白虎目光如炬,如何能够看错,当下怒火再起,卷起一阵妖风,直奔木魅而来。

  木魅不能话语,却也有灵有识,虽是初次见到白虎,不知白虎威名,但是见白虎踏木而来,完全不受枝触困扰,已然心中有数,不敢直戳其锋芒,当机立断,不仅弃了到口的猎物,而且舍了经营百年的安息之地,举家而遁,瞬间逃之夭夭。

  ◇◇◇◇◇◇◇◇◇

  乞儿大叫一声“苦也”,无奈之际,口中乱语道:“你这老虎忒也无聊,不愁吃不愁喝的,怎追着我这瘦弱的小叫花不放?”边嚷嚷边托着女道者向后回避,可任他百般挣扎,又怎能逃出白虎的掌控。

  白虎俯首怒视着二人,不见张口,却发出嗡嗡的人声道:“人类霸占九州肥美之地,却驱赶我兽类到贫瘠的大荒山中委屈求生,就凭这一点,我就非吃你不可。”说着言语转厉,“你们杀我黑熊战将,此仇也不可不报。”

  血盆大口张开,一股腥气扑面而来,乞儿首当其冲,几欲晕厥,大叫道:“黑熊又不是我杀的,于我何干啊?”然而白虎哪还由他分说,凶齿裸露,上前便咬了下去。

  白虎誓杀此二人而后快,张启大口便咬,丝毫未留余地。然而就在尖齿要刺入二人身躯时,脑海中突然响起一声低吟。

  吟声十分低沉,已非耳力所能听及,也唯有修真练道者,能体会世间万物微妙变化,这才能感到声波震动,而后在脑海中形成声响。白虎受到低吟的影响,立时定在当场,动也不动。

  乞儿半个身子已进了虎口之中,乘白虎失神之际,忙拖着女道者向后回避。惊慌之余,也不禁奇怪白虎为何停口不食。

  但见白虎目中双瞳慢慢放大,眼角殷红,须臾竟滴出血来,情状十分可怖。乞儿纵然再胆大,也吓的魂不附体,抱起女道者,扭头便跑。一路跌跌撞撞,只想着能逃多远就逃多远。

  乞儿却不知那白虎此时正忍受着巨大痛苦,那一声低吟并非单单的一道声波,在白虎感受到低吟声的一刹那,也同时听到了从自身丹海内传出的如玉碎地的声音。

  丹海乃藏精之所,白虎修炼千年,才将丹海内精气凝为实质,聚为元丹精核。元丹精核似钢胜铁,坚硬无比,即使白虎身死,元丹也能完好无损,只有千万年受时光侵蚀而慢慢消散。却不料如此非凡之物,却莫名碎裂。

  白虎如受重创,七窍冲血,而且精气一时难继,无力动弹,只有眼睁睁看着乞儿离开。良久之后,白虎重新凝聚丹海内残余精气,一声冲天怒吼后,再不理会乞儿和那女道者,腾空而起,奔大荒山而去。

  ◇◇◇◇◇◇◇◇◇

  低吟声如同在平静的水面上荡起一道涟漪,自白虎为中心,迅速向四周八方辐散开来。

  大荒山外群兽齐聚,万万千千,不计其数,正等候着白虎归来,不料一道低吟声掠过,凡修炼百年有元丹者无不受创。修行尚浅之兽虽无大碍,但是气海翻腾,也颇为难受。群兽或惊恐,或怒火,四散奔走,咆哮连连,声震百里。

  百里之内的百姓闻得群兽怒嚎,声波如震,只道兽潮已近,吓得面无人色,纷纷弃家而逃。

  置天外高空而瞰,雍州西北边陲,兽奔人走,个个惶恐无状,混乱之极。

  约过得茶盏工夫,天空中一声虎啸:“退回大荒山!”群兽如蒙大赦,顿时一致调头,朝大荒山奔去。

  ◇◇◇◇◇◇◇◇◇

  天脉山,居九州西北,雍州之心。层峦叠嶂,巍峨挺秀。终年云雾缭绕,如梦似幻,实乃人间仙境。

  此时,一道白光自天脉山射出,至万丈高空,陡然停歇,立在晴空之上,却是一位身着月白道袍的道者。道者须发皆白,身躯却十分挺拔,一手背后,一手抚须,遥遥地看着北方。

  须臾,又一道白光自山中升起,停在白发道者身后,疑惑道:“掌教可发现什么异常?”白发老者充耳不闻,依旧眺望远方。

  又片刻,又有三名道者飞至。一名道者道:“刚才我正打坐运法,突然间感觉丹海内被人打了一拳,好生难耐,若非长垣师兄相助,我怕要走火入魔了。掌教师兄,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先到的道者道:“长佐师弟稍安勿躁,静候片刻便知。”被唤作长佐的道者转头问道:“长恒师兄,你说到底发生了事?”长恒真人微笑道:“长佐师弟百年修行仍改不了这火急脾气。”顿了顿,道:“我心中臆测,不敢妄言,待掌教示下便是。”

  这时,白发道者转过身来,看了众人一眼,又朝下方看着正赶往此处的数十名道者,面露欣慰之色,微微点了点头,而后道:“方才那一道声波暗含天地威能,非凡俗所能抗拒,若不是发声之处距此千里之遥,威能十不存一,我等百年修为俱毁矣。”

  众道者听闻此言,除长恒真人外,皆大惊失色。长佐真人忙问:“何方神圣,竟有如此威能?”白发道者道:“天地间不凡神灵圣物,但是有此威能者,舍去真龙,再无其他。”

  “真龙?”长佐真人一阵惊呼,不由得向下方偏北的一处山峰看去。那座山峰上空早已聚集了十余道身影,或俗或道,衣衫各异,而且有几人身影佝偻,老态龙钟,实非凡人眼中的仙家之态,但是长佐真人不敢有丝毫小觑之心。他收回目光,惊问道:“难道大荒山还隐藏有真龙?”

  白发道者不置可否,却对众道说道:“我欲外出访友,不日便归,你等好生主持山中事务,不得懈怠。”话罢,一道残影掠过晴空,消失在北方天际。

第5章 龙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